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杰明表示他已多次反映,但女司机仍要求他在比莱1号路下车,而该处距离其目的地仍有1.3公里。(图为谷歌地图截图)

手机程序中的导航系统出现纰漏,乘客也告知送错地点了,但是女私召车司机却不顾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强迫乘客下车。

署名本杰明的网民指出,上述事件发生于周二(10月22日)上午。

他于当天上午要从位于杨厝港路嘉城林的住家,前往工作地点,即位于巴耶利峇路155号的Lotus 诊所。

“当时约早上7时30分,我已经迟到了……天空下着大雨,所以我就在家预约了私召车Gojek服务。”

曾多次反映皆被无视

他对网络新闻网站《Stomp》指出,在路上,他发现有关女私召车司机没有照正确路线行驶,虽然尝试告诉女司机,但是她仍坚持跟着导航走。

本杰明表示他多次反映,但女司机最终竟要求他在比莱1号路下车,而该处距离其目的地仍有1.3公里。

“虽然我不断尝试说服她,说她到达了错误地点,但是她却威胁我说,若我不下车,她就报警。”

本杰明指出,他当时无奈地在大雨中下车,随后还要另外花费八元,预订Grab私召车服务,从比莱路前往诊所。

他表示,当他回顾此事,意识到或许是Gojek应用程序中的GPS出现了故障所致。“这是可以理解的,类似事件时有发生。”

惟,令他震惊和难以接受的是,许多私召车司机都缺乏基本常识,而且工作时过于依赖GPS。

受询及此事件时,Gojek表示已经针对此事联系司机和乘客了,以便解决问题。

本杰明也向《Stomp》证实,在他做出有关投诉后,已经获得10元现金券,而车费也已经获得退款。

事实上,私召车应用程序Gojek并非首次发生故障,在本周一(10月21日)上午11时48分开始,该手机程序就发布有关故障信息,指程序中显示的司机位置和预计抵达事件或出现失误。

信息中,Gojek也促请用户拨电,向司机确认他们的所在地。

You May Also Like

Local groups call for greate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light of mounting charges against activist Jolovan Wham

A group of Singapore organisations have come together in a letter calling…

【冠状病毒19】泰国男子、印度籍男子离世!死后确诊染冠病

根据卫生部在今晚(12日)发布的更新资讯,有两名确诊冠状病毒19的患者离世,不过死因与冠病无关。 其中一名50岁泰国男子在今天逝世,他是第2万3908例,本月10日呼吸骤停,被送往黄廷方医院急诊室。隔天,当局确诊他感染冠毒,不过死因是脑溢血。 第二名死者是31岁印度男子(第24013例),在客工宿舍因胸口痛晕倒,10日离世,死因是冠状动脉血栓(coronary thrombosis)。不过死后才确诊感染冠病19。 与此同时,今日626人康复出院,累计出院人数3851例。 两名医护人员确诊,一名是中央医院63岁临床护士,以及55岁的病患服务助理。 仍有1132例病患留院,有20病患因病况严重需待在加护病房。 1万9667例则在各个社区隔离设施。 目前,已有21病患因冠病逝世。目前我国累计确诊病例达2万4706例。 另一方面,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今日的记者会上称,预计下月会有更多客工康复,可出院、重返工作岗位。 当局预计本月底或有两万感染冠状病毒19的客工,可康复出院。目前有1700多名住宿舍客工已出院。 黄循财联合领导政府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他预计客工恢复工作,也正好赶上我国逐渐放宽阻断措施。

梁文辉忆儿时家庭曾受三水婆婆周济 叹现今社会同情心减少、焦虑增加

前进党助理秘书长梁文辉在脸书贴文分享儿时回忆,忆述小时候家境清寒,但所幸得到同住一层楼的一些“三水婆婆”们的帮助,也感谢他们即使清贫也对他人保持同情心。他希望现今社会也能做到给年长者更多关怀和爱心,给普通家庭多谢帮助和鼓励。 梁文辉在贴文中介绍,自己是在1959年于竹脚医院出生,幼时曾住在牛车水丁加奴街26号店屋二楼一间小房。他的父亲(阿爸)在1949年就南来,经常用广东话讲故事给他听,也奠定自己普通话基础。 但后来家里多了五个兄弟姐妹,生活变得艰难。母亲曾对他说“没钱卖猪肉,只能买些鸡蛋做饭”;他还忆述自己曾试过找遍房子里,都只有几个一分钱硬币。 “但是,我日后才知道,如果没有与我们同住一层楼的一些“三水婆婆”们的帮助,我们的生活可能会更艰难。 ” 他说,这些“三水婆婆”一般是七十多岁,不能再做繁重的工作,所以从建筑行业退了下来。但是每天早上,他们都会去市场,在鱼贩那边给大虾剥皮,下午让鱼贩分发到饭店去。 “他们每天从早上6点至早上9点大约工作三个小时,然后赚取大约三毛钱的报酬,即平均一小时的工作只有1毛钱!” 三水婆婆借钱给母亲 但即便如此,“三水婆婆”还曾经借钱给他母亲。 “其中有一位婆婆,我们叫她“ 阿表”,在我七岁时她去世的那年之前,总共借给我家800新元。 后来我知道父母直到十年后才能把钱还给阿表的干女儿和继承人。我也从她口中,知道阿表给她留下了1000新元,所以出于同情,阿表其实把自己的大部分财产都借给了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