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女友友人欠债一年余未还,男友为女友出面讨债,岂知到友人家中讨债不果,将友人的父亲和女佣锁在单位内将近七小时,因此被判坐牢六周。

30岁的男销售员,被指一年前向一名女性朋友借钱,但是至今未还,且还一直闹失联。女债主屡屡讨债失败后,就向男友,39岁的私召车司机黄世豪诉苦。

被告在听到女友诉苦后一时不忿,决定要为女友讨公道。他买了锁链后,于去年的10月22日凌晨2时许,到销售员位于大巴窑的住家外叫嚣,要求男销售员出面还债。

当时只用一名女佣和销售员的70岁老父在家中,面对被告的催促,女佣就尝试拨电给销售员,但是都无人接听。

被告当时非常不忿,就用锁链将住家大门上锁,并且留言给女佣,若要人开锁,就叫销售员联络他。

控方指出,销售员父亲当时身体不适,需要睡觉,因此在被告离去后就回到房间了,而他平常都是以轮椅代步。而受到惊吓的女佣,当时也无计可施,唯有一直拨电向销售员求助,但是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至到隔日早上7时许,销售员才接听女佣的电话,并在知晓事情后立刻报警。

警方接获投报后,赶到现场将被禁锢将近七小时的两人救出,并且展开行动将被告逮捕。

被告是于今天(23日)早上,在法庭承认一项非法禁锢他人的罪名,被判处六周的监刑。

You May Also Like

Same-sex parents address critics from their “favourite hate group”

It is safe to say that there are few same-sex couples with…

议员身兼二职 客户和公众利益,孰轻孰重?

在本月升任律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的唐振辉,认为过去分身担任城市丰收教会案辩护律师,并没有造成任何利益冲突。 唐振辉受理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期间,担任政府国会内政及律政委员会副主席。他在该案为该教会创会牧师康希辩护。 他在接受亚洲新闻台专访时透露, 他理解担任该失信案辩方律师然他招来很多负评,被抨击这不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所为,“但我不会道歉,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决定。这是我的工作,有人把案子带到律师楼,要我受理。” 他说,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强调宪法保障任何人都有权在法律面前选择自己的辩护者。如果律师因为被批评而不敢为受害者请命,那么我们的法治精神是匮乏的。 他补充,难道身为行动党议员,就不能作为律师为嫌犯辩护?那么身为医生的议员是否就不能为嫌犯治病? 去年4月,高庭三司在二对一的情况下,用刑事法典第406条文,以较轻的失信罪惩罚丰收教会案的失信者。今年初,最高法院上诉庭也维持原判,没有接受控方要求,加重康希和五名副手的罪刑。 上诉庭解读,“代理”应为职业代理,即保险经纪和房地产经纪等,不包括公司董事。 唐振辉担任康希辩方律师。他在专访中辩解,有关条文多年不曾修改,已不合时宜,存在缺陷。他指出丰收教会领导并不属“专业代理”,以409条文对付康希并不恰当,法律规定刑罚是根据被告的层次而定。 “我很庆幸我能够把道德情感从我的专业态度中区分出来。作为律师我陈述眼前的事实。” 是议员又是辩方律师 尚穆根在今年2月曾表示,有关刑罚太轻,考虑在国会讨论,提高高级职员失信的刑罚。…

Dr Chee Soon Juan laments decision-making process of the ministers, and notes many outlets will not be able to handle the “withering measures”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DP) Dr Chee Soon Juan announc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