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控方照片,左为用于关住五岁男童的猫笼,右为热水器。

一名母亲被指控朝五岁的儿子倒热水,最后导致儿子活活被烫伤而死亡,但是心理医生表示这可能是因为心理病所导致的。

法庭于昨日(11月27日)的听证会上指出,阿姿琳(Azlin Arujunah,27岁)与丈夫利兹万(Ridzuan Mega Abdul Rahman,27岁)因谋杀罪而接受审判,指他们有意朝儿子倒热水,导致后者昏倒后,于2016年10月在医院中过世。

误将肢体虐待当做惩罚

控方心理医生拉杰什(Jacob Rajesh)博士在法庭上指出,阿姿琳在年轻时就学会了这种惩罚方式。“从小就受到肢体虐待,绝对是一个心灵创伤。这些肢体虐待在他们长大后,就会用在自己的后代身上。”

他补充说,这可能是导致阿姿琳采取类似惩罚方式的其中一个因素。

当被询及为何阿姿琳在给予警方和心理医生,有关虐待行为的口供上有所出入时,拉杰什表示,被告将某些罪行归咎在其丈夫身上。

他指出,阿姿琳的口供导致她在案件中处于不利面,因为她希望夫妻中有一人获得轻判,能够更早出狱去照顾他们的孩子。

长期遭丈夫虐待求助无门

他随后指出,阿姿琳在婚姻中一直遭到利兹万的虐待,她甚至曾因此要求申请人身保护令。“她在怀孕时也遭到利兹万虐待,甚至扇巴掌。”

拉杰什表示,受虐待的伴侣通常较难分开了事,而阿姿琳是极易受到伤害的年轻人,几乎没有获得任何社会支持。

“在被虐待的生活中,她看不到尽头。没有别的选择,她能够到哪里去?”

他表示,阿姿琳是在其祖母于2016年3月逝世后,而虽然和其母亲的关系拉近了,但是其母亲也在同年6月离世,她就失去了任何形式的社会帮助。

丈夫外遇致精神病爆发

在和阿姿琳交流后,拉杰什指出利兹万曾经在2016年4月“失踪了”三个星期,留下阿姿琳在没有经济援助下,独自照顾孩子。而阿姿琳也在脸书上发现到,利兹万或许有了婚外情。

身为一名年轻的母亲,要单独照顾数名孩子,这些压力因素逐渐累积造成她的适应性障碍出现。适应性障碍是一种精神障碍,通常会发生在一个人在情感上无法应对某些外来压力的情况下。

当询及有关适应性障碍是否影响了阿姿琳理解自己行为的能力时,拉杰什表示,她知道自己在倒热水,但是低估了有关举动所带来的严重性。

博士指出,阿姿琳潜在的精神障碍,被指为情绪低落的适应性障碍,这影响了其指控能力。

不认同另一心理医生供词

上周,控方的心理健康研究所精神病医师Kenneth Koh博士指出,阿姿琳几乎把所有的愤怒和暴力发泄在受害者身上,而她能够控制自己不去攻击其他孩子,显示了她有很强的的克制能力。

但是拉杰什不同意有关的说辞,即阿姿琳的适应性障碍被指和案件中的犯罪行为无关。

“如果你注意案件演进表,阿姿琳的发病时间是在2016年3月,而适应性障碍会持续存在于这数个月中,一直到受害者逝世。”

“这不能说有关的精神病就不见了。它还是存在的,当发生暴力行为时,适应性障碍精神病就会出现。”

今天继续有关的审讯,控方将会继续让拉杰什供证。

若被判谋杀罪名成立,阿姿琳或会面对死刑或无期徒刑,其丈夫若被定罪也同样可能面对有关的刑法。

You May Also Like

Six SCDF DART officers receive Public Spiritedness Award for their ‘bold and decisive actions’

Six officers from the Singapore Civil Defence Force’s (SCDF) elite Disaster Assistance…

Despite economic slow down, Singapore will thrive says PM Lee in his National Day 2019 message

Urging Singaporeans to be intrepid, tough, resolute, and united, PM Lee’s National…

Duo to longboard 108km around Singapore

2 NTU students will be longboarding around Singapore to create awareness to the fact that 27 cats are culled every 24 hours in Singapore

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 狮城女婿受伤紧急入院

新加坡政府医院的语言治疗师哈米玛阿玛(译音Hamimah Ahmat),在星期五早上(3月15日)登录脸书时,完全没想到会看到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枪击案的发生,更没想到她的丈夫也严重受伤入院。 她土耳其籍丈夫,泽科里亚突洋(译音Zekeriya Tuyan)是在基督城工作的一名信息技术(IT)人员,他每周五都会到那里其中一间清真寺进行祈祷。 哈米玛当时看到清真寺枪击案后,尝试联络丈夫,但是却没人应答。惟,她较后接到一个令人伤痛的电话,指她的丈夫,突洋先生是努尔(Al Noor)清真寺大规模扫射的数十名受害者之一。 哈米玛即刻带着两个儿子搭飞机到新西兰的基督城医院(Christchurch Hospital),他的丈夫在枪击案后因为情况危急,被紧急送入该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ICU)就医,目前已经在慢慢康复。他们来自土耳其的亲戚当时也聚集在候诊室,希望为他们一家提供帮助。 一家人感情亲密 虽然他们是远距离婚姻,但是每年6月和12月的学校假期,他们都会尽量相聚一起。他们也常常透过Skype联络,突洋先生会教导儿子有关古兰经的内容以及商讨他们的旅游计划。他们几乎没想过自周四(3月14日)晚上的Skype通话后,他们的生活会会突来巨变。 枪击事件主谋是28岁的澳大利亚人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Harr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