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鉴于2017年曾发生泛岛快速公路(PIE)施工高架桥倒塌的惨剧,工人党主席暨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林瑞莲,在国会质询当局对于建筑项目的规划,是否应扮演更多的管制角色,侦测和弥补漏洞,以保障公共安全。

林瑞莲是在本周三(4日)的国家发展部财案预算辩论,询问新加坡建设局(BCA)是否有检查和核实,那些项目工程所聘用的合格人员(QP)认证、资历和文件等符合资格。

他提及,国家发展部早在2018年7月,就已针对建筑项目的标准程序规划细节。例如,在提交项目阶段,建设局将对项目蓝图,以及关键结构等的设计计算,进行抽样调查。

这也是确保负责项目的合格人员和认证审查员(accredited checke),都有审核并确保有关设计,是符合建筑管制需求的。

此外,在施工阶段,建设局也会对结构工程进行针对性的检查。

故此,林瑞莲质询,在PIE工程施工时,当局是否曾进行上述审核调查。“PIE高架桥的结构倒塌,根据法庭发现的事实,是否意味着当中有需要弥补的漏洞?”

PIE高架桥惨剧

回溯2017年7月14日约凌晨3时30分,衔接樟宜东路上段和泛岛快速公路(PIE)的高架桥在兴建时,突然部分结构坍塌,造成一名中国籍客工丧命和10人受伤。

负责设计高架桥,结果却导致坍塌事故的工程师今早被判86周监禁与1万元罚款。

印尼籍工程师缺乏桥梁设计经验

该起事故当中的46岁印尼籍专业工程师罗伯特(Robert Arianto Tjandra),日前已针对一项工作场所安全与卫生法令,以及两项建筑管制法令控状认罪。

法官在宣判期间,表示本案造成伤害的可能极高,并斥责被告鲁莽行为导致建筑工人重伤,需为事件承担主要责任。

被告被指涉嫌在规划建筑工作上,知悉本身团队缺乏桥梁设计经验,并未能及时给予指导与指示。

另外,他也被指罔顾他人性命,为审查桥梁的设计图样疏忽,而且在团队计算错误后,仍未能采取有效补救措施。

You May Also Like

Budget 2012: Pragmatic in the face of a downturn

~by: Simeon Ang~ Pragmatism, an attribute that our government is known to…

联合国维和报告详述柬埔寨问题始末 未使用越南“入侵”字眼

根据一份联合国针对柬埔寨问题的维和报告,详述从红高棉政权倒台到各方在1991年在巴黎签署和平协议,最终促使越南从柬撤军。 报告提及,1975-1979年波布领导的红高棉血腥统治下,城市被清空、普通人民被强制劳动和经历“政治再教育”,更有大约有200万人死于谋杀、疾病或饥饿。 未使用“入侵”字眼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报告中,并未使用“入侵”(invade)字眼,仅提到1978年底在越南军队干预下,红高棉暴政才宣告终结,并组成新政府。 不过,仍有约三个较大反对势力不认同越南推举的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政府:西哈努克亲王(Norodom Sihanouk)领导的奉辛比克党(争取柬埔寨独立、中立、和平与合作民族团结阵线,FUNCINPEC)、高棉人民解放阵线(KPNLF)以及民主柬埔寨(PDK),也就是红高棉残余势力。 1982年,三大反对势力在民主柬埔寨之下结盟,西哈努克亲王获推举为民柬首脑,由于只有亲苏国家承认越南推举的柬人民共和国政府,所以民主柬埔寨仍在联合国代表该国,直到签署巴黎协定为止。 民主柬埔寨也获得美国、中国和东盟国家(汶莱、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的支持(《李光耀回忆录-经济腾飞路》中的第19章,也有详细记载,东盟外长同声谴责越南侵略,呼吁外国部队退出柬埔寨),甚至还有约5-6万人的部队,在柬泰边境和柬埔寨西北运作。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Security Council)考虑对越南的干预提出质疑,不过由于常任理事国(中、法、苏、英和美)之间未有共识而无法采取行动。 联合国呼吁外国部队撤离柬埔寨 1979年11月,联合国大会呼吁外国部队撤出柬埔寨,让当地人民自主裁决,同时也欢迎联合国秘书长协调对柬难民的人道援助,其中有超过30万难民逃往泰国。…

Autocracy, belief and control

Karen Tse / “You believe the Workers’ Party is in Parliament to…

Long-time PAP supporter disappointed with Mah

D Lim I refer to Mr Mah Bow Tan’s rebuttal to W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