卫生部昨日发表最新消息,我国新添23例确诊病例,创下单日历史最高。其中17例是境外移入病例,2例与以往的病例相关,而4例则无关任何病例。

其17例中,有13例是从境外返新的病例,包括本地人、永久居民和工作证持有者。据卫生部表示,第262例是20岁印尼女子,1月底至本月16日都待在英国,昨日确诊。尽管卫生部没有公布更多细节,但据推测,他很可能在抵达新加坡当天就被侦测出症状,随即确诊。

而第264例是41岁印尼女子,16日抵达新加坡,也是昨日确诊。同样地,他也是在抵达新加坡后仅一天即确认感染,相信也是在抵达后立即送去医院就诊。

在此之前就有报导显示,有印尼籍人士在印尼的时候,就已出现症状,还曾到雅加达医院求诊。抵新后就马上转介到中央医院,之后确诊。

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已意识到自身有不适,依然坚持前来我国求医。

印尼有医院为维持形象   不接感染病例

就在昨天,印尼疾病管制及预防局秘书长艾玛德(Achmad Yurianto)接受采访,表示印尼当局也发现一些医院为了维持形象而不接受被证实感染确诊病例。

“因为他们担心,一旦发现院内有治疗感染患者,其他病人就不会到医院就诊”,他表示。

不过,他在接受访问时,并未透露医院名称,因为当地有很多类似的案例。

他表示,“除了雅加达北区萨罗梭的传染病医院(RSPI Sulianti Saroso)以及雅加达Rumah Sakit Persahabatan医院成为转介感染患者的医院,这是它们的宿命,所以我也不想掩盖事实。”

询及医院拒绝病例是否属于违法,艾玛德表示,只要病人有明确的理由,而且将其转诊至接受患者的医院,医院是可以拒绝的。

对于确诊病例不当处理,艾玛德表示,他们也会可能对这些医院给出黄色警告,如果情况未有改善将会发出红色警告。

他指出,如今的医院不再以社会使命为宗旨,而是将其当成一门生意。

被并列观察的潜在患者网络控诉医院拒绝治疗

另一方面,一名相信是印尼籍妇女在视频中控诉,自称自己是一名被观察的患者(Pasien Dalam Pengawasan,简称PDP),因为曾被印尼一家医院拒绝,并建议他去另一家并非政府指定医院。

他表示,如果患者选择不到指定医院而是回家,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最终可能会传染给其他人。

随后,该名妇女也指出,不应该让这些患者出国,反而在等待结果期间,应该被隔离起来。

她也补充,医院在要求他转诊的同时,也未曾提供任何救护车或监督。

“如果我不想去呢?或者我选择回家呢?但同时,我又被感染了,你可以想象情况会有多糟糕吗?

自16日开始,我国宣布所有从东盟国家来访我国的旅客,都必须向驻新使团呈交相关健康情况信息,而经过卫生部和移民与关卡局的核准后方可入境。

因此,目前尚未得知移民关卡局官员如何检测旅客的健康状况,要知道,发烧是可以使用普拿疼(Panadol)退烧。

You May Also Like

再有青少年马路飙电动脚车

我国阻断措施要到6月2日才逐步开放,然而不少青少年已经安耐不住,甚至在马路上公然飙电动脚踏车。 个人代步工具在去年就已经是热门课题,甚至设定了年龄限制,然而脸书群组All Singapore Stuff上,有不愿具名的读者上传了年轻电动脚踏车骑士,半夜三三两两在马路上狂飙的视频。 视频中至少有三名骑士在马路上飙车,有一名骑士甚至载着一人,视频似乎就是由乘客所录下。 视频在短短4小时就吸引了逾万人观看,不少网民怒斥这群青少年是无视法律,在错误的地点驾驶还使用手机,是造成马路杀手的帮凶,更指他们完全就是在挑战法律。 也有网民表示,这群青少年不仅非法在马路上“飙车”,还没有保持安全距离,都可能造成病毒传播的风险。

声称可治疗近视 卫生科学局调查视力明和ICC Visioncare

广告声称可治疗近视,卫生科学局接获投诉,针对两家视力保健公司展开调查。 这两家公司便是视立明(SLM Visioncare)和ICC Visioncare,当局正调查他们是否违反“保健产品(医疗器材)条例”。另一方面,当局还还接获总共六起针对视力明的投诉。 据《今日报》报导,视力明在官网声称能以物理疗法协助“改善眼睛睫状肌的血液流通河弹性”,协助从近视中恢复;也宣称对于6至16岁孩童“特别有效”。 与此同时,ICC Visioncare则宣称协助多达10万视力障碍患者,透过他们的疗程恢复视力。 不过,视力明则告知《今日报》,质疑有关投诉的真实性,仍宣称有30年在中港台以及新加坡运营的经验,几乎不曾接到任何投诉。 除了这次被卫生科学局调查,社交媒体脸书上,也有声称是该公司前雇员开设的群组,揭露一名马国女生邱玉莉遭受职场霸凌最终轻生,人力部亦为此展开调查。 至于卫生部则提醒,根据《药品法(广告与销售)》,任何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公司,都不能针对任何疾病(包括近视)的治疗之服务和技术进行宣传,以避免误导消费者。 据了解,其中一名投诉者Daniel Wang,告知《今日报》他为自己10岁的孩子,花了2千490元在视力明接受每周三次、为期三个月的近视治疗。…

MOH urges individuals who visited KTV lounges, interacted with Vietnamese social hostesses to attend free swab tests

The Ministry of Health (MOH) said on Monday (12 July) that it…

Parliamentary Approval of Loans: A Case of Déjà Vu?

By Kenneth Jeyeretnam – Following my letter to the Ministry of F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