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Yukumi Wu在脸书分享,今年8月5日,迎来他父亲巫明福失踪第23年。她上载一张当年的报案纸,回忆父亲在乡村俱乐部当球童,但是1996年的8月4日晚上失踪后,一直到今天仍下落不明。

她说,亲属曾怀疑,父亲是否已遭不测,但找不到遗体,至今,家里人仍相信父亲还活着。

Yukumi Wu也透露,每年,公积金局仍从父亲的户头扣除终身健保(Medishield)保费,因为该局记录显示父亲仍在世,而家人至今也仍未取得父亲的死亡证明。

“我收藏着这份报案纸整整23年!未知在警局系统里,是否仍有他作为失踪人口的记录?”

由于Yukumi Wu提及,公积金局仍如常扣除其父亲的户头缴付终身健保保费,故此当局在昨日于脸书回应,同情他们一家的处境,但也澄清根据该局记录,过去有关失踪者家属仍未向该局寻求协助。

不过,公积金局表示,已接洽Yukumi Wu,向她解释申请宣告其父亲已离世的程序。

需向法院申请假定死亡证书

当局称,根据业界做法,直到在移民关卡局数据中已登记为离世,否则当局仍会假定当事者仍在世。

“要登记失踪或已故人士,移民关卡局会要求家属先向法院申请假定死亡证书,再向移民局申请注册。如若需要财务援助,则可向法律援助局求助。”

此外,公积金局也指出,在过去23年,Yukumi Wu的父亲巫明福户头,已收到建国一代、消费税优惠券和其他政府保健储蓄补贴等,价值约为七千新元。

“巫明福也获得价值约4600元的消费税优惠券和SG Bonus现金。而因为当局假定前者仍再世,他在2007年至2010年的消费税补贴(GST credits)、成长红利(2008至2010年)以及2011年成长与分享配套等,其户头累积收到1万5000元。”

公积金局公开其真名

至于从巫明福户头扣除掉的终身健保保费,总数为7千300元。而公积金局仍要求家属应透过法庭申请假定死亡证明书,并提交给移民局。

据了解,Yukumi Wu只是化名,她的贴文也没有公开个人资讯,除了在报案纸上父亲的真名。

不过,Yukumi Wu表示,在公积金局作出回应前,本地中文报记者透过手机联系采访她,但记者拒绝告知,如何取得她的个人资讯,甚至于她的全名也在中文报报导中刊载。

她说,她发布脸书贴问候,公积金局就联系上她,她也想不到当局会针对她的贴文作出回应,甚至在回复声明中,公开她的真名。

律师费用近九千元难负担

Yukumi Wu告诉本社英语站同仁,他们家人确实有寻找议员帮忙,而议员转介他们给律师,但是三千元的法律费用,以及向高庭申请假定死亡证书也要六千元,他们负担不起。

她也澄清,他们也有找过法律援助,然而由于她和母亲的工资加起来,已经超出了接受法援的条件。

在公积金局的声明发出后,不幸的是一些网民指责Yukumi Wu已经从父亲的户头拿钱受惠,对此后者驳斥,母女俩甚至都没见过父亲的银行存折,而收到的支票等等仍保存完好。

要知道,银行卡的有效期通常为10年,而且银行户口只有本人才能领出,那Yukumi Wu母女又如何能领父亲的钱呢?那么公积金局是否根据记录能澄清,家属20余年来,是否有动用过父亲的钱?

公积金局指巫明福家属从未找过当局寻求协助,对此Yukumi Wu指出,2002年,当收到来自工积金局的支票时,她还特定登门解释,他的父亲已失踪,然而当时该局职员表示,由于没有死亡证明书,他们也办不了什么。

Yukumi Wu也面对另一问题,由于目前逐渐老迈,她需要父亲的健保储蓄余额来承担母亲的医检费用,然而,在现有的限制下,这根本做不到。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A big “thank you” to all our GE2015 fund-raiser supporters

Since we launched our #TOCGearsUpForGE2015 crowd funder, The Online Citizen had received…

Public Consultation – the next step in Singapore’s democracy

Modern democracy traces its roots back to ancient Greece and Rome, where public forums were at the heart of the democratic process. Citizens were free to attend, speak and vote in the assemblies that were the forerunners to the parliaments of today. Democracy was created in direct opposition to earlier systems of anarchy, monarchy, oligarchy and timocracy. Its distinguishing feature was the idea of equality; that all citizens should have a say in the decisions that affect them.

New Naratif editor-in-chief Kirsten Han calls out The Straits Times for reproducing "propaganda" China Daily articles

Editor-in-chief of Southeast Asian journalism platform New Naratif Kirsten Han has criticised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