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总理李显龙此前在公开场合评论香港示威活动,近日总理夫人暨淡马锡控股总裁何晶,亦针对香港问题在脸书表达看法。

何晶是针对此前《彭博社》指新加坡似乎从目前的香港局势得到好处,在脸书发长文,反问“对于现代香港而言,真正的问题是它对中国而言充当什么角色?”

该文指,在今年4月至8月间,大约有40亿美元资金流入新加坡。尽管这与香港目前约1.7兆美元的储备相比微不足道。不过马来亚银行金英证券分析师Ju Ye Lee认为,若情况持续香港的处境将恶化。

在何晶的贴文开端,她先是指香港一些人士似乎执迷于把新加坡视作“竞争对手”;两者尽管都曾为英殖民地,实则扮演截然不同的角色。

何晶贴文中指出,中国共产党通知中国后,香港充当中国贸易窗口;中国改革开放,香港制造业迁移中国,至今香港基本已无制造业工作,制造业仅占当地GDP约2至3巴仙。

她认为如今香港成了中国的服务中心;但随着中国打开门户,香港真正竞争者是伤害、广州和北京,也对比到2000年左右,中国经济规模已达到约1万亿美元(1.36万亿新元),大约是香港GDP的六倍。

“香港的GDP现在等于中国GDP的大约3巴仙。换句话说,中国的经济规模是香港的30倍以上。”

她也认为,即便是深圳如今都已超越香港,跨国公司也搬迁至中国上海等城市落户。

故此执迷于关注资金和人员向新加坡的流动(而忽略了人员和资金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其他地方的流动,特别是专业才能),是搞错了重点。

她也指出,新加坡在独立后找到了生存的路径;香港主要依靠中国大方注入的一小部分服务业。

何晶质问,如今香港真正的挑战是,香港对中国和世界扮演什么角色?他认为只有香港能在中国、为中国发挥作用时,才能在全球找到自己的定位。

“香港在中国经济发展扮演推手角色”

不过,也有相信是来自香港的网民在何晶脸书留言,指出香港从未视新加坡为竞争对手,恰恰相反,是新加坡在与中国相关的投资上,把香港视为对手。

这位署名Vincent P C Kwan的网民,先是感谢何晶的分析,但也指出过去中国开放前,香港都是国际化的服务和金融中心,自1979年以来香港在中国经济发展一直扮演推手的角色,许多大陆主要公司都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主要银行也进驻香港。

故此,香港与中国如今的纽带联系密不可分,必须在经济上合作才符合双方利益。

“然而,香港不完全依赖中国,就如同过去新加坡不依靠马来西亚一样。而中国也无法取代香港,而港人的制度也强调和捍卫自由、人权、民主和法制”。

“金融仍领先新加坡”

他认为,香港有能力发展自己的工业,且即便没有中国助力也可生存,也回顾昔日香港作为亚洲四小龙的荣耀,认为97年回归前香港还走在新加坡前头。他认为,如果香港没有中国的政策掣肘,或许能走得比新加坡更快。

“就金融深度和强度而言,我们仍遥遥领先新加坡。 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多年来一直是都是三大集资中心。所有的国际银行在香港都有分行”。

但他指出,狮城和香港是惺惺相惜的对手,但他强调,新加坡总理在评论香港事务前,理应先核实事实,给予香港人民应有的重视。

一如既往,有网军洗版挖苦这位与主旋律意见相左的网民,更指责有港民想争取港独、也否认港民有权争取普选:

不过Vincent P C Kwan都一一予以回应,解释港民从未争取独立或推翻政府,仅要求基本法内阐明的普选权利;关于普选,都有阐明在基本法45(2)条文中,有兴趣者可以去看,并呼吁网民站在港民的立场看待事件。

 

You May Also Like

购买烟酒手法层出不穷 人力部已严厉对付违法客工

为了满足私欲,客工想方设法偷运烟酒,手法层出不穷,有白饭藏酒、送餐员夹带、清洁工帮忙运货,但是统统都被查获上缴,而人力部也表示已经对这些违反宿舍禁令的客工,采取严厉行动。 针对日前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有关辅警将充公的啤酒倒入水沟短片,人力部表示和警方已经知晓有客工在过去数个月,非法偷运酒和香烟进入宿舍。 当局指出,客工在冠状病毒19疫情之前,可在宿舍内指定地区喝酒吸烟,但是随着疫情来袭,为了保障治安,才禁止客工在宿舍内喝酒和销售酒精饮料。 因此对违反有关禁令的客工,当局将会采取严厉的对付行动,包括罚款。 此外,当局也将依据疫情的趋势进行调整,考虑逐步放宽禁酒禁烟措施。 其实客工们在面对禁酒禁烟措施上,也有难以压抑的时候,因此千方百计要把酒和烟送到宿舍内。 双溪登加客工宿舍(Sungei Tengah Lodge)的客工就透露,其实香烟、酒和非法嚼烟自今年4月就有人偷运如宿舍了。他们透过垃圾收集工人,利用卡车将这些违禁品运入宿舍后,交给清洁工,后转交给已沟通好的客工,再由该客工进行分发。“客工会先提供用来装酒的空塑料瓶,避免宿舍管理人起疑心。” S11榜鹅客工宿舍的客工,则要求送餐员帮忙夹带酒和香烟,并且和其他客工宿舍,将违禁品藏于食物袋中。但是有关事件最后被揭发,夹带违禁品动作也于5月份结束。 住在西雅卓源宿舍的客工则表示,他们是以和物价对等的“价码”买通了宿舍外的人群,让他们帮忙购买烟酒后,扔进围栏内宿舍的隐蔽地区。“如果我要买10元的物品,就必须支付他们10元的佣金,这样他们才愿意冒险帮忙。”

PV chief Lim Tean wants DPM Heng to explain why 48% of foreigners who work in S’pore are S-Pass and Employment pass holders

On Sunday (23 Aug), Deputy Prime Minister (DPM) and Finance Minister Heng…

脱离最糟糕的时期? 卫生部科学家:仍为时过早

专家表示,尽管各国已尽力减缓疾病的传播,但仍未能阻止病毒蔓延全世界,而且新加坡的武汉冠状病毒病例随时都会上升。 卫生部卫生科学长陈祝全向《海峡时报》透露,截至目前,新加坡尚未看见社区交叉传播的迹象,而且我国正积极寻找新的确诊病例,和隔离密切接触者,迄今为止隔离感染群可见成效。 “然而,现在要说脱离最糟糕的时期,仍为时过早”,他表示。 陈祝全表示,“鉴于世界各地的通报率不断,因此我们必须保持警惕。” 疫情自去年12月爆发以来,已迅速蔓延至世界各地,其中有40多个国家已出现确诊病例。目前的确诊病例总数已超过8万,大部分集中在中国地区,而周二(25日)中国境外的新确诊病例数也首次超过中国新确诊病例数,令人堪忧。 我国的目前的累计确诊病例也达96例,惟已有66人康复出院。

Former PAP MP Alvin Yeo accused 2nd time of overcharging clients

The Law Society filed an application on Tuesday (25 Jun) for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