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2015年,在一项访谈活动上,李显龙同理就曾回应,有关新加坡会不会出现类似香港与台湾的抗议政府的示威或群众运动。

根据总理公署发布于2015年1月18日的视频,总理接受记者访谈,其中媒体询及,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等,都由年轻人领导。那么总理是否担心,类似情况也会发生在新加坡?

但是,总理并没有直接回应,究竟新加坡会不会出现、政府又会否认同这种群众运动。他仅表示,新加坡、台湾和香港,有相似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点。例如三个地方都主要由华人社群组成、都曾是亚洲四小龙,都曾经历迅速的经济成长过程。

他认为,最近十几年,新、港、台已分道扬镳。“香港是中国一部分,香港年轻人担心买不起房子,根本没地方住,更甭论结婚生孩子,”他说,香港人也担心来自中国大陆的竞争和整个中国社会可能完全掩盖了香港的特色。

对于香港占中运动,他认为虽然示威主要诉求是抗议特首选举制度,但背后有其他社会和政治背景。

“台湾毕业生驾德士、做小生意”

当时,李总理认为,大部分台湾人都希望保持现状,且过去十几年来台湾经济确实面对一些问题,“经济发展较慢,年轻人毕业虽不是问题,但是他们当中做不满意的工作也很多,例如驾驶德士,或者做些小生意,甚至到我国拿工作著准证。”

不过,总理似乎忘了,我国一些毕业生也面对找不到工作的问题。以最近的人力部2019年第一季度劳工市场报告,显示30岁以下工作年龄国人,有5.2巴仙失业。有者具有经济、工程学位,但却找不到工作只能开私召车。

他认为台湾经济可能过去十多年来失去明确发展方向,“要向中国走(企业走进中国),又害怕靠拢中国;要离开中国,又走不出去;要让外劳进来又怕影响社会,但没有外劳经济又停滞不前。”

李总理认为我国面对的挑战,在房屋政策上可能觉得政府办的不否快,“但是要买屋子不成问题。在新加坡,大家都是买了屋子才结婚吧?”

他也揶揄,如果在香港和台湾问当地年轻人“什么时候买房?”会被认为是在戏弄他们,因为他们没办法想象买房,除非是大富豪。

当年称毕业生六个月内98巴仙都找到工作

李总理也再次强调,近十几年来我国经济发展不俗,而大学毕业生毕业后基本能找工作,六个月内有98巴仙都找到工作了。

然而, 纵观近期的一些报导,都很难令人对李总理所提数据乐观。看看此前《联合早报》报导,有毕业生已寄出50多封求职信却仍未有下文;也有人欲申请永久性职位,却被公司要求转成合约工

而总理继续说道,我国的经济发展“是有代价的”,要经济发展就要引进外劳、引进移民,所以就出现另外一些挑战。

视频最后,他指新、港、台三地都不相同,新加坡看港台吸取教训,“但我们该了解新加坡是新加坡,新加坡不是中港台。”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淡马锡称06年前撤离投资 惟子公司董事仍在凯发董事会

在上周六(3月30日),超过300名凯发散户投资者,齐聚芳林公园,表达他们对凯发重组计划和赔偿安排的不满。 其中,《海峡时报》采访其中一名62岁的投资者蔡女士,后者指在凯发的优先股和永久债券投资损失了六千元,丈夫损失10万元。 她声称,之所以投资凯发, 是因为相信该公司获得政府支持,理应很稳健。“我们投资,是因为看到淡马锡也投资了。相信淡马锡是有做好功课的。” 她说,银行当初卖凯发证券时,打包票告诉他们“淡马锡有投资,不用担心。如果你们不买,别人会”,因为认为这是国家资产,投资者才肯下手。 不过,在这篇报导后,淡马锡随即在本周一(4月1日)在《海时》论坛作出澄清,指出淡马锡虽在2000年代初期投资凯发,但那是淡马锡扶持本地中小企业的其中一项计划,支持那些有潜力的领域成长,例如水资源科技。 淡马锡澄清06年后不再投资凯发 “在达成投资目的后,淡马锡就退出凯发,”淡马锡国际公关主管弗尔绍( Stephen Forshaw)这么指出。“淡马锡退出也是在2006年之前,远远早于凯发2011年发出优先股以及2016年发出永久债券。” 弗尔绍解释,淡马锡透过全资子公司海丽凯资本(Heliconia Capital Management),投资本地中小企业。…

《联合早报》制视频 反驳马交长高度限制论述

马国交通部长l陆兆福,在前日于个人脸书专页转发一段视频,向马国民众解释,为何政府反对实里达机场落实仪表着陆系统(ILS),并呼吁新加坡修改起降航线。 对此,本地中文媒体《联合早报》,在昨晚也制作一段视频回应,指出陆兆福分享的视频,信息有误。 在马国的视频指出,为何要限制实里达机场落实ILS系统,并建议更改起降航线,是因为ILS对地面障碍物有高度限制。 根据规定,距离实里达机场三公里处,地面障碍物高度不得超过54米,六公里处的高度限制则是不超过145米。 《早报》视频则反驳马来西亚的说法, 指出新马两国采用不同标准。 视频称,马国采用的高度限制,是障碍物限制面(OLS),旨在确保飞机低空操作时能保持安全。 视频称,每个机场OLS高度限制不同,是根据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标准制定的“第一道防线”,但ILS系统,参考的却是障碍物评价面(OAS)。 若根据OAS,三公里处的高度限制应是93.8米,而不是马国声称的54米;六公里处高度限制则是198.1米,比马国的高度标准多出53.1米。 视频称,所有采用ILS系统的机场,都是参照OAS,而不是OLS。制定OAS需考虑机场跑道长度、航线角度等因素,确保有足够高度缓冲区。所以OAS是较准确的参照标准。 视频也指出,在距离实里达机场3.7公里处,已有一座高104米的马国建筑,不过没有超过OAS限定的高度限制。所以即是落实ILS导航系统,也不会影响巴西古当的发展,该区仍然可以继续建高楼。 实里达机场距离巴西古当仅2.4公里。实里达机场预计在明年1月3日启用ILS系统。根据现有降落航线,飞机降落是由北向南,飞过巴西古当上空降落实里达机场。…

Tin Pei Ling’s social mobility: the exception, not the norm

Jeffrey Lawrence Omar/ Faced with the possibility of actually voting for o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