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网络公民总编辑许渊臣先生

感谢网络公民一直以来把新加坡最新的中英文新闻带到广大读者身边!在今天浏览贵网站的内容时,我发觉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这一类新闻的标题和内容称呼不准确, “新型冠状病毒”是官方称谓,并非“武汉冠状病毒”,这样的命名并不专业,希望在接下来的文章可以改正,谢谢!

本社回函:

感谢这位读者指点!由于疫情爆发时,各界有不同的称谓,本社一开始使用“新型冠状病毒”的称谓和新闻分类目录。不过考量到通俗和本地群众较熟悉的称呼,因此后来新闻都使用“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不过新闻分类目录仍未修改,可能引起读者们混肴。未来则统一称谓:“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

再者,本地主流媒体报章今年初亦曾使用“武汉肺炎”的称谓。不过后来他们选择跟大队,随世卫组织的官方名称: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或冠状病毒19。(“肺炎”形容有关病毒亦不贴切,因为肺炎仅是该病毒的症状之一)

为何本社继续沿用“武汉冠状病毒”?本社无意造成“污名化”,反之希望藉此让众人能记住,疫情最初从中国武汉爆发,若当地政府能尽早发出预警,是否当前疫情能够更好管控?或许就能让当地人民乃至全球各地所受到的伤害和冲击减低。

甚至于,尽管武汉有医护人员,早在去年12月30日在网络发出防护预警,反遭警方指责“造谣”。这不怪乎李文亮医生的逝世,会引起中国人民的悲恸,赞扬“英雄不朽”、“谢谢您曾经的勇敢”,有者甚至要求对“湖北这帮政府里的人严查一遍。”

武汉是历史文化名城,古有“九省通衢”之美誉,百年前,武汉人民发动武昌起义推翻帝制、抗日期间也曾抵御日军进攻,她对于中国政经文教进程扮演的角色必须获认可。

如今,武汉人民面对疫情的苦难,截至本月11日,武汉确诊病例近五万例,死亡病例多达2423例,治愈病例3万3041例,不论在身心灵上武汉人民都饱受煎熬、还有前线医护人员抗疫感染牺牲,使用“武汉冠状病毒”,更是为了要让大家记住,当地人民的牺牲和苦难,也让世人记住和从这场疫情中反省和检讨。

个别媒体都有自主的编采决策,考量地方社会民情、通俗用语以及相关课题的贴切程度,斟酌新闻用词。我们相信上述用词不至于造成本地坊间对武汉的偏见,反之能够对武汉人民面对的处境理解和产生同理心,以期谨记“武汉冠状病毒”疫情的教训,对国家机器体制处理公共安全和卫生议题上,继续保持批判和监督。

You May Also Like

行动党公布完整中央执委名单:王瑞杰任第一助理秘书长

人民行动党于今日公布,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完整名单。财政部长王瑞杰任第一助理秘书长,贸工部长陈振声任第二助理秘书长。 该党主席和副主席职位,则分别由卫生部长颜金勇和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担任。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任财政,教育部长王乙康任主力财政一职。 行动党新中央执行委员会名单 主席:颜金勇 副主席:马善高 秘书长:李显龙 第一助理秘书长:王瑞杰 第二助理秘书长:陈振声 财政:尚穆根 助理财政:王乙康 组织秘书:傅海燕、李智陞(复选增补)…

Singapore exported at least 40 COVID-19 cases to China since National Day

News of imported COVID-19 cases in China coming from Singapore have been…

【冠状病毒19】7月27日新增469确诊 15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27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469例冠状病毒19确诊,其中多达15例是入境病例!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0838例。15入境病例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 新增病例大多是住宿舍客工,社区病例两例,一位是本地公民,一位是工作证件持有人。  

耶鲁-国大学院取消《异议与抵抗》课程,特斯拉:不应成为限制学生思考的理由

官委议员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对耶鲁-国大学院异议课程被取消一事表达担忧,认为保护学子们免受敌对意识形态影响固然重要,但也不应限制他们的思想。 他昨日(8日)在脸书上分享其国会陈词,提到日前因开设《新加坡的异议与抵抗》而被耶鲁-国大学院取消课程,表示该事件也引起公众舆论意见分歧。 “有些人认为取消课程的决定已妨碍学术自由,另外则有人认为这门课程的设计相当于党派政治的入侵,甚至会带动新加坡大学的”颜色革命“,他说。 教育部长王乙康日前也声称,耶鲁-国大学院之所以会取消全因课程安排的严谨性不足,他也进一步表示,新加坡大学享受学术自由但并不代表允许党派政治或不合适的教师开课。 “本地学府被用来进行党派政治平台,表达对政府异议,不是空穴来风”,而教育部了解有关课程后也表达了担忧。 他说,课程也让外籍学生参观芳林公园和展示示威标语,而这可能让学生面对触法的风险。 但此番言论遭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反驳,他于脸书发文非议王乙康的做法,认为后者不应妖魔化亚菲言,并指亚菲言是新加坡的“友爱批评者”。 特斯拉:不应以保护学生免受影响为由,限制学生的思想 对此,特斯拉提出五点。他认为,通识教育(liberal education,或称博雅教育)与所谓煽动或异议来影响学子毫无关联。反之,乃透过鼓励学生学习批判性思维、开拓其思想以及审视他人与自己思想和行动上的差异。 其二,尽管学术自由不意味着容许(缺乏严谨、过于偏激)的课程或导师。但也应提防借保护学生免受不良影响为由,封闭自身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