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游轮歌诗达幸运号(Costa Fortuna)今早在我国靠岸,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强调,有关游轮的游客早前就已抵达新加坡、并乘坐游轮从新加坡出发,原就预定要返航我国。

“我们同意接受(游轮靠岸),但就像我们对所有游轮一样,采取额外措施,任何曾到过可能曝露感染风险地区的游客,都需接受医生检测,并且确保他们下游轮后就直接往机场。”

他说大部分游轮乘客都会在今晚离开新加坡,所有乘客在一两日内就会离开我国。

黄循财指出,对于那些传出疫情的地区,我国已落实入境限制,但我国并没有阻止来自其他地区的旅客来我国,“他们仍可来本地参与各种活动,他们仍可坐游轮到访其他地方、邻国再回来,再者船上也有新加坡游客。”

他认为应该从更广泛角度来看该采取什么方针来管理风险,例如针对本地人该采取哪些失当的减少接触措施。

有关乘客月2000人的游轮歌诗达幸运号,刚在本月3日从新加坡离开,且乘客再登船前,都已根据游轮管理层要求,进行离境前检查旅行记录和体温检测。

歌诗达幸运号是在上月25日从新加坡出发,曾前往泰国苏梅岛( Ko Samui)和林查班(Laem Chabang),较后到柬埔寨西哈努克。上周二(3日)返回新加坡,之后在5日抵达马国浮罗交怡。之后原本预定将在普吉岛和槟城停留

据了解该游轮上有64名意大利籍乘客。由于马国和泰国不准该游轮靠岸,致使游轮无法前往泰国普吉岛和槟城停留,只得提前返航。

You May Also Like

Mega church New Creation Church buys Star Vista Mall for S$296 million

New Creation Church (NCC) has officially bought The Star Vista Mall via…

人协执行理事长陈国明卸任 林福有接任

现年49岁的人民协会执行理事长陈国明,将辞去公务员职务,其职位将由林福有接任。 陈国明是在2017年1月16日,出任人协执行理事长。他的辞呈将在6月15日生效,据称他将加入私人企业。 不过,他近期常出现在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所主持的白沙基层组织网上虚拟会议。

第二阶段解封 局势受控仰或为选举铺路?

本周一(15日),政府跨部门防疫工作小组宣布,第二阶段解封将在本月19日开始,允许不超过五人的聚会,每户家庭也获允许接受不超过五人拜访。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表示,当局乃根据卫生情况、防疫能力和经济社会安全等,决定是否进入第二阶段。 针对选举时机,他坦言大选可能在第二或第三阶段召开,目前没人知道确切时机。但若举行选举,选举局一定会解释相关防疫措施和竞选准则。 不过,近期种种迹象,都令坊间感受到“选举近了”的氛围,网民担忧在抗疫期间举行选举,恐拿人民性命安全当赌注。 这是因为有别于台湾和新西兰,都是在病例减少后的数周才解封。反观我国目前每日仍有超过百余病例的记录(惟当局坚称社区病例已减少)。 我国实则每日仍有百余新增病例 网民Jimmy认为:“泰国、新西兰和台湾,实则连续数周近乎零病例,才允许群聚、堂食、开放海滩和体育活动等。但我国目前每日仍有百余新增病例不等” 有者也指出,部长们大可宣扬局势已受控等说辞,然而在人口较密集的新加坡,又是否该谨慎一些?也有者认为,第二阶段的群聚,似乎有意为来届选举活动铺路。

“探讨如何衡量公民社会成熟度” 尚穆根疑曲解韩俐颖原意

日前,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声称新加坡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面对外来势力的干预。他更点名历史学者覃炳鑫和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等人,去年8月30日前往马来西亚吉隆坡拜会马国首相敦马,吁请后者带头把民主带到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 此外,尚穆根不忘挑起,覃炳鑫与韩俐颖也曾联名申请成立公司,但使用外国资金在新加坡推动民主和人权等课题。 他更指出,韩俐颖曾在一段视频中指出,新加坡不如香港,没有50万人上街游行,她希望透过《新叙事》(New Naratif)主办课程,改变这点。 对于尚穆根的指控,韩俐颖也在个人博客指出,尚穆根所说的视频,应是指自己在2016年,于新民巷主办“公民抗命及社会运动”论坛上发表的言论。然而, 后来竟被谣传是,她希望新加坡可以像2019年的香港一样。(莫非韩俐颖有预知能力,当时就知道三年后香港的局面?) 她说,自己在2016年的言论,被一些亲行动党的网络“喷子”(troll)粉丝网页拿来断章取义和恶搞,难道部长的实际消息来源,是来自这些喷子网页? 韩俐颖还原当时说了什么 她解释,自己实际上在致词中说,如果要以香港50万上街的人数,来衡量所谓公民社会运动成功的标准,新加坡不如香港。但是,“50万人上街”(就是走上街头的人数)绝不是有效的KPI标准,来衡量一个国家公民社会的力量和成熟度,社群网络间的团结也很重要。 如果有行之有效的民主程序,那最好,就不需要有50万人上街诉求;但是一个能运作的民主,仍需要一个成熟和有韧性的公民社会。 这意味着,她从头到尾,都没讲过要靠《新叙事》课程主办的课程,来改变新加坡不如香港没50万人上街游行这点;更何况,《新叙事》迟至2017年9月才成立,在她发表相关言论时《新叙事》根本不存在。 她在博文中感叹,当自己参与本地公民社会活动的同时,也没少成为霸凌或恶搞的对象;而有关“外国势力干预”的说法,也由那些亲行动党脸书专页等宣传放大,故此如政府将来推出新法来应对“外国势力”,也不感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