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部长杨莉明,在昨日(16日)出席该部门一项工作研讨会上强调,促进劳动群体的职业流动,仍是应变与提升计划(Adopt and growth )的主要动力。

他形容,大部分人都期许有学习、成长机会,职业流动/升迁的需求,相当于人们对社会阶层流动向上的渴望。

他表示政府将继续同劳资政协作伙伴紧密合作,确保所有国人能全心投入发展自己的事业,包括较年长、现有工作受科技冲击以及工作性质长期以来一成不变的员工。

去年有3万多名求职者在人力部的应变与提升计划下投入新的工作岗位,当中有四成人士仍在新岗位上工作。

她承诺该部接下来会着重于提供这群工作者,诸如职业辅导、联系网络和针对性培训等,更多开拓新机遇的资源。

同时,她提及专业人士转业计划(PCP)如何继续协助专业人士高管和技术(PMET)群体,适应新工作和新成长的领域。

她以60岁的商务顾问自由业者陈金有(译音)为例,在去年成功转入电讯科技领域,也证明并非只有年轻人才能拥抱科技行业。

“只要有学习新技能的机会、本身也愿意去适应,我们的雇员们获得更好工作和薪资有更好前景。”

转业计划并非适用所有人

不过,新加坡失业雇员援助网站Transitioning.org创办人吴家和,曾提到许多失业PMET对转业计划的成效不甚乐观。

吴家和曾见过许多失业PMET,特别是较年长的,被迫“大屋转小屋”,降低生活素质,甚至因为财务问题面对婚姻危机。

其中一名名为菲力的失业者,上了所有未来技能规划局的课程,虽然课程值得赞许,但并未真正帮他提高就业率。至于专业人士转业计划,仍有参与者在培训后仍未能找到合适工作。

吴家和承认,转业计划确实帮助到部分人士顺利转换工作,而且转业者也要灵活适应全新的工作环境,有时可能面对比过去较低的薪酬。不过,转业计划并非就适用于所有人身上。

他认为,政府比较倾向修补和提升课程,或者为为年长失业PMET给予就业辅导,但是却未能解决,诸如年龄其实和引进国外人才导致就业市场竞争等结构性问题。

招聘外籍人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人力部在管控就业市场方面并非万无一失。若去看看一些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派人员论坛,一些外籍雇员也揭露他们的雇主,如何规避人力部的规定,甚至已经内定好要录用外籍雇员。

据了解,一些公司也直接从海外聘请人才。跳过了法定要在国家求职库(Jobs Bank)刊登至少两周招聘广告的要求。

人力部在2014年,在公平考量框架下架设职业库,乃是为了强制企业在聘请外籍人士前,优先从本地人中物色人选。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企业可以一边在职业库刊载广告,但是聘请的海外人选早已“内定”。

其中一名外派人员,就在一则誌期2018年10月17日的贴文,提到自己被一家公司录取,但是有关公司在申请就业准证(EP)方面遇到阻碍,人力部认为他们的“外籍和本地雇员比例不佳”。

结果,有关公司聘请一家代理,来代为聘用这名外派人员。有关代理公司同样须在职业库张贴14天广告,之后才能让外籍人士申请。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旧机场路小贩申诉 社企接管后洗碗碟费涨40巴仙

位于旧机场路小贩中心,数名小贩申诉,自职总富食客接管以来,小贩们的碗碟清理费就增长了40巴仙,达到每月580元。 目前,全国114座小贩中心,其中13座由五大社会企业管理:肥雄、职总富食客、Timbre集团、Hawker Management和OTMH。 其中,职总富食客就从环境局手上接管了五座小贩中心,旧机场路小贩中心就是其中之一。 上月,本社报导也是由职总富食客管理的巴西立中路小贩中心,近10名小贩因为客流量不足、不堪负荷近两千元的附加费用,选择退出。 其中一名经营清真汉堡摊位的小贩贾哈鲁丁也反映,他向职总富食客反映了几次,摊位的排气罩有漏气问题,但是至今都没有解决。 许多小贩反对社企管理手法 许多小贩在社企接管后,面对许多原本在环境局管理下不会面对的问题,渐渐对社企管理模式感到不满。 其中一些社企设下的规定,就包括要向管理层请假修业;不能自行调整十五价格,以及终止租约还要赔“违约金”。 成功跻身新加坡米其林必比登美食指南的鱼缘美食摊主黄正勇,就直言有些小贩中心被当成私人食阁来经营,租金起了、提早退出又拿不回押金,难怪小贩会不满。 在牛车水大厦美食中心经营精致啤酒的Daniel Goh,提到他和一些有抱负的餐饮业者交谈,原本这些人有意当小贩,但发现一个月薪超过2千元的酒店厨师赚得可能必小贩还多,就打消了念头。小贩有很大部分利润都被社企征收的种种高昂费用削掉了。…

UPR of Burma to military regime: Halt all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Press Releas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of Burma: Total Denial in the Face…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军事评论:新马上月才军演 两国部队情谊乃多年经营成果

军事评论部落客David Boey呼吁国人,在近期新马陷入边界争议的事件上,要学会分辨领袖们真实政治和政治修辞(即讲官话)的差别,并指出新马两国武装部队上个月才一同举行军演,两国部队长期以来,就已建立深厚友谊。 在新马边界争议上,我国一些政治领袖展现强硬态度,例如我国贸工部长陈振声就指出马来西亚政府船只入侵新国海域不合法,也不合理,而如今紧张的局势导致“檫枪走火的可能性不能低估”。 但是,David Boey在个人军事评论部落客《稍息》(Senang Diri)中指出,直到近期,马国武装部队(ATM)和新加坡武装部队(SAF)都维持着长期合作关系,两国军人借着一系列专业军事或非正式平台,了解彼此。 然而,新马双边武装部队原本经营的友谊,因新马边界争议,如同遭遇晴天霹雳,而黯然失色。 新马上月联合军演 David Boey在文中提醒,两国军人,才刚在上月26日至本月3日,“马来坡拉”双边演习才成功举行,600名来自马国和我国的海俊人员一同策划、演练了对应马六甲海峡海上安全,从战舰、直升机到战机的海上作战部署和行动。 而在11月18日至28日,新马合计980名军人,参与了在柔佛居銮举办的第24届的“团结精神”(Semangat Bersatu)…

President Halimah Yacob concurs with rates of past reserves used under the Net Investment Returns Framework for Budget 2020

President Halimah Yacob said she agrees with the rates to be u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