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六(5月11日)。新加坡民主党提出该党对我国国民医疗保障的新倡议,献议改以用统一、收费单一的保险计划,让国人每月平均只需缴50元,就可获得基本的医疗保障。

该党主席淡马亚认为,现有“3M”(健保储蓄、终身健保和保健基金)等过于复杂繁琐,并直言医疗商品化,使得人们碍于成本不愿接受初级的看诊医疗服务,致使他们最终被迫掏更多钱,来治疗原本理应可预防的并发问题。

“作为一名医疗人士,我认为这样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平等待遇,根据他们的临床需要而不是看他们的财力来提供治疗。”

该党建议的“国家健康投资基金”(NHIF),国人只需透过公积金户头,每月缴交平均50元(视收入而定),就可获得保障,这笔保费甚至低于现有的终身健保计划。其余的医疗开支,则透过政府由税收等方式来承担。

有鉴于医疗保健一直都是国人关注的课题,吊诡的是,除了《联合早报》以八分之一版位篇幅报导外,报业控股和新传媒的其他媒体几乎对民主党对医疗议题的新倡议只字不提,选择对攸关群众利益的公共政策观点论述沉默。

未派记者采访

本社了解,在上周六的民主党政策发布会,两家国营媒体机构也未有派记者前往采访。

然而, 对于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和社运分子范国瀚,因被判藐视法庭罪双双被罚、还有上诉庭驳回民主党助理黄淑仪要求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的上诉,两家传媒旗下媒体报章都有跟进报导。

呈现朝野间对公共政策的不同观点,乃是让人民可进行对比,促进国民对公共议题的讨论。然而,民主党对于重要的医疗议题提出新方案,本地国营媒体却可以选择忽略,着实令人惊讶。而在主流媒体所呈现的,执政政府和在野党以及公民社会的报导之间比例严重失衡,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India-Singapore air travel bubble arrangement is not as “Singaporeans understand it to be”: CAAS

The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of Singapore (CAAS) on Thursday (28 Jan) shed…

民众问“上阵蒙巴登选区吗?” 惟公布选区划分前张媛容也答不上来

当蒙巴登单选区的居民询问,新加坡人民党在该选区的潜能候选人张媛容,来届选举是否还会披甲上阵?这问题难倒了张媛容。因为直到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公布选区前,她也不知道蒙巴登单选区还会不会存在。 随着选举蛩音近,张媛容也积极拜访蒙巴登选民,他在脸书发文表示,自2018年初,就已和人民党同志挨家逐户拜访,几乎已走访了甘榜阿兰(Kampung Arang)组屋至少两次,以及旧机场路组屋至少一次。同时还拜访了海景花园和丹绒加东地区,也把自己的联络邮寄给超过四千家公寓住户。 走访选区期间,最长遇到的问题就是:来届选举张媛容还会上阵蒙巴登选区吗? 这位自2009年就踏入政界、两度挑战行动党守土议员林谋泉的律师,却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到了下届选举,蒙巴登选区还存在吗? 张媛容提到的问题,也是普遍潜能候选人面对的烦恼之一—选区划分。因为单选区可能在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一划之下,就变成集选区,又或者保持不变。 至于总理曾在2016年1月表示,将建议选区范围检讨委会缩小集选区规模,划出更多单选区。 然而, 直到总理李显龙宣布成立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该委会在选举前公布选区划分报告之前,张媛容和其他候选人都不会知道,下届选举的选举划分会是怎样的。 而在今年3月1日,工人党议员毕丹星曾质问,为何不在上述委会成立后政府自行作出宣布,但贸工部长陈振声则代总理回答,惯例是让委会专业地进行工作,不受不必要媒体关注或公共压力影响。 张媛容认为,其实这对于有意竞选的候选人增加困难,因为该委会很可能是在大选前几周才公布报告,潜在候选人只有极短的时间做准备。 她忆述上届选举,选区范围委会在2015年7月24日公布新的选区地图,但是提名日是在9月1日,从公布选区划分到提名,只有39天。政党或候选人排兵布阵、决定在哪个选区上阵和准备竞选造势的时间非常仓促。…

Singapore reports an additional 618 cases of COVID-19 infection, brings total tally to 12,693

As of 25 April 2020, 12pm, The Ministry of Health (MOH) h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