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本地美食指南”食尊“(Makansutra)美食家司徒国辉,公开在网站痛批社会企业模式管理小贩中心,小贩们被征收租金及杂费等高达4千元,增加小贩开销,不利谋生。

其中,他也提及小贩必须缴交”硬币兑换服务费”、餐具清洗费和600元的品质检查费等。

不过,管理小贩中心的社企肥雄餐饮管理集团,早前回应有关600元费用,其实是非强制性的顾问费,旨在为有需要小贩提供专业服务,协助维持食品质量和卫生标准。

同时,小贩可自由选择50元的硬币兑换费服务,肥雄集团也澄清,是下属在与小贩沟通上出现信息误解。

“网络公民”记者在本月10日,前往肥雄集团管理的后港茨园小贩中心。国家环境局把该小贩中心的管理责任,外包给肥雄集团。

根据不愿具名的小贩透露,她有缴交600元的检查费,不过他强调,自去年起管理层就已开始征收检查费。去年收费高达700元,不过今年基于某些原因降价了。

至于50元的硬币兑换服务,不管有无用上,都必须缴交。她指着一个故障的自动付款机说:“如果这个还能运作,我们也要还钱。”

小贩:检查费列在合约内

另一煮食摊位则告诉“网络公民”,对于品质检查服务非强制毫不知情。记者告诉该小贩,肥雄管理层已向主流媒体澄清,检查费不是强制的,他则回应,如果在合约里列明必须支付,小贩们没得争议。

椰浆饭食摊的员工则指出,管理层从未告知有关费用是选择性的,只要费用被列在合约中,小贩要租摊位,就得支付。

烤肉摊东主则直言,既然列在合约里,小贩们没得选择,除非干脆不签合约。不过,他认为在茨园租小贩摊位,比起向私人咖啡店租摊位更加便宜。

然而相比之下,若小贩在由环境局直接管理的小贩中心经营,平均开销上,还是比社企管理的茨园小贩中心较低。

司徒国辉在其博文上提及,由社会企业管理的新小贩中心,小贩平均需缴交4千元,加上租金和林林总总的附加费用。相对下,比起新加坡知名的麦士威小贩中心最高标价者,每月2-3千元的开销还要高。

有趣的是,一名穆斯林小贩告知他无需支付600元检查费,由于他在今年二月才加入,貌似被安排在不同计划配套中。他说每月支付3-4千元费用,而水电费成了每月开销的变动因素。

其余有缴交检查费的小贩,每月开销也介于3-4千元之间,虽然一些参与特定配套的小贩可享有较低租金,但缴交检查费后,平均开销也相去不远。

据了解,肥雄征收的检查费也不划一,饮料摊位告知记者,他们必须支付1千元,而其他摊位只征收600元,小贩们都认为既然写在合约上,没什么可再争议。

You May Also Like

尚拖欠用户押金 oBike转账1千万元到香港账户

无桩脚车出租公司oBike将1千万元款项汇到香港账户,清盘公司正尝试索回这笔款项,以期归给新加坡的债权人。 oBike公司共向用户收取了1千170万新元的抵押金和充值,其中有130万用来支付本地运营费用、40万元在清盘时退还给用户,但其中的1千万新元却被作为预付款项(pre-payment),汇到oBike香港账户。 oBike香港在公司宣布推出新加坡市场的一个月前,声称用1千万元购买了7万辆脚车。前者即以上述1千万元抵消公司买脚车的费用。 仍有22万500名用户,还未收到他们的退款,涉及数额890万新元。 在昨日(8月2日)举行的债权人大会,oBike临时清盘人富理诚咨询有限公司(FTI Consulting)获推举为正式清盘人,该公司向现场30多名用户和物流业者报告oBike公司清盘进展。 “转账到香港账户不恰当” 富理诚公司代表约书亚泰勒直言,oBike公司把1千万元作为“预付款项”转到香港账户的做法不恰当,也相信有关款项并不是买脚车的费用,因有另一独立账户记录,购买脚车的拨款。 他说,oBike公司无权抵消预付款项和贷款账户。清盘公司将向oBike香港索回上述款项。后者提议只归还35万新元,清盘公司认为“无法接受。” oBike公司创办人之一石一,曾承诺会全额归还所有用户抵押金。泰勒表示,他们将向oBike香港和石一发出索偿信函。 石一在oBike Global有23巴仙股份,总值100多万美元。…

Tan Kin Lian shoots down rumour that Leong Sze Han is wealthy enough fund his legal cases against PM Lee

In an attempt to discredit the financial consultant and vlogger, Leong Sze…

Former academic Donald Low: Root of elitism in Singapore lies not in “lack of empathy” amongst Singaporeans, but inherently elitist “government policies”

Former academic Donald Low has argued that elitism in Singapore is not…

发明家被迫关闭自己的公司

国防部通过面书的cyberpioneer magazine对以下的报道做出了回应(请在此阅读详情)。 国防部在产品产权问题上强迫发明家关闭自己的公司 面对与国防部进行漫长和艰巨的有关产品侵权法律诉讼后,陈春铭医生,一位产品开发者和专业医生基于逐渐提高的诉讼费用和看来这是一场未有结局的诉讼案件,决定撤销自己的诉讼案件。 但撤销了诉讼之后,国防部向他提出了五十八万元的法律诉诉讼费, 除此之外还向法院申请撤销他的产品开发权。陈春铭医生对自己公司 (Mobilestats Technologies Pte Ltd)的前景感到非常悲观。这家公司是拥有开发《营部流动流动救伤站》车(简称‘SWIFT’,下同。)产品开发权。 陈医生以英文描述他的感受:“我已经非常伤心了。”“经过这起事件足于让我失去了对于新加坡是将成为环球产品开发权中心的信心。” 让陈医生对这起事件更加心寒的是,陈医生从2013年起被委任为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ntellect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