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抱恙中年清洁工R先生,申请建屋发展局租屋不果,在组屋垃圾处置站住了近两年。网民上载访问R先生的视频遭到疯传,也引起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迪舒沙和建屋局的关注。建屋局也随即发文回应,将安排R先生在本周先入住临时租房,解燃眉之急。

事缘上周四,一名林姓民众发现,清洁工R先生住在锦茂19A座组屋后的垃圾处置站。影片中显示,放置大型垃圾箱空间后方的两个小室,就是R先生的睡房和沐浴室。

根据视频中与林姓民众的对话,R先生透露本身是新加坡公民,刚从印尼搬回来,两年来向建屋局申请组屋,但是在议员帮忙下,至今都没有结果。由于在附近任职清洁工,所以就近住在这间垃圾处置站。

R先生也透露自己刚出院,身体状况欠佳,有心脏和呼吸系统问题。他说希望建屋局能安排租用组屋给他,虽然暂住在垃圾站,但比起露宿停车场或组屋楼下,至少现在有瓦遮头。

影片上载后遭网民疯传,点播率高达6万9875次,但是网民对短片中R先生的处境反应不一。有者质疑R先生没有透露更多实情且“扮可怜”,不过随即遭网民挞伐,指出不管他过去做错了什么,但不代表就应该剥夺他生活的尊严。

上载短片的民众也回应,老者只是希望有瓦遮头,租用组屋就已足矣,甚至不要求是否有房有厅,这难道要求太高了吗?“他只是努力生存…没有向大家讨过一分钱,只是希望能有一个居所让他好好休息。”他认为,老者需要比较卫生、舒适的环境养病,垃圾站显然不是养病的好地方。

建屋局:已安排临时租房给R先生

建屋局也注意到有关R先生的视频,马上发文回应,解释R先生在去年首次申请租用组屋,由于他自身不符条件(妻儿非新加坡公民),建屋局另安排他申请租住宅。不过他并没继续完成申请手续。

建屋局也指出,今年9月,议员迪舒沙替R先生上诉申请,建屋局也再次联系R先生,但是他拒绝了建屋局提供的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Joint Singles Scheme)。他表示较后将连同一名家属再提交租屋申请。

“R先生申请长期的住房计划,建屋局已经再次联系他,作为应急措施提供他临时租房,先提供他合适的住房环境,解决燃眉之急。“建屋局表示,将竭力协助R先生,希望各界理解并呼吁民众停止对R先生的处境做其他揣测。

迪舒沙:短片内容“未反映事实全貌”

至于议员迪舒沙也另外在脸书贴文,称过去数周都见了R先生几次,影片所说的故事也”不全面“。他也解释,早前R先生没有接受建屋局的联合住房献议,因为他不愿和另一人同居一室。

”R先生也申请了社区财务援助,目前还在审核中和等候他提交相关文件。我的选区团队会提供协助,包括分发购物券给他。“

他补充,本身也敦促市镇会,继续聘用R先生,保障后者有稳定收入。

不过,他也在帖文中回应,往往上载视频很简单,营造负面的情绪,但却不能反映事实全貌。

“在镜头的背后,还有很多工作在默默进行,来改善居民的生活。我会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以及建屋局官员一起,致力寻找解决方案。R先生也透露自己不清楚短片的拍摄目的。”

虽然迪舒沙声称,其选区团队背后也在为许多工作“默默耕耘”,不过何以他会默许R先生住在不卫生的环境下长达两年,我们不得而知。如果不是网民发短片揭露此事,建屋局是否会马上作出安排,让R先生先入住临时住房呢?

或许,迪舒沙也应该为揭露此事的民众和网民致谢,感谢大家对R先生的关心,让当局能从速为R先生安排合适的住所?

You May Also Like

总理获最多? 部长高额月份花红再掀议

近期,部长薪资议题,再次引起坊间议论。 事缘总理李显龙透过书面答复,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的提问,提及2017年各级别本地政治职务者,获得的表现花红(PB)平均为4.1个月。 至于2013年和2016年的表现花红平均为4.3个月,2014年则是4.2个月。 总理在书面回答中提及: “政治职务者的薪资框架,乃根据2012年在国会提呈的《可胜任暨廉政政府薪资》白皮书制定。 除了月薪,公务员还能获得第13个月花红、表现花红、国家表现花红和年度可变动花红。薪资基准考量了以上元素。 我在2017年成立委员会,以检讨2012年所制定的薪资框架是否适当且不违反宗旨、可行调整方案等;同时,根据所建议框架的整体薪资层级,是否有调薪之必要。 副总理张志贤在今年三月对国会报告,该委会已确认现有政治职务者薪资架构(包括国家花红)仍然有效。故此,现有薪资框架应保持。 初级部长(MR4)年薪基准自2011年以来已增长9巴仙。不过,2017年的初级不知年薪仍低于2016年,为此我们决定薪资维持现状,将在观察薪资发展的趋势。” 主流媒体未深究高额花红问题 此课题也获得主流媒体广泛报导,不过大多集中于部长所获得的表现花红,不过却忽略了,部长所获整体的花红,更高于四个月花红。 事实上,读者只要阅读贝理安的原本提问,就明白总理并没有正面回答,反之在顾左右而言他,避谈关键的问题。…

社论:累进税制上全球包尾– 征税最多,对民开支却最少?

上周,乐施会公布一项指数,对比全球157国在降低贫富差距所做出的努力。其中,我国被指降低贫富差距成效不彰,排名只得倒数第九(149名)。 乐施会的报告,很快就遭到政府要员的反弹,其中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坚称,乐施会更应该看看我国政策所达成的成效,例如国民高拥屋率、医疗服务领先全球、学生表现排名佳子,说明现有政策已取得成效。 李智陞甚至言道,新加坡人普遍承担的所得税偏低,几乎一半人口不缴任何所得税,但是这些群体却能从政府获得高素质基础建设和较多社会援助。 王瑞杰对乐施会报告“失望” 此外,财政部长王瑞杰也对乐施会的报告感到失望,认为报告将资源投入和表现混为一谈,只关注政府在教育、医疗上的开销,是错误的分析。 “世界银行发布“人力资本指数”就是为了研究如何改进政策成效,排列第一的我国非常乐意和其他国家分享我们的经验,也希望国人确信我国的制度很好地为他们服务。” 对此, 乐施会贫富不均政策负责人麦斯罗逊也回应了李智陞,指出为何在落实扶贫累进税制政策排名,我国包尾,也与我国宽容富有大企业和个人的税制有关。 他指出,我国税收政策的影响是跨国界的,甚至被富有企业视为避税天堂。结果是被规避掉的税收,侵害了其他发展中/落后国家的收益,使之缺乏可投入发展学校和医院建设的资金。 经济学家:应改革公积金税制 针对我国在促进累进税努力的包尾排名,本地金融服务专业前主席梁实轩也有话说。他在个人博客撰文,提及去年11月,出现在英媒《今日报》题为《公积金扣税更利富人,经济学家要求税制改革》的报导。 报导中称,假设一名富人存入100元在公积金户头,就可得到22元的所得税减免。但相对下,月入3千元的普通民众,只能得到2元的减免。…

有钱才玩得起假消息: 台《报导者》揭聘网军操纵舆论现象

研究网络假消息问题的国会特选委员会提呈报告,针对遏制假消息现象提出22建议,包括提升民众媒体识读能力、呼吁媒体和科技机构加强核实网络假消息,乃至纳入立法考量。 不过,根据台湾非营利独立媒体《报导者》撰写的一份专题报导《谁带风向:被金钱操弄的公共舆论战争》,探讨网军左右网络舆论的现象,却揭示另一值得关注的事实:就连舆论的导向都可以作假,前提是你要有钱。 《报导者》揭露,早在2015年,台湾政治力量就开始有意识和方法地经营网军,他们授权行销公司,以金钱为动力,透过社群媒体,不断在公共政策和意识形态上,生产和滚动一阵阵令人难辨真假的舆论风向。 《报导者》采访一名行销公司专案操作员凯文,后者披露接单源头通常是政党外围组织,以一次数十万台币的经费作为网军的“后备金援”,会先找平台和广告代理商,再一路往下至行销公司来负责执行。 在委托过程,每一段金流都必须切割得仔细,并在相互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操作,保护出资者免受被揭发的风险。 政党或政府透过防火墙,切断一切线索的追溯,让看似中立的“民意”自我喧腾,除了方便派出负面民意声量,甚至更进一步“善用民意”,顺水推舟。 接单后,专案负责人就成为“操偶师”,底下素人写手如同丝线,一左一右牵动舆论精彩演出。 公司管理数万账号如秘密军队 光是凯文自己与同事管理的账号,就有上百个之多,整间公司可供操作的账号,更是多达数万,“几乎可随时瘫痪不少线上论坛,就像手中掌握着秘密军队。“ 对凯文来说,最好的写手文笔,就是尽量亲民、参与感强烈,反而不强调文章的专业性,因为基本上就是在打一场模糊仗。 而透过多重写手身份转换,来制造人工风向,像凯文的做法在口碑业界早已不是秘密。他要求匿名,因为口碑圈很小,这种风向操作的需求还在增加,自己不想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素人写手的功能,在同样有多年口碑行销操作经验的玩真创意公司创办人彭冠今认为,主要是与专业权威区隔。他解释,用贴近大众的口吻来跟你沟通,好软化你根深蒂固的想法,而携手本身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不要有“僵化的价值观”。…

网民:证明部长薪资过高 却无法解决民瘼

虽然副总理张志贤,费尽唇舌在国会解释部长薪资的成分,不过他仍没有提及总理薪资和部长们,加上基薪和花红后实际的所得数额。 更进一步,是否能效仿邻国,公布所有部长和议员名下资产? 据张志贤在前日于国会对比,政府与工人党提出的薪资建议差别。初级部长年薪是110万元,其中65巴仙乃是71万5千元的基本年薪,也即12个月薪和第13个月花红。相当于这些初级部长,每个月的月薪达到5万5千元。 部长薪资参照国内首千名富者收入 虽然把工人党也拖下水,想证明连工人党也同意这样的高薪准则,但是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在国会中也及时反驳,该党提出薪资建议,使用的原则不同,工人党以公务员薪资为基准,但是执政党则是参照全国首1千名最富有者的中位数收入,再折扣40巴仙。 同时,工人党也主张,与其只是公开计算薪资的方程式,更应该直接向民众公开,每个部长实际收到多少金钱数额。 网民们也不是省油的灯,直言人民关注的重点,不是部长薪资怎么算,而是现有薪资本来就太高,但是人民却被各种生活负担压得喘不过气。特别是总理李显龙已经成为全球年薪最高的领袖。 网民Loh Wai Poon就揶揄,现在政府终于透明化,证实我国部长所得比其他第一世界国家的部长来得高! ”百姓做到退休,公积金才10余万“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