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家女佣代理公司SRC Recruitment LPP,因涉嫌透过网购网站推销女佣服务,被人力部提控144项控状。

这家公司和一名职员,透过网购网站Carousell推销女佣服务,人力部指责,此举已损害女佣尊严,将客工商品化。

在9月14日,该公司和职员,以maid.recruitment的用户名,在Carousell网站上载多名女佣头像和个人资料。

这些女佣来自印尼,新加入女佣被贴上”新鲜“标签,已找到雇主的女佣则列为“已售”。

人力部强调,把外籍劳工当成商品是不能接受的,也抵触了职业介绍所法令第11(1)(c)项,该条例阐明职业介绍所不应作出有损和贬低客户利益的行为。

简言之,客工委托职业介绍所协助寻找雇主,但却被当成商品贩售,矮化劳工的尊严。

该公司在广告也没有注明名字和注册号码,公司执照目前已被除名,有关职员也被撤销职业介绍所代理资格。该职员也面对99项控状。

这是一起单一的个案,但是也显见,可能社会上普遍对于客工平权的概念仍匮乏。

2017年12月,外籍劳工总数约为136万人,绝大多数从事“肮脏、劳累和危险”的3D职业,填补了劳力结构上的空缺。

然而,我国客工遭剥削问题一致存在,被招工代理征收昂贵中介费导致债务缠身、拖欠薪资、扣留护照甚至暴力和性侵事件,都是藏在新加坡经济繁荣的表象下。

而当面对雇主不公欺压时,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之大多知识水平不高,求助无门,也不知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如果没有非盈利客工组织出手相助,相信一些客工只好哑口吃黄莲,却无法声讨权益。

“隐形”的底层客工?

诚如美国著名记者芭芭拉恩里克,在《我在底层的生活》,记述那些在酒店进行清洁工作的妇女,坦言:“那些在酒店走动的上流人士,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似乎是隐形的!”

然而,他们同我们一样生而为人,惟社会一些看不见的歧视和偏见仍然存在。他们生活在我们周遭,确保我们的住家井井有条、把组屋一栋栋地盖起来、把街道打扫干净。但是我们对他们的生活、风俗、语言文化等,恐怕一无所知。

一些不合时宜的规定也有必要检讨,例如客工为了来工作必须付还高额介绍费、雇主开除员工无需理由等等,一些雇主甚至限制客工休假和自由等等,再再显示,我们距离真正做到先进而尊重各阶层权益的文明国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You May Also Like

有钱才玩得起假消息: 台《报导者》揭聘网军操纵舆论现象

研究网络假消息问题的国会特选委员会提呈报告,针对遏制假消息现象提出22建议,包括提升民众媒体识读能力、呼吁媒体和科技机构加强核实网络假消息,乃至纳入立法考量。 不过,根据台湾非营利独立媒体《报导者》撰写的一份专题报导《谁带风向:被金钱操弄的公共舆论战争》,探讨网军左右网络舆论的现象,却揭示另一值得关注的事实:就连舆论的导向都可以作假,前提是你要有钱。 《报导者》揭露,早在2015年,台湾政治力量就开始有意识和方法地经营网军,他们授权行销公司,以金钱为动力,透过社群媒体,不断在公共政策和意识形态上,生产和滚动一阵阵令人难辨真假的舆论风向。 《报导者》采访一名行销公司专案操作员凯文,后者披露接单源头通常是政党外围组织,以一次数十万台币的经费作为网军的“后备金援”,会先找平台和广告代理商,再一路往下至行销公司来负责执行。 在委托过程,每一段金流都必须切割得仔细,并在相互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操作,保护出资者免受被揭发的风险。 政党或政府透过防火墙,切断一切线索的追溯,让看似中立的“民意”自我喧腾,除了方便派出负面民意声量,甚至更进一步“善用民意”,顺水推舟。 接单后,专案负责人就成为“操偶师”,底下素人写手如同丝线,一左一右牵动舆论精彩演出。 公司管理数万账号如秘密军队 光是凯文自己与同事管理的账号,就有上百个之多,整间公司可供操作的账号,更是多达数万,“几乎可随时瘫痪不少线上论坛,就像手中掌握着秘密军队。“ 对凯文来说,最好的写手文笔,就是尽量亲民、参与感强烈,反而不强调文章的专业性,因为基本上就是在打一场模糊仗。 而透过多重写手身份转换,来制造人工风向,像凯文的做法在口碑业界早已不是秘密。他要求匿名,因为口碑圈很小,这种风向操作的需求还在增加,自己不想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素人写手的功能,在同样有多年口碑行销操作经验的玩真创意公司创办人彭冠今认为,主要是与专业权威区隔。他解释,用贴近大众的口吻来跟你沟通,好软化你根深蒂固的想法,而携手本身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不要有“僵化的价值观”。…

遭各方刁难霸凌 维权组织揭性工作者惨淡境遇

12月17日是国际终止性工作者受暴日。不过,社区式性工作者维权组织’X计划‘(Project X),却在当天接到一名菲律宾籍性工作者求助,他的顾客拒绝付费,还望她脸上砸硬币,令后者感到屈辱。 ‘X计划’组织指出,根据有关求助的跨性别工作者叙述,当他告知嫖客要事前付费,后者就感到不满,拿出500元在她脸前晃,还炫耀自己有的是钱。 但完事后,原本同意付款的嫖客,又以不满意服务为由拒绝付费,还对着该名性工作者大叫:“菲律宾当选环球小姐很骄傲吗?妳很骄傲吗?我讨厌菲律宾人,你们都是渣滓!”嫖客离开前,还对她砸了一堆硬币,用轻蔑的口吻对她说:“妳只值这些。” 虽然在身心灵上都受到霸凌和伤害,但考虑到近期她的一名友人因调查程序仍与执法人员纠缠不清,致使这名工作者也不敢报警。 性工作者被霸凌个案的冰山一角 不幸的是,这只是‘X计划’收到的许多个案中的冰山一角。性工作者长期以来遭到客户、公众乃至执法单位的欺凌,使得他们不敢向举报霸凌者。 处在法律灰色地带 早在2016年,‘X计划’的新加坡裔兼职人员就在部落格指出,不承认性工作为正式职业,影响是深远的。处在法律灰色地带,有许多性工作者被施暴的个案未被揭发和举报。 性工作在我国属非法,但政府又允许他们在指定的红灯区经营,还获警方监督。不幸的是,他们因为害怕被警方提告提供性交易,即使身为受害者也不敢举报施暴案件。 在第69届“消除一切对女性歧视行为”的大会上,’X计划‘提呈报告,揭露在新加坡的性工作者面对的人权遭侵害和其实问题。其中一项就针对执法单位对性工作者的歧视。 有关报告称:“无照性工作者经常遭警方临检和诱捕,遭遇警方不当对待、受顾客和群众的霸凌,甚至无法诉诸司法权益。”…

匿名网民分析总审计署报告 揭政府机构管理失误

化名“千层糕”(Kueh Lapis)的网民,在电脑编程交流网站Github发布博文,整理出2012年至去年,总审计署所发现的多个公共部门出现的采购失误。 基于涉及工人党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诉讼风波近期被高调放大,“千层糕”透过分析总审计署报告,比较其他政府机构与此诉讼案的失误。 “千层糕”认为,工人党领袖若管理公款失当,就应负起全责。但他质问为何其他的个案却未被认真看待?也没有任何个案引致工人党现在面对的诉讼、甚至可能破产的局面。同时,为何“公款监护人“,似乎对其余的失误情况并不关心? 他认为,如果以上两大问题无法获得满意答复,似乎工人党领袖在审计失当课题上,遭遇到差别待遇。 担心被对付,“千层糕”在博文中表示不得不选择匿名,但强调撰写此文用意,乃是促进大家对关乎国人利益的国家议题,进行更严谨的辩论。 至少20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涉管理公款失当 在工人党市镇会诉讼案中,辩方被指未招标就直接委任FMSS公司成为市镇会管理代理,在2012-2013财政年把660万支付给后者。 但是,“千层糕”根据总审计署资料,发现AHTC案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公款管理失误”,而是至少有六至20个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犯上同样发失误,包括: 国家公园局(NParks)在没有合理理由情况下,免除掉三项总值2008万元的顾问服务的竞标项目。国家公园声称,免除竞标是因为时间紧迫,却未能证明是什么突发或紧急情况导致上述紧迫期限而需免除招标。 在没有合理理由下,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NRF)未招标就把总值230万的项目管理服务的合约,颁给一家供应商,已违反了政府采购透明化和公平竞争的守则。(资料来源:总审计署) 其二,工人党市镇会在10项项目中,被指把合同颁给收费较高的LST…

疗养院疑疏忽致健康恶化 向卫生部投诉调查两年无结果

疗养院疑出现照料疏忽,致使一名中风年长者病情加重,在陷入行动完全瘫痪、靠输管进食的两年生活后与世长辞。家人两年来不间断发电邮、联系卫生部调查,所得到的答复都是:请等候进一步调查结果。 网民王光祥,在一篇署名”无助的新加坡人“的脸书贴文分享,其岳父洪荣晟乃中风患者,在2016年7月29日,被安排住进一家疗养院。虽然有疾在身,但入院前仍很有精神,还能在辅助下行走、进食。 然而,住进这家疗养院,岳父的健康状况却每况愈下。最终在20天后,即8月10日因为情况紧急被送急诊,当时,他完全无法答话,被诊断严重脱水,家人甚至被告知作最坏打算。 此后,王光祥的岳父只能长期躺在病床,完全依靠他人护理,只能以输管进食,也无法与人正常沟通。如此生活根本没有任何品质可言。 洪荣晟的身体状况一直如此,直到他在2018年8月19日与世长辞,没能迎来两周后9月1日的65岁生日。 王光祥披露,疗养院护理人员声称,其岳父好动且不听劝,只好以束带禁锢,导致手腕出现勒伤,看护人员甚至没有注意到束带下有伤口,也没发现其岳父长期在床出现褥疮。 针对有网民询问为何不在家照料岳父,王光祥也解释,他们家是双薪家庭,意味着他们夫妻出外工作后,家里只剩下不善照料情绪化老者的帮佣和两名年幼小孩。为此当时把岳父交由疗养院专人看护,是较好的选择。 疑未正常喂食 ”我们不会丢下我们的家人,我妻子长期以来都是岳父的主要看护人,还要承担身为妻子、母亲和一名女儿的责任。“ 在疗养院住两周期间,洪荣晟亲人都有轮流探望他,每次带食物给他吃,岳父都显得饥不择食,令家人起疑,质问看护人员是否有正常喂食。职员总是回应”他没有吃完“,”他老是这样“来敷衍。 报警并投诉卫生部 认为疗养院出现护理疏忽,王光祥一家在两年前,就已报警,并投诉到卫生部,同时致函给全权拥有疗养院的K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