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对马国富时综合指数30大成分股进行分析,发表最新年度报告。(图源:aseanup.com)

马来西亚政联公司总裁(CEO),平均年薪高达550万令吉(约180万9千新元),月薪达到每月45.8万令吉(约15万新元),比首相收入多了七倍,更是普通民众中位数月入的229倍。

根据马国媒体《新海峡时报》报导,彭博社针对马国富时综合指数30大成分股分析,在最新数据和年度报告指出这些政联公司总裁年薪平均为180万9千新元。

而马国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马国普通公民中位数收入为2160令吉(约710元)。

这使得政联公司总裁和民众的薪资差距,达到2万2816巴仙,或229倍。

数据也显示,这些马国政联公司总裁的总收入,也比一些私人企业总裁薪资多出100万令吉。私人界总裁总收入,加上补贴平均为一年300万令吉(约98万7千元)。

政联公司属公共服务领域  总裁薪资过高不合理

经济学家认为,总裁薪资过高且不合理,马国政府若要整顿政联公司董事部薪资,也有必要涵括花红等收入。

经济学家也指出,政企仍属公共服务领域,再对比市场拥有大量人才,这些总裁薪资和花红还要逐年增加,简直“说不过去”。

亚洲策略及领导研究所(ASLI)公共政策研究主席雷蒙(Ramon Navaratnam)指出,政联公司总裁受委,旨在服务政府和人民,但他们的薪资和补贴未免太高,甚至首相和部长薪资都没赚那么多。

不过,也有学者持反对意见,博特拉金融学院发展经理阿莫拉兹曼副教授捍卫,总裁是企业代表人物,有些甚至是政联公司创办人或大股东,为此领高薪是合理的。

但他又指出,其他政企职员薪资太高则不合理,因为市场上不缺有能力、且愿意接受较低薪资的人在政企服务。

以下为《新海峡时报》整理的政联公司和私人企业薪资对比,其中可见最高薪的政企总裁为CIMB集团的东姑赛弗鲁,他在2017年总收入高达989万令吉(约325万新元)。

 

You May Also Like

Liberalise entrance from ITEs to Polytechnics

~by: Gerald Tan~ I read with interest the article ‘Further education hot topic…

“新加坡也有消费税补助券” 纳吉捍卫一马援金计划非贿赂

马国前首相纳吉捍卫国阵政府派发一马援助金(BR1M)的政策,他以新加坡的“消费税补助券”为例,强调以“直接现金转移”把财富平均分配给低收入群体的做法,在他国也有施行。 纳吉是在本月5日,在个人脸书帖文中,反驳马国经济部长阿兹敏言论,后者指国阵派发一马援助金含有贿赂元素,而国阵在辅助B40(家庭月入少于3860令吉)低收入群体的政策也证明是失败的。 纳吉在帖文中强调,“现金直接转移”不是什么新概念,很多国家例如邻国新加坡也推出类似一马援助金的辅助计划,名为“消费税补助券”。 他指出,新加坡在2018年,共派发了10亿新元的消费税补助券,给160万年收入低于2万8000新元的国人。平均每人可得625新元。 纳吉解释,一马援助金不仅为了消灭贫穷,而是为了把60巴仙较富有群体手上的收入,平均地分配给40巴仙低收入群体,鼓励乡镇地区的经济流动,减少国内收入城乡人民之间的收入鸿沟。 “那些逃税或经营非正统经济、来自大城市的富人,也必须缴付消费税,我们再把收税所得平均分配给多数居住在小镇或城郊地区的B40群体,藉此提升他们的收入和刺激地方经济。” 他批评,新加坡也落实类似一马援助金的计划,难道新加坡失败了吗?还是也想透过派钱来宠坏人民?    

PAP MP plays role of safe distancing ambassador to do walkabout and observes most recognize him even with mask

Yesterday (26 Apr), Mr Seah Kian Peng, a Member of Parliament from…

考量疫情影响 贸工部下调今年经济增长预估:-0.5至1.5巴仙

根据贸工部文告,我国经济去年增长0.7巴仙,惟该部把对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估,下调至-0.5至1.5巴仙。 去年11月,该部预估2019年经济增长约为0.5至1巴仙,以及今年介于0.5至2.5巴仙。 不过该部称有鉴于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爆发,影响中国与全球各地,可能影响中国等地的经济前景,例如由于封锁和隔离措施料将减少中国的家庭消费、工厂运作也受延误等。 东南亚区域国家旅游业或受疫情打击,包括日本、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已可能感受到国内消费情绪减少。疫情当前全球经济亦面对不确定性,特别是疫情进展可能比预期更广泛、时间更久。 上周五,我国总理李显龙也坦言,当前疫情的影响是显著的,恐至少延续好几个季度。 他相信此次疫情爆发已相对比SARS更为剧烈。而本区域经济息息相关,受到影响最大的是中国。他表示,目前无法确定我国经济会否衰退,惟我国经济肯定受打击。 对供应链的冲击 对于我国,贸工部预计制造业和批发贸易等外向型行业,可能面对经济增长的疲软前景影响。 由于中国政府为遏制疫情采取的措施,长期关闭工厂和中国劳动力短缺,这些领域可能面对供应链中断的影响。此外,游客人数减少、国人改变生活习惯减少外出用餐、购物或活动,也可能冲击零售和餐饮业。 不过,贸工部仍看好我国经济实力,指建筑业自2018年需求反弹;至于通讯业再企业对通讯科技的需求下仍能保持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