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27日)日本传出有患者在感染武汉冠状病毒康复后再度感染,造成人心惶惶,人们纷纷对康复后的患者提出质疑,是否存在再感染的风险。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对此表示,这不太可能发生在新加坡,因为患者在出院前, 医护人员会对他们采取额外的防御措施。

在此之前,本地已有62名患者康复出院,国家传染病中心的专家表示,这些患者已经过确认体内并无病毒的存在,因此无法将其传染给其他人。

然而,专家也表示,目前仍无法掌握患者是否可多次感染的现象,因为仍未有足够的样本数探究。

国家传染病中心临床主任兼高级顾问医生苏安华素(Shawn Vasoo)认为,对于再度感染的现象是极少发生的状况,但仍保留其说法,并会对此进行评估。 为了能够重复确认,中心已开始对出院后两周的患者,在后续追踪时,采取抽查的可能。

日本大阪政府于26日证实一名40多岁的女性导游于本月1日康复出院后,26日再次被验出阳性反应。 但当局表示,并未掌握太多相关信息,而且正与日本当局确认具体状况。

除了日本传出有康复者再度感染,中国也曾出现类似案例。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已证实,一名住在四川成都“望江锦园”、感染武汉冠病的民众,治愈后回到家中隔离,但在第10天复检时再次确诊。

专家:若呼吸道存在病毒脱落的现象,即具备出院资格

《海峡时报》也对此向专家请教,国家传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教授解释,要判断是否具有传染风险则需视患者呼吸道的病毒传播情况,医生在检测上会特别注意是否在呼吸道上仍存在活跃病毒,并具传染风险。

因此医生会对患者使用咽喉擦拭液(nasal or throat swabs),若患者体内不存在病毒,则会出现病毒脱落(Virus-shedding)的情况。

换句话说,如果患者打喷嚏或咳嗽时,并不存在任何病毒能够污染表面或感染他人时,便具有出院的资格。

“只有病人在经过临床康复后,并接受分子诊断表明已停止传播病毒,方可出院。 ”

目前许多患者在住院后情况良好,尤其是在出院的最后几天,但中心也表示,追踪患者也是我国会采取的预防措施之一。

梁玉心也表示,就算病人在经过检测后显示患者已痊愈,无病毒存留在体内,他们仍至少要在医院待上一天,等待二次检测的结果,24小时内会收到结果。 而出院后,患者也会在国家传染病中心的制定诊所接受检查。

中国传出有少数患者出现“再感染”风险

日前,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ICU主任李粤平表示,对出院病例随访时发现,病人有13例,密切接触者有104例很可能呈“阳性”。

苏安医生也表示并不奇怪,但同时也令人担忧,因为病毒是在肛门拭子(Anal swab)被发现。

他表示,根据2003年SARS的数据也曾显示,患者在康复后约四周内,在粪便中被发现病毒。 但这并不意味着病毒仍活跃,冠状病毒是通过飞沫传播。

苏安医生表示,由于病毒是需要透过呼吸道传播出去,如果在呼吸道内已经出现病毒脱落的现象,这些人也不具备感染他人的特征。 即使粪便中藏有活跃病毒,但也不应该成为现代人的感染源。

针对日本大阪市再度感染的患者,苏安则表示,目前仍未能得知患者的免疫力究竟能维持多久,仍需要临床研究观察其免疫反应。

You May Also Like

Pay for Performance

~by: Tan Kin Lian~ I wish to add my views to the…

总理提告梁实轩诽谤诉讼 今早公堂开审

总理李显龙提告时评人梁实轩的诽谤诉讼,于今早(6日)10时开始在高庭公堂审理,审讯将持续至本周五(9日)。 承审法官是高庭法官艾迪阿都拉(Aedit Abdullah)。时评人梁实轩的代表律师是林鼎律师,总理则由高级律师文达星等人代表。 今日的审讯也吸引不少民众有意出席,从早上5时许,就有民众排队;但基于疫情关系,高庭限制旁听人数。直至早上7时许,所有20个旁听席位都已座满。 总理李显龙今早9时30分抵达法庭,他也将在庭上接受证人的质询。上述诉讼原定在今年7月6日聆审,然而由于总理代表律师之一文达星身体不适而展延。 只因分享一则脸书贴文,梁实轩在2018年11月被总理提告诽谤。 梁实轩是在2018年11月初,分享了誌期11月5日的State Times Review(STR)文章,标题为《李显龙成为一马公司弊案主要调查对象》。 有关文章指《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在接受访谈时指出在一马公司弊案中,新加坡和瑞士及美国,成了调查对象。但较后《砂》已澄清有关文章内容不实,要求STR纠正。 据了解,资讯与媒体发展局(IMDA)隔日致函梁实轩,指其文章违反网络行为准则,要求后者在六小时内撤下有关文章。梁实轩也遵守IMDA的要求。 11月12日,德尊(新加坡)法律事务所致函梁实轩,要求他对总理李显龙公开道歉,并赔偿后者名誉损失。…

程序仅用于追踪疫情 澳政府拒供警方获取内部数据

认为官方冠病追踪程式COVIDSafe应用于追踪冠状病毒19疫情,澳大利亚政府拒绝让警方或执法人员获取内部数据。 澳洲联邦总检察长克里斯蒂安(Christian Porter)23日向《卫报》澳洲版透露,将会采取特定执法行动,避免执法人员或警方获取相关数据。 他表明,“政府已决定不将该追踪程式的任何信息内容用于其它目的,包括执法调查。” 卫生部代理秘书爱德华兹(Caroline Edwards)也在同日表示,立法或生物安全申告书可以用于避免执法人员使用逮捕令或传票获取数据。 同样拥有追踪程式 待遇却“相差甚远” 然而在新加坡,在本周一国会上部长已证实,警方可调动“合力追踪”的数据。部长也就此作出声明,强调数据的使用仅用于重大罪案的调查,然而,并没有明确说明重大罪案的特性。 内政部政务部长陈国明在答复议员质询时表示,刑事程序法赋予警方权力,可获取任何数据,包括合力追踪便携器的数据。 根据公共服务监管法令,未经授权披露或滥用有关资料的公务员将面对高达5千元罚款、或长达两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对此,阿裕尼集选区严燕松则质问,若数据能够被调动,是否有违反“合力追踪”的隐私规定,令公众使用“合力追踪”的自愿性更低。…

Take a Stand in Pink

Ho Rui An/ Pink Dot 2011 will be held on the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