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在社交媒体广传的四名客工站在联明建筑公司工地前追讨工资照片,经证实乃是发生在今年五月,涉拖欠薪资者乃是该公司合作的一家分包商,与联明建筑无关。

联明建筑公司发言人澄清,有关事件发生在今年五月,四名员工是向有关欠薪的分包商声讨工资,在当天就获得解决。

在记者追问下,发言人仍不愿透露有关分包商姓名,不过指出员工被拖欠的薪资都已被支付。

基于分包商身份未被揭露,我们无法得知后来这四名工友的命运如何。过去有很多类似案例,都显示客工的准证可能被取消并被遣返回国,即便他们有正当理据提出劳资纠纷投诉。

事实上,根据人力资源部的建议,如果雇员面对拖欠或雇主不发薪资,只能透过三方纠纷管理委员会(TADM)提出薪资索偿,或者寻求工会的协助。

根据劳工法,雇主过了发薪期七天后还没有发工资,都是违法的,初犯者可被罚款1万5千新元或监禁高达六个月,或两者兼施。重犯者最高罚款三万元或监禁达一年,或两者兼施。

然而, 如果员工为了声讨薪资或争取权益,聚集进行无准证集会,也可能面对提控,被罚款不超过5千元以及每名参与集会者每人三千元。这意味着,客工面对这类权益被打压的问题,能够申诉的管道实在有限。

 

You May Also Like

刘程强提醒议员应掌握社会脉动 毕丹星庆幸工人党得刘、陈、方三人领导

工人党党魁毕丹星,是在今日(25日)宣布原阿裕尼集选区议员刘程强和陈硕茂,以及后港原议员方荣发,都不会在今年选举上阵。毕丹星也发文指出,实则三人早些时候,就已表示他们有意在这届国会结束后,退居幕后。 毕丹星在脸书的贴文提及,该党也集体做了上述决定,也阐释三个考量因素,其中包括工人党需要持续发展,年轻一代的新任领袖们在国会上与市镇理事会里都需要有经验。 “如果工人党的议员没有更新,假以时日,党就不能吸引新的成员来担当起反对党议员的责任,为新加坡服务。缺少新血的加入,会成为我们发展为一个有可信度、有组织性的反对党的绊脚石。” 他指出,随着工人党的发展,该党需要一群能指导与培训年轻领袖的资深党员。而这正是工人党的资深领袖以不同的方式为党贡献的时机。他们仍然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为我们提供宝贵的经验与意见。这意味着,刘程强等三人或将以“元老”身份,继续留下指导党员。 毕丹星也指出,刘程强认为,不论是新加坡的男女老幼选民,工人党都必须持续与他们保持联系、息息相关,紧贴社会的脉动。 “他担心,随着年长一辈党员逐渐老去,虽然价值观与智慧是永恒不变的,但议员必须掌握新加坡社会的脉动。”如果一名工人党议员与新常态和形态不断变换的社会太过脱节,工人党在国会里的发言将不会那么有效,也有失去关联的风险。 “工人党和我们的支持者们有幸多年遵循刘先生、陈先生与方先生的领导。他们决定通过工人党为国家的付出,让许多新加坡人也因此而对他们有所亏欠。在来临的大选,我们其中两位有经验的非选区议员严燕松和贝里安,将出征阿裕尼集选区。另一位非选区议员,党的组织秘书陈立峰将会在后港单选区竞选。” 毕丹星指出,工人党的领导群,以及各位党员,将持续努力,与大家同行。在刘程强和其他资深党员所奠定的基础和理念之上,继续加强工人党,把工人党推上更高的巅峰。  

Only fair if all town councils are held to same code of conduct

Rules cannot be applied selectively and practices cannot be reviewed in a…

Temasek Holdings – “not required” to disclose?

Leong Sze Hian I refer to Temasek Holding’s letter “Protection of Temase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