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调查:至亲染毒瘾 或影响孩子仿效接触毒品

“我真的很好奇,我想要尝试,但我从没想过原来会连累我孩子。”

这是阿菲(译名)的故事,从小他看着自己的哥哥吸食毒品,18岁时,他开始接触毒品,希望获得哥哥的认同。

从此踏入毒品的深渊,无法自拔,过去30年内,他无法戒毒,最后还连累自己的孩子,孩子竟然在青少年时期开始吸毒。

毒品泛滥一直充斥着社会,许多人因此掉入毒品的火坑,让自己沉迷在毒品中,久久无法自拔,却从未曾想过,自己的行为对家庭或孩子带来连带的影响,将孩子也一同拉入火坑中。

家庭内有毒犯可能使孩子重蹈覆辙

《海峡时报》报道,尽管没有官方数字可以证明,毒犯的小孩亦会重蹈覆辙,开始做些和毒品相关行为,但专家发现许多毒犯,其家庭历史亦有吸毒者存在,部分吸毒者年仅10岁便开始吸毒,对吸毒者而言,这就像是无法逃脱的跨世代循环。

卫生部兼内政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表示,“当孩子的成长环境内有毒犯的家人,孩子从小会在充满毒品的环境中长大,从而使孩子更容易接触毒品,长大后也会重蹈覆辙。”

针对毒犯家庭的处遇,民间也设立许多团体与组织如Acorn Quest、Reach Community Services 、We Care Community Services等,协助青少年毒犯或毒犯家庭回归正常生活。他们均认为若孩子从小目睹家长,甚至是祖父母滥用毒品,将可能视毒品为“家族活动”,理所当然地开始使用毒品。

此外,许多民间团体亦表示,孩子视家长为楷模,也会学习他们的应对机制(coping mechanism)。一般使用毒品的成人将毒品视为应对机制,他们在使用毒品后可能会成为更友善,故孩子也会有样学样,学习成人的应对机制,开始使用毒品。

应对机制指人在适应、解决问题和接受考验时采用的所有方法。

We Care Community Services与戒毒所也认同以上观点表示,“一般家庭内有毒犯家长的家庭,其家庭关系较为疏离与自律性较低,他们很容易受同侪的影响,而使用毒品的家长或许无法适时表达情绪,而孩子最后只能转向依赖毒品寻求慰籍,故在处遇上,应视滥用毒品为家庭问题。”

《海峡时报》记者访问一些曾经陷入毒品生活的毒犯,他们均表示,在成长期间,其父母或祖父母就在他们面前吸食毒品,甚至将毒品随意乱放,让孩子随处可得。

仍有孩子相当抗拒毒品

当然,尽管孩子在充斥着毒品的环境下,耳濡目染,也开始沾上毒品,但仍部分孩子因见证毒品如何摧毁家庭,故而强烈抗拒毒品。

许多相关的民间团体如We Care Community Services和Dare Centre亦说明,孩子虽然在长期充斥毒品的环境下,很可能会开始滥用毒品,但他们也曾见证孩子极力抗拒毒品的存在。

“有些孩子可能亲眼见证毒品的杀伤力以及如何摧毁家庭,因此使他们鄙视毒品。” Dare Centre的副执行长尼古拉斯·赛伯特(译名,Nicholas Sibert)。

对此,专家表示,早期介入治疗不仅仅是为了要帮助高风险的孩子,更应针对整个家庭提供协助如精神状况或经济困难。

安宁·阿敏表示,“早期加入治疗针对高风险孩子是必要的支持,社区则在这其中扮演支持毒犯家庭,方能减少跨时代相传的风险。”

如今54岁的阿菲(译名),曾因吸毒两次入狱,最终在戒毒所内寻求协助,成功戒毒。

“我想要改变我的生活,成为一个好榜样”,他说,而阿菲的31岁儿子最近也成功戒毒。尽管他们的案例是成功的,但他表示 ,他身边的亲朋好友包括他的侄子仍受困其中,他的61岁哥哥近日还因吸毒而入狱。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