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近期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称将确保提供国人可负担的公共组屋、医疗服务和教育,让国人无需担心。

不过,在总理宣布了数项新政策后,仍令一些网民感到失望。

网民Calvin Goh认为现有公共住宅政策根本就不是“可负担”,我们几乎花大半辈子,把大部分积蓄花在上面,但是到最后,缺什么也不能传承给下一代。

“当你买下组屋并偿还房贷好些年,房子应该属于你的。但在新加坡,到最后房子却不属于你的。你只是偿还房租和长期住在那间组屋。供了这么多年房贷,但最后好多人还是一无所有,什么也不能传承给子孙后代。”

他提问:究竟新加坡属于谁的?国人的存在,是否就只是为了还房贷和贡献给政府?我们究竟是为了谁打拼?

公共住宅理应负担得起

我指的是公共组屋,或者公共住宅。至于私有产业不管是永久屋契还是租赁权,都属私人“拥有”,开放给本地或外国人购买(设定一些条规限定只有国人能购买土地财产),又或者较少法规限制。

他认为,建屋发展局的公共住宅,理应让民众负担得起或真正拥屋。但实际上只要看看售屋合同,就很明白所谓屋主其实都只是租户。

公共住宅理应让人民有瓦遮头,不应让国人对房屋产权有其他的猜测。“我不认为用20-40年偿还公共组屋房贷是可负担的。真正的可负担,指的是国人只需要数年时间,即5至10年就可清还所有房贷。”

如此,在清还房贷之后,国人才有余钱储蓄,或追求其他梦想。

但是,在现有制度下,国人几乎大部分收入都花在房贷,可是一旦屋契到期,价值归零。形同公积金一样,所有的价值只能看,却用不了。

“真正可负担的公共组屋,是能够成为资产并传承给下一代的,这才是建国一代想要的!”

他抨击,现有制度是让特定群体从中受惠,让特定人士致富,而钱则流入政府手中。

“如江湖郎中卖万灵油”

另一方面,不管是永久屋契还是租赁权,只要规章保障国人权益,私有产业可继续保有私有制。

他揶揄,如果政府房屋政策真的有效解决问题,就不需要如江湖郎中卖万灵油般,向民众洗脑强销,因为真正好的政策,自然会迎来好口碑。

MuSo Lee :

分析得太讚了!道出一切古怪的問題,買時明知道自己只是租戶,偏偏被洗腦成是屋主,老是霧裡看花。現在撥雲見月,終於有了答案:我們既不是租戶也不是屋主,而是凱子!

Wong Hong Teng认为总理的宣布了无新意:

最糟糕的国庆群众演讲。目前为止什么也没做到,只是不断宣扬以前的成绩单,例如如何发出U-Save 优惠券,之后让国人接受水电、停车费,还有消费税调涨的事实。

到最后,只是要我们节俭,责怪我们因为泰国奢侈而没办法应付高涨生活开销,而这不是政府的错。我想他似乎忘了,生活成本剧增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调涨几乎大部分的费用。

怪罪人民不懂节俭

Harbhajn Singh:

我生长在这里54年,一直都是执政党支持者。我还相信当权者在做决策时有把人民的利益摆在心中吗?我已对他们失去信心,也知道一切都是为了钱。新加坡本可以成为乌托邦。但是执政党却放弃了机会。是时候改变了。

针对Cheng Kim Siang留言称仍对人民行动党政府有信心,“感谢政府打造53年的良好生活”,也指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Harbhajn Singh则回应道,Cheng先生,我工作了32年,也有缴税,我也敢说一直以来我都投给行动党。我有年轻妻子和儿女。如果我还单身,或许我会选择沉默,但是我担心妻儿的将来,我知道他们的未来更加艰巨。

网民Wilson Wong则赞同Harbhajn的观点。他说,政府确实提到要照顾人民,但要怎么做,却乏善可陈。从致词中看到的,比起未来展望,更多的是捍卫政府立场。

“我想这是问题症结,沟通模式不太理想。历史上除了丘吉尔、肯尼迪等领袖,在我们家乡,除了副总理尚达曼外,应该很少有人能成为完美的沟通或演说家。”

网民认为总理致词中对解决生活成本高涨问题缺乏诚意。(图源:《亚洲新闻台》截图)

“致词像是在找藉口”

为何会让人民产生无助的感觉?因为关键问题没有被解决。他们确实提出了生活成本的问题,但与其提出适合的解决方案,致词中更像是在找借口。再来,匮乏的沟通能力,也导致人民产生这一切都是因为钱的印象。

我们需要资金来确保事物运作,我们确实应该节俭,但也不至于让大家都无法生存、不敢生小孩、生活压力更大?再者,是否应该问问现在的生活成本已经超出控制范围了?

他认为,当权者说了许多,但也有很多没说,关键问题还摆在那。当沟通留下了一片真空,就会让人民感到失去信心。人民没有听到当权者谈谈该解决的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辞律师一职 年轻律师与革新党杨耀辉达成和解

日前时尚博主Andrea Chong的丈夫律师英穆兰(Imran Rahim)涉嫌性相关不当的行为,与革新党成员律师杨耀辉达成和解,终止法律行动。他也辞去律师一职。 今年7月,革新党成员杨耀辉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控诉,英穆兰利用年轻辩论者和实习生,试图以不正当的目的接近他们,但并没有详细阐述,或提供其他证据佐证。 而英穆兰所属的陈国洸律师事务所则展开调查,并强调对于性相关不当行为秉持着零容忍政策。 英穆兰也则在防止骚扰法向杨耀辉展开诉讼。 然而一切事情却在昨日(8日)出现转折,英穆兰和杨耀辉双双在Instagram上分享合照,并指出已“和平解决”。 https://www.instagram.com/p/CE3SLMYJEI8/ 早前宣称接获十多人投诉的杨耀辉也写道:“我要说明,我并没有认可那些未经证实的指控。” 英穆兰也向《今日报》透露,杨耀辉已经答应通过社交媒体说明事情已经解决,并不会再针对此事发文,而他本身也将终止法律行动。 他也透露,决定从陈国洸律师事务所辞职,专注于家庭。如今陈国洸律师事务所尚未针对调查结果置评。 https://www.instagram.com/p/CE3SweynOAc/

Part-time home cleaning services to be made permanent from 1 September following increase in demand

Starting from 1 September, a scheme that allows households to get hold…

旅游及运输业遭受严重打击 预算案将推出援助计划

我国旅游业和运输业深受武汉肺炎的影响,在各领域内遭到最严重打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在即将到来的财务预算案中,将为这两个领域提供针对性的帮助。与此同时,新加坡旅游局已经推出援助措施,免除相关业者的执照费,并补贴酒店的清理消毒费用。 他也提醒道,新加坡也做好准备,以面对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情况。 保障企业公司生产力 他表示,了解国民对这段时期的经济不确定性表示担忧,因此,将准备“强劲有力”的2020年预算案。 “我们的首要任务时确保我们的人们有能力工作,且保有工作。因此我们必须与企业公司合作,确保他们保持生产力。” 而其中将会实施的措施包括了帮助企业公司降低短期的现金流量和工资成本,保留和培训员工,并重组业务。详情将于2月18日的预算案中公布。 王瑞杰是在出席假香格里拉圣淘沙度假酒店举办,与酒店员工及德士司机会面活动时,对记者如此表示。出席者还有职总秘书长黄志明。 该酒店是我国爆发首宗武汉肺炎确诊病例的所在地,我国卫生部于上周公布,我国一共拥有18宗确诊病例。 类似SARS时期援助计划 财政部及贸工部于周末发出联合通告指出,武汉肺炎的爆发导致樟宜机场的航空运输量下降,酒店房间取消的数量持续增加,这两个行业深受影响。 财政部表示,其他相关行业也会发生连锁反应,政府准备在未来数月,再出现经济全面放缓的情况下,帮助有生存能力的企业公司维持生计和保留员工。 王瑞杰表示,面对迅速“成长”的经济困境,政府将会继续思考和商议应该采取的措施,并在必要时完善计划。…

Making babies: Statistically flawed thinking?

By Leong Sze Hian In the article, “Our way, not the Nord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