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李函轩因军训时中暑身亡,验尸官昨日(27日)宣读研讯结论,表示死者因中暑身亡,且在中暑后的急救不够理想,送医过程有所延误,但案件并不涉及任何犯罪行为。

验尸庭针对服役军人李函轩(19岁)军训中暑身亡案件进行研讯,昨日(27日)由验尸官卡玛拉在庭上宣读研讯结论。卡玛拉表示,李函轩在快步行军(fast march)后,已经无法站稳,必须靠人搀扶到休息站,且出现语无伦次、口水直流、呼吸急促的情况,随后失去意识。

对此,卡玛拉表示,当时的急救做得不够理想,拖延太久才讲李函轩送往医疗中心,且始终无法成功将他的体温降低,才会导致李函轩在重症中暑下,前往樟宜综合医院拯救。

独立医疗专家、医院急诊部主管邢伟坚医生曾供证表示,现场急救工作本可得到改善,但由于李函轩从早上8点25分投诉身体不舒服至9点05分才送往医疗室,已经超过40分钟,显然超过急救时间。

“竟然需要40分钟(将李函轩)送医,真的是太久了”,邢伟坚表示。

邢伟坚认为延迟10至15分钟是可以接受的,但若血压能够及时被延缓,死亡率也将从33巴仙降至10巴仙。

与此同时,医生认为可能与身体过于劳累所导致。李函轩与同伴因违规行为而受到惩罚,未能获得7小时的休息时间。然而,李函轩在中暑前并未出现身体不适,因此无法由此判断,包括中暑前的抽筋。

卡玛拉在总结后向李函轩的家属致哀,表示李函轩是尽责的好军人,他的死不仅是他家人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本月13日,验尸庭研讯上也提及,已故指挥官陈宝树,当时评估李函轩为体力耗尽,而不是中暑;当时也有人再三提醒应立即将李函轩送到医疗中心,但陈宝树仍没有这么做。

《联合早报》报道,李函轩的父亲李效强、母亲杨慧玲与姐姐李函尤出庭静听研讯结论,母亲和姐姐间中多次拭泪。母亲杨慧玲庭外受访时,双眼含泪地说:“人一旦不在了,你做些什么他都不会回来了。”

她说,每个儿子都是父母的宝贝,这样的失误令人难以接受,更是无法原谅。

如今李函轩的死因有了结论,家人是否会进一步采取任何法律行动,她表示尚未决定。(部分人名音译)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Disagreeing without being disagreeable

The following is a Facebook entry by Ms Joan Fong, the daughter of…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病逝 中国网民:要把湖北官员上下查个遍

中国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的李文亮,感染2019新型冠状病毒,在今日(7日)凌晨2时58分,抢救无效病逝,年仅34岁。 消息一出,微博一片哀悼声,中国网民惋惜这位医生,赞扬“英雄不朽”、“谢谢您曾经的勇敢”,有者也认为,必须对“湖北这帮政府里的人严查一遍。” 李文亮在去年12月30日,率先向外界发出防护预警。但此举却遭当地警方指责他“造谣”,指李文亮和其他七名医生等“违法人员”在网络上传播假消息。 李文亮当时在微博表示, 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 他在微博说,公安局在1月3日找他,并签了寻结束,此后他仍要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1月10日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日发热、12日住院。他在2月1日确诊患新冠病毒。 “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后来住进了I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经过治疗最近又进行一次检测,我的核酸显示为阴性了,但目前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 “恢复后还要上前线” 他此前曾接受当地媒体采访表示,自己无生命危险,大约两周后就能恢复大部分肺功能,但考虑到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恢复后还要上前线。” 中国人民法院则在上周作出为上述八医生作出疑似“正名”的举动。也非议执法机构,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并无法律上必要。 甚至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就公开表示上述八人“可敬”,给予很高评价;“他们是事前诸葛亮,但是科学讲究相信证据,做出判断得拿出依据。” 世卫组织: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