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后港选区议员方荣发今日在国会提问,根据2018/2019财年审计长报告,新加坡文化、社群及青年部 (MCCY)在国家美术馆发展项目上,有1千300万新元因为合同条款中不当的豁免,多支付给承包商,为何被审计长报告指要收回可能已太迟?

对此该部部长傅海燕则回复,在检讨审计长报告后,认为有关合约条款中的豁免未涉及舞弊。她说,该部直接拨款给新加坡美术馆公司(NGS)管理,以达到效率和节约成本效果。

她解释,新加坡美术馆公司及时完成项目,且未超过5.32亿新元预算。

“1千300万元,并不是多支付的款项,而主要是“罚款豁免”(waiver of penalty),特别是针对承包商逾时完工。”

针对审计署报告,她表示文社青部会与新加坡美术馆改进其财务和采购政策。

对此方荣发询问,是否会收回1千300万元的金额?傅海燕则再次澄清,有关款项不是多付款项,而是针对大型项目的豁免。

她称,在和新加坡美术馆仔细检讨审计署报告后,认为“没有理由进行主要的索回款项,且该部也满意有关索讨和合约变更指示,是基于良好理据。”

e审计署报告指出,美术馆擅自同意改变总建筑合约中的一些条款,涉及款额1300万元。不过,拥有这个项目的文社青部迟至去年9月,也就是账款结清后的一年才向美术馆提出质疑。

审计署则责难,到那时候,即便向承包商追讨款项也太迟了。虽然这个项目由美术馆以“担保有限公司”的形式管理,但文社青部仍应设立监管机制。

根据审计署调查发现,“按文社青部与新加坡美术馆所签署的拨款协定(funding agreement),未列明谁有权批准豁免合同条款。审计署抽样检查国家美术馆的403次合同变更(contract variations),最终发现有142次合同变更存在疏漏,涉及金额为1240万元。

此外,亦有监督不力的嫌疑。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Suspect identified by police for hoax of the passing of former Minister Mentor

A Singaporean boy, who is a minor, is assisting the police in…

A history of worst case scenarios

If, for instance, you put in a Malay officer who’s very religious…

阻断措施下87岁雪糕伯“休息”月余复工 网民:一定到场支持!

在森林大厦外推车售卖雪糕的老伯,在收到冠状病毒阻断措施影响下,被迫停工近月余,在政府放宽条例后,于上周五“重出江湖”,感叹道“46年来第一次休息这么久”。 现年87岁的雪糕伯黄哲文自1974年开始流动售卖雪糕,且已经在森林大厦外一卖就卖了将近20年,几乎成为当地的“标志”了。岂知就连沙斯(SARS)疫情期间都没停业的他,却受到阻断措施影响,被迫歇业了一个半月。 雪糕伯表示,自开始做起流动雪糕小贩至今,已经习惯天天“开摊”,下雨天才休息,没想到这次会休息这么久。 他表示,是在经过友人建议才在阻断措施实施期间歇业,住在芽笼峇鲁一个一房式组屋单位内,有义工提供三餐,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没其他消遣了。 雪糕老板曾劝慢点复工 雪糕伯披露,其实在政府当局允许甜点业者于5月12日重新营业时,雪糕老板曾建议让他继续休息,但是他好不容易等到可以工作了,就直接推车出门了。 在阻断措施甫实施时,热心的雪糕老板曾担心黄哲文摆摊会有感染病毒的风险,因此劝他停业。后来政府加强阻断措施力度,甜点和糕点业被迫停工至本月5日,雪糕老板见黄哲文要“重操旧业”时,就再次劝他慢点开工。 然而黄哲文决定开工,雪糕老板就直接把干冰和雪糕送到森林大厦,以方便这位老人家工作。 此外,雪糕伯也感叹,当前的生意差得出乎他意料了。 他指出,基于目前仍在阻断措施,人流量少一定会给生意带来一定的打击。“以往卖切块雪糕,一天能卖出至少七条雪糕,所以进货的时候都会拿10条,想着分两天来卖,谁知道两天才卖了三条。” 他表示,虽然生意量不多,但是他还是愿意复工,因为有工作做就很开心了。而生意不好,他也不怕,“我有准备干冰,冰淇淋不会融化”。 雪糕伯为人友善,朋友很多,常年在该处售卖雪糕的自力更生精神也令人敬佩。…

Politicians from all sides wish Low Thia Khiang well after he was taken to ICU

On Sunday (3 May), the Workers’ Party (WP) announced on its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