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近期爆发新保集团病患个资遭外泄事件,引起民众对国内网络保安隐忧,特别关注负责网安的网络安全局(CSA)等部门,部署网安防御的能力。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则抨击,军中高层退伍后,往往被“空降”到各个公共或官联机构中,受政治委任的“不成文传统”,“他们在军中平步青云,受到提拔,分派到各个官联机构中担要职。”

他列举出伍逸松、郭木财和吕德耀等人,在接掌公共或官联机构之前,皆出身军中高层。徐顺全认为,他们在这些机构缺乏绩效,却可以免受问责。

“前海军中将吕德耀加入行动党并在2006年参选。随后被委交通部长,其中一项不幸的任务就是解决极度难搞的捷运系统问题。”

2015年捷运瘫痪事故,引起民众不满,吕德耀只好识相退出政坛,宣布不再参选。但随后,他又被委新加坡驻日本大使。

伍逸松是武装部队第五任三军总长,中将军衔,2007年退伍后担任东方海皇集团主席暨总裁,2017年则接任新加坡报业控股(SPH Holding)执行总裁至今。

郭木财则在2007年至2010年任三军总长,2010年受委环境及水源部常任秘书(发展),2012年任新加坡捷运总裁。

去年,另一位前军队准将许智贤,则受委掌管两个新开设的网络安全机构,即负责全国网络防卫事务的国防网络署(DCO),以及直接隶属总理署旗下的网络安全局(CSA),负责“协调公共与私人领域保卫我国关键系统”。

我国对网络保安的重视,致使政府对资讯工艺的拨款从5巴仙提升至8巴仙,据《海峡时报》报导,仅在2014财政年,新加坡就为网络安全项目耗费了4亿零860万新元。

许智贤毕业自伦敦国王学院电子工程学士,随后考获哈佛大学公共管理博士学位。在军中他担任通信官,以及在联合参谋部(Joint Staff)的联合通信与资讯系统部门主任。随后许智贤也受委国防部副常任秘书(特殊项目)。

许智贤在今年417日,接受亚洲新闻台采访,曾警告网络的保安隐忧和保持警觉的必要。他举例,自家闺女常让电脑处在待机状态,只要不关机,骇客就有机可乘。

他认为狮城无法避免遭网络攻击,问题是在什么时候。政府的责任,就是侦测到可能的网安漏洞,同时保障网络尽快复原。“事件发生时,最重要是如何应对,我能承诺的就是尽快发布准确的消息。“

仅仅两个月半,许智贤的预言成真,爆发150万病患个资外泄的严重网安事故。但是当局在处理问题的过程,却无法令民众对该机构的能力信服:

为何综合保健信息系统(IHiS)过了7天才察觉不正常活动?

据媒体报导,骇客可能使用恶意软件(malware)感染针对新保集团的网络前台工作站(“形同虚拟的注册柜台”),藉此套取个资。

这令人质疑,为何前台工作站未与系统内网隔离开来,若病毒扩散到内网数据库,为何防火墙和反病毒软件未及时发现?至于包括总理李显龙在内等高官的数据,为何没有更高层次的保安措施?

骇客可能从627日就开始盗取资料,但是数据库管理员直到74日才察觉,整整过了7天。

迟至10天后才公布?

既然数据库在710日被骇,为何迟至十天后才对外公布?基于事件导致150万人的个资外泄,依据事态的严重,当局是否有责任更早让民众知情?

尽管网安局等单位已表示将对事故展开深入调查,但是从过去的捷运事故,但近期网安问题等众多失误,都无法令民众对第四代领导层产生信心。

徐顺全提到的军官“空降”政府或官联机构的现象,已不是新鲜事,普通网民也注意到军官在机构中泛滥的现象。网民素利斯就质问,为何来自海陆空三军的将领,总是能被安插到这些机构中,而不是选贤任能,由适任担纲的人接管相关机构?

太多军官,是否选贤任能?

网民罗山何(译音)也指出,政府耗资数亿元,但是由前将领掌管的网安局,仍无法有效应对网络攻击。

祖基菲也揶揄,已有太多的武装部队军官,执掌政府官联企业。然而政府是否审核他们的履历和能力能胜任?似乎只要从军中退伍,就具备所有领域的专业知识,能够安插到任何部门

网民郭詹姆斯调侃:“我太爱这些将领了,出了问题他们没受到任何惩处,如同一群特权者。”

贝祖安(译音)则指出,姓名、地址、身份证号,都是银行来电验证身份的主要资讯,不法分子可以盗用身份向银行等机构盗取更多个人信息甚至是银行账号、公积金户口或保单等,这绝非小事。他质问那些连民众个资隐私都保护不了,应该引咎辞职。

网民曾凯则担心,如果这些病患个资出售给药厂,他们就能掌握数据,了解哪种药物需求更高,结果推高了药物价格。

新捷运总裁:还是军官出身

Related image
图源:网络

今年4月,经过一轮“全球海选”,从20多位候选人中,新加坡捷运(SMRT)新总裁敲定新人选,还是军人出身,由前三军总长梁建鸿在下月走马上任。这是该捷运机构第四个拥有武装部队背景的总裁。

梁建鸿和现任总裁郭木财有太多相似背景,现年54岁的梁建鸿毕业自英国伦敦大学电机与电子工程系,也拥有美国麻省技术管理理学硕士学位。在1983年加入武装部队,2010年至2013年任三军总长,2013年则受委教育部常任秘书,以及去年担任担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

对于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郭木财曾表示“纯属巧合”,表示自身没有参与遴选过程,“董事会直到可能引来民众批评,但仍做出决定,显示他们坚信他是最适合人选。”

郭木财在2016年的年薪达到187万元,不过领导捷运公司的工作一向来被认定“吃力不讨好”,去年底发生碧山地铁站隧道积水裕群地铁站列车碰撞事故,引起民众纷纷炮轰,要郭木财辞职。还有面对大大小小故障问题,捷运总裁宝座,被誉为“心脏够强者”才能担任。

You May Also Like

Speaker of Parliament agrees with judgment call by MOH not to inform patients and public about HIV data leak

Speaker of Parliament Tan Chuan-Jin said that he agrees with the judgment…

Academics Against Disinformation: Singapore’s proposed online falsehoods law may deter scholarship and set precedents harmful to global academia

Academics based in various universities have issued a joint statement to express…

Event report – “Post-Elections: Perspectives and An Analysis” forum on 15 May 2011

The following is an excerpt of an article posted on MARUAH.org. One…

ST’s Marc Lim demoted after Committee Inquiry convened on alleged affair with intern

Straits Times’ news editor, Marc Lim is understood to have been dem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