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网红“美丽求求你”拍摄讽刺视频,亦引起许多争议。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日前批评网红的行为“已过界“,认为该说唱视频有意侮辱新加坡华人,试图挑拨少数民族对华人产生愤怒。

美丽求求你的说唱视频长达2分50秒,于周一(29日)上传至社交网络平台上,其歌词内容相信是针对日前充满争议的epay的宣传照而讽刺,但同日下午就已撤下,在撤下前获得1100个赞和110则留言。

视频内普丽蒂批评新传媒拍摄的广告传递刻板印象,艺人打扮成印度人不好笑也看起来很傻,至少可以选用不同的人拍广告;至于她的哥哥苏巴什则揶揄“干嘛要妒忌他的肤色”,而怎么选谁都是华人赢;再者上一次屠妖节还有华人打扮成锡克族,令他感到受不了

视频中两人也有作出比中指手势和粗口。不过在片尾普丽蒂声明,并不是针对指所有华人都是种族歧视的。

该视频是调侃早前新加坡华裔艺人周崇庆,为电子付费平台epay拍摄的宣传照片。周崇庆在广告中一人分饰四角,包括印度人和穆斯林妇女。有关宣传照被指制造刻板种族形象,欠缺敏感度。

对此,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发表文告表示,经判定后,认为该视频内容含禁止内容,基于公众利益与社会和谐,已指示发布者将其撤下。目前该视频已从各大社交网络平台撤下,包含原视频与重新上传的视频。

另一方面,针对具争议性的广告,新传媒亦撤下广告并致歉,epaysg也同时撤下。尚穆根承认尽管广告新传媒拍摄的广告“低俗”,惟网红的视频“已过界”,让警方要介入调查。

 

不过,有部分网民认为政府有“双重标准”的嫌疑。针对新传媒的争议广告,只需要致歉,然而对网红兄妹的惩罚反而“严正以待”,甚至出动警方调查。

 

网友Adam Mikhail : 所以基本上如果是知名新传媒演员就可以随意侮辱我们(非华裔)少数民族?可是一名Youtube网红却不行?同样都是恶趣味和欠缺敏感,但我并没有看到相等的对待。

网友Robin Li : 人民必须要意识到到底是从何开始。一切根源都是Epay广告开始

网友 Andric Chia : 新传媒对于种族歧视只需要道歉,然而本地Youtuber却因为回应视频,要被介入调查。双重标准啊。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High Commission of India in S’pore remembers passing of LKY and pays tribute to him

The High Commission of India (HCI) in Singapore put up a post…

The laws of man and God

~ By Howard Lee ~ The ongoing legal case on the five…

Kenneth Jeyaretnam joins TOC’s writing team

TOC expands team with new writers.

不能当“一世在野党” 林鼎:从政需有担当政府责任展望

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律师认为,在野党的抱负不应自我设限的,如果要真正为人民服务,必须要有将来能担当起政府责任的展望。 “我没时间耗在那些一辈子只想当在野党的人士身上。”林鼎认为,如果政党已有长达15、20年参与国会斗争的历程,仍没有放眼有天能当政府的展望,那根本是在浪费光阴。 他直言,回顾过去20年,执政党许多政策都是“为自己服务”;再看1988年设立集选区制度,亦是稳固执政党长期执政的举措,这也就是为何在野党需要存在、在那里制衡和监督,这也是在野党最重要的任务,确保政府向人民负责。 林鼎受邀参与餐饮公司JC Global Concepts总监刘婉贞,在Youtube频道的清谈解节目“真情饭局”。除了介绍一些美食佳肴,也会和新加坡社会不同人士,坐下来访谈时尚、政经文教等课题。 林鼎也分析,有别于以往,本届选举因疫情关系,无法办竞选集会等群聚活动,社交媒体反倒成了“主流媒体”,可说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选举”。多达75巴仙的国人都有使用社交媒体,社媒也将越发受到重视,也给予政党一个发声的平台。 林鼎也坦言,从政多少受到父亲的影响。父亲是公务员,在上世纪70年代还当过人民协会执行总监一职。尽管一开始就对政治有兴趣,不过他在出国返回新加坡后,有17年时间都只专注在当律师。 印尼从商深刻体会经商不易 2007年他曾前往印尼创业,开创一家矿业公司。但比起自己熟悉的律师事业,他体会到从商的过程多么地艰辛,这也致使他对本地中小企业处境感同身受,“那种要想办法找钱,支付店租、薪金的担忧和压力,是无法想象的。” 他直言,政治、政治人物的决策会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会影响下一代人。 后来加入了国民团结党,但当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印尼,也鲜少出席该党的会议;在2015年他还在印尼开创他的律师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