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Loh

Mr Gilbert Goh successfully launched his book, “How To Survive Unemployment”, at the Bishan Library last Sunday, 8 March. 70 people were there to give their support to the event. Among the audience was Mr Tan Kin Lian, the Guest Of Honour.

Mr Goh, founder of http://transitioning.org , wrote the book over a five week period in Sydney, Australia.

The book is available in the bookshops.

Here is the video of the event.

Part One:

Part Two: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适当时候将阐述政府意见 内政部审视“刻意无视”概念

内政部(MHA)将检讨有关“刻意无视”(wilful blindness)法律概念的不同意见。今年5月,上诉庭对一名因不知自己运毒,而被判死刑的尼日利亚男子进行翻案时,“刻意无视”让该男子得以无罪释放起到关键作用。 上诉庭于5月27日,在针对尼日利亚男子阿迪里(Adili Chibuike Ejike)的案件中指出,控方未能确定男子是否知道行李中藏着1.96公斤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俗称冰毒),是他刻意为之。 阿迪里是于2011年11月,在樟宜机场被逮捕。当局在他被儿时玩伴委托的行李箱的内衬中,搜出两包病毒。他的儿时玩伴要求他将行李交给新加坡的其他人。 内政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在周一的国会中指出,上诉庭对“刻意无视”提出了其他意见,“我们正在仔细审视这些意见,并且会在适当时候阐述政府的意见,以及决定是否有需要进行法例修订” 。 透过推测来肯定嫌犯违法 他在回应荷兰- 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迪舒沙(Christopher De…

公积金和公共组屋的计时炸弹

人民之声党成员毕博渊(Brad Bowyer),将我国中央公积金制度,和德国及丹麦的养老金制度作比较。 他指出,德国的养老金基金总额达到2千680亿美元,虽然略低于我国,但该国有8千240万人口,其中25巴仙超过65岁。 “虽然人民平均的储蓄缴交率只有18.7巴仙(而且还是雇员和雇主对半),德国养老金仍能至少给出1千175欧元(约1800新元)的入息。” 毕博渊质疑,何以比我国规模稍小的德国养老基金,却能回报给更多会员们5-6倍的回酬? 至于丹麦人口有575万,和新加坡差不多。不过他们的养老基金只有1千600亿美元。当地雇员一方面缴税,也要缴交平均12巴仙的养老金。但是退休雇员至少可以领回每月4千元的入息。 《财经时报》前总编提醒部分公积金转到房产上 毕博渊的观点一出,也引来正反双方网民积极参与辩论。有者感谢毕博渊道出了我国公积金制度的不足,不过《财经时报》(Business Times)前总编Mano Sabnani则提醒,公积金的终身入息只是一小部分,事实上,公积金的储蓄很大部分也倍转换成房地产–被用来买房子。 Sabnani指出,公积金会员在55岁可以提出最低储蓄额以外的钱,但是如果会员还有买房子,那么留在公积金里的储蓄就更少,如果如此可以领取的终身入息也不会很多。 他也提及,也有一些低收入劳工或家庭主妇的公积金积蓄也相对较低。他不认同把我国公积金和德国、丹麦养老金一概而论,因为他们把所有储蓄都放在退休金里,而不是像我国国民需要用在房屋、健保储蓄等用途,自然退休后领取的入息就较高。…

遭美国制裁 香港林郑月娥坦承用信用卡不便

美国政府本月初,宣布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的11名中港官员。据了解,林郑月娥在接受中国媒体访谈时,透露制裁对个人带来不便,包括若使用美国公司的信用卡会被限制。 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英语频道环球电视网,是询问林郑制裁对生活是否带来影响,林郑则指出, “美国的制裁造成自己个人一点不便,因为我们必须用到一些金融服务,我们不知道这些服务是否会与一家与美国做生意的机构有关,而且使用信用卡会有阻碍。” 不过,她声称这些影响意义不大,而受到北京政府的信任、落实国安法感到光荣,其他官员也会继续现有工作,不会被制裁吓退。他也反指制裁是美国总统川普“试图维护自身利益。” 早前,林郑月娥也退回英国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Wolfson College Cambridge)的名誉院士(Honorary Fellow)头衔。 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7月初曾发声明,强烈支持保障学院所有成员的人权及言论自由,并关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所发生的事。

总理称双语优势减弱 七成华族家庭家中讲英语

昨日(22日),总理李显龙在讲华语运动40周年庆典上致词时,指出如今许多年轻人听得懂华语,也会说华语,但有时不太流利。他认为大家须意识到,新加坡的双语优势正在相对减弱。 “因为世界各地的人,正在积极学习华语。他们清楚要到中国工作、和中国人打交道,把握中国发展的商机,就必须学好华语。” 不论是本地中文或英语媒体,皆有报导总理的上述演说,《联合早报》将报导刊在今日头版,至于总理完整演讲稿也上载到该报官网。 在致词中总理称1979年建国总理李光耀发起“讲华语运动”,旨在鼓励本地华人“多讲华语,少说方言”,建立共同语言桥梁以加强华社凝聚力。 但现如今讲英语的华人渐渐增加,在90年代该运动就转为鼓励讲英语华人多讲华语;也提及如今有近71巴仙家庭,在家中主要讲英语。 但他仍认可讲华语运动的贡献。本地华社,华文媒体以及学校仍努力推广华语;本地华文媒体也发挥作用;并指出许多到中国做生意/工作的国人,都明白唯有兼通双语,才能在世界舞台上大展拳脚、左右逢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然而,讲华语运动办了40年,至今七成华族家庭在家中仍习惯说英语,这似乎不算什么值得庆幸或赞扬的成就。尽管民间团体都已努力透过各种活动、场合营造说华语的气氛、或增加学习华语的乐趣,然而今日华文水平的式微,又是谁之过? 就连讲华语运动在2017年的推介仪式,都可以闹出错别字的笑话,把“听说读写”的“读”,误选“亵渎”的“渎”字;南洋理工大学食阁招牌禁华文;乃至最近国家文物局,把承载许多国人记忆的新谣,配上上世纪60年代照片和弄错歌词,都凸显对民间华语圈文化的理解不足。 再者大众书局日前宣布只有八家书店出售华文图书,尽管大众书局企业通讯部经理沈毅文今日在《联合早报》交流站指出,不会放弃华文书籍,然而市场需求不足、华文阅读风气减弱的问题,是存在的。 说英语“高人一等”的迷思 在独立前,包括陈六使、高德根及连赢洲等人代表华社提呈“华文教育委员会”,议案,呼吁公平对待各族学校、保存华文教育之优良传统制度等;1959年,人民行动党接纳1956年各党派华文教育报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