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长达一个月,期间爆发多起警民冲突,据《南华早报》报道,港警已锁定逾700示威者,包括参与七一攻入立法会、七一四沙田冲突事件等冲突事件。

警方还将示威者分为“烈士”与“和理非”两类。 前者约200-300名示威者,站在游行前方,挑衅警方并对警方使用武器与暴力,在攻击警方后撤退;后者则是以“和平、理性与非暴力”示威,负责传送物品如安全帽、生理食盐水、保鲜膜等到前线。

据了解,警方会先确认“烈士”示威者身份,再来确认“和理非”示威者的身份,将以帮助及教唆犯罪活动拘捕他们。

示威者以蒙面、喷漆方式躲过警方追捕

消息人士透露大部分参与人士皆25岁以下,包括许多高中及大学生,有部分相信已逃离香港。台湾维权人士亦披露,逾30名示威者已寻求台湾庇护。

示威者透过多种方法逃避警方追捕,如穿戴安全帽、手套与眼罩,隐藏自己的身份、喷漆在闭路电视、冲警警方后在雨伞阵后更衣离开现场,逃避警方追查

尽管移除面具或更衣后,警方仍从示威者逃跑路线中的闭路电视,以人脸辨识系统确认身份。

反送中活动愈演愈烈,香港政府于6月12日预计进行《逃犯条例》修订二度,却引发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警民更多次爆发严重冲突,7月1日晚示威者强撞立法会大门,占领、毁坏、涂鸦立法会一夜,被政府斥为暴徒,对政府不利的舆论稍歇。 示威者在没有警方驻守下,墙上涂鸦,并写上“太阳花”、“释放义士”、“反送中”、“真普选”等字眼,甚至涂鸦会议厅香港区徽和历任立法会主席肖像。

7月14日,香港再次于新界北的上水、金钟与沙田,以“反水货客”主题的“光复上水”运动发起示威活动,游行活动和平进行,但却在游行活动结束后即爆发警民冲突。游行结束后现场气氛转趋紧张,大量示威者占据马路与警员对峙,期间更爆发激烈冲突。报道称,示威者在冲突爆发期间投掷雨伞等杂物,警方则挥动警棍与胡椒喷雾。

7月21日,民阵又再次发起示威活动,于晚间10点,元朗西铁站聚集了大批“白衣人士”,声称在附近巡视,若见身着黑衣便会认定是从港岛参加游行回来,对他们进行围殴。据悉,白衣人士以“保卫元朗”为名,部分人手持长伞及竹条,追打身穿黑衣的人,但不仅是示威者,还有记者和普通民众受伤。警方在暴力事件发生后半小时,姗姗来迟,多名市民向警方质问为何姗姗来迟,情绪激动。

显然,众多暴力事件并非会由单方示威者引起,在警方真的需要追讨示威者的责任前,是否也该检讨暴力事件中警方所属的责任?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Media excellenc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coincidence, but with free speech

By Donovan Choy If you are Singaporean and you are reading this,…

星展、渣打银行也被点名! 金管局详究可疑交易报告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踢爆,近20年来,包括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汇丰、渣打和纽约梅隆等数家金融机构的防护出现漏洞,即使资金来源可疑,仍继续为“危险有力人士”转移资金,并从中获利! 这些数额高达两万多亿美元交易,可能涉及洗黑钱或其他犯罪活动。其中1780多宗交易,就流经新加坡,本地三家银行-星展银行、大华和华侨都涉及其中! 国际媒体BuzzFeed,取得了各家银行向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防制署(FinCEN)所申报2100多份“可疑活动报告”(SARs)的文件,并爆料给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和多家媒体。88个国家的一百多家媒体机构为此进行调查。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甚至形容,上述两万多亿美元的可疑交易,还只是“流经各地银行脏钱洪流的一小滴”。因为这份报告仅仅是2011和 2017年之间,1千200万份可疑活动报告的0.02巴仙。 该报告发现,摩根大通、汇丰集团、渣打银行、德意志银行和纽约梅隆银行,即便罪犯已被控告或定罪,仍涉嫌协助罪犯转移资产。 对于上述报告,本地金融管理局(MAS)也表示正仔细研究,该局早前告知《亚洲新闻台》,尽管可疑交易报告并不意味着交易就是非法的,但当局仍十分重视。 该局也会根据审查结果,采取适当行动。 淡马锡在2006年投资渣打股,持股高达16巴仙,是渣打集团最大股东。在星展银行,淡马锡也持股29巴仙。

A petition to rewrite our media environment

By Howard Lee Someone suggested that Robin Li was a pseudonym of…

服用药物后驾驶酿车祸夺一命 德士司机认罪

服用女友的治头疼药丸和一些咳嗽药水后开车,导致德士司机危险驾驶,汽车失控冲上路堤,撞上一辆摩托车和罗厘,更导致摩托车骑士被压在罗厘底下当场身亡。 34岁的德士司机陈德祥(Desmond Tan Tat Siong,译音)昨日(12日)在庭上,被控导致57岁摩托车骑士身亡一事表示认罪。他还被指控导致罗厘司机受伤,目前控状尚在考量中。 根据法庭文件指出,被告于去年9月19日下午3时感到头疼,决定驾驶他的德士到女友家睡觉。 他当时服用了女友取自蔡厝港政府诊所的两颗头痛药丸(Anarex),以及取自另一家诊所的止咳药水后出门。 Anarex药丸用于治疗各种病症,包括头疼、关节痛和发烧,含有奥芬得林(orphenadrine citrate)和对乙酰氨基酚(paracetamol)等活性成分。其中奥芬得林的副作用,有头晕、躁动、视线模糊和轻微亢奋,使用者不适于驾驶或操作机械。 转弯处没减速致车子失控 被告约在3时50分自双溪加株一带驾驶时,经过了一段警示驾驶者降低速度的路墩和速度调节带后,在接近转弯处并没有减速,仍然以超过60kmh时速行驶,导致车子失控。 他左转后紧急右转,冲上了路堤越到对面路,撞上迎面而来的一辆摩托车和罗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