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TRIVE 脸书

本月初,总理李显龙出席新跃社科大学部长论坛与学生交流。当时对于学生提到创业精神和害怕失败的观点,李显龙先是坦言创业不易,但即便有最好的点子都可能失败,那就尝试其他的方案,故此不应为失败感到耻辱。

李显龙续称,如果年轻人有这样的态度,不论是政府还是人民行动党物色新人,看到这年轻人,在履历上填写他们曾设立公司,但是公司倒闭了或面对困难,“我不会怪他们,我会问他这是什么、为何你要这要么做,如果他表现坚定、坚信自己(的努力),只不过最终没成功,我还是会录用他。”

不过,本地创投企业TRIVE管理合伙人Christopher Quek却直言,尽管总理有意鼓励国人,去开创新的商业机会,但现实却不是如此,他以自己过去10年为许多本土创业者提供辅导的经历,本土社会要做到理解和接受创业失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位创投合伙人在《今日报》评论分享,每当有新创公司得到资金,大家都为之鼓舞,但是在许多光鲜的好消息背后,还有更多新创企业黯然退场。而他也发现不少创业者原本还积极在社媒分享他们的活动,但当他们的公司无法起步,只能黯然消失。

而根据哈佛商学院在2012年做的调查,也发现有65巴仙的创业失败和个人压力有关。耻辱感也让这些创业者羞于分享他们的问题,结果导致恶性循环,形成没人愿意讨论失败的氛围。

他也提及,新加坡的教育制度仍是主张既定的指引通往成功的道路,但是创业不是这样的,会面对很多实验和失败,直到找到正确的方案为止,然而这样的思维仍未能为新加坡所接受。

创业失败 伤感情

对于家长父母来说,即便孩子只是失败一次也太多了;通常青年创业者能得到父母亲友财务上的支持,但也无形为他们带来压力,一旦失败都可能影响感情。

Christopher Quek就分享活生生的例子:一位本地人和伙伴草创支付服务,但是最后一刻伙伴没有任何缘由地抽离,生意垮了,各种难听的话和指责指向他,让这位年轻人感到不值得再走创业的路。

“我也引导另一位创业者,一年前他才宣布破产,结果他的父母责难他,认为他咎由自取,放弃了本来稳定的工作,跑去创业。”

此外,还有创业者,面对产品已不再可行,必须忍痛辞退一整个部门,即便这些雇员和他们的家庭自己都已认识好些年。“他站到高楼顶上待了好几个小时,脑袋一片空白,无法面对羞愧感和让身边支持他的人失望。”

对此,Christopher Quek认为,本地社会应该从不同角度看待失败,他是创业中的过程;再者创业者也要建立好身边支持者的联系,广纳建言并相互鼓励。

对新加坡教育制度,他表示有幸和几家学府合作,但他们的企业课程仍以建立成功创业为导向,他也认为应把探讨失败也纳入课程中,让学生也知道企业可能会面对什么问题、怎么会出错。

You May Also Like

That we may dream again

ISA detainee Mr. Vincent Cheng with participants.  Photo by Lawrence Chong

Cheering bigotry, cheering violence

Eight years ago, a homophobic, bigoted speech was made in Parliament about…

Lee Bee Wah allegedly refused to hear out residents at the local Meet the People Session on the issue of 377A

The purpose of a Meet the People session is for the people…

Singaporean activists mark World Press Freedom Day 2008

5 activists demontrate outside News Centre to mark WPFD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