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学生遇霸凌、遭施压 本地性少数组织发文抨击教育部

昨日(26日)傍晚五时许,至少有五名青年站在教育部大楼外拿纸牌抗议,也举着象征性少数群体(LGBTQ+)的彩虹旗。

他们呼吁教育部长黄循财,应停止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维护学生在安全及受支持环境下学习的权利。

最终警方到场,仍有三名青年在场,警员警告他们停止活动不果,便逮捕了三名示威者,其中两人是学生。

较后性少数权益组织新加坡粉红点,联同Prout、Ready4Repeal、Sayoni、TransBeFrienders以及TransgenderSG等,发表联合声明,强调上述抗议活动显示本地青年长期在体制下“被隐形”,他们面对的困境被压制。

“他们相信已经用尽了正式够同管道,除非采取让他们冒着风险的严厉行动,否则他们的声音不会被听见。”

声明中也提及他们提呈给联合国的报告,显示至少77.6巴仙公开自己跨性别身份的学生,在校园都曾经历霸凌或性骚扰等负面体验。

不到三分之一受访者认为在校园是安全的;只有24巴仙受访者反映有可以求助的职员。

报告也指一些学校管理层似乎曾试图阻止跨性别学生转换性别,或是提出不合理要求、即便有高水准表现的跨性别学生也被施加压力而最终离校。

声明指责,教育部未能确保跨性别学生在校园取得同等的扶助。

事缘早前有18岁跨性别大学生,在Reddit上控诉教育部阻止她进行荷尔蒙补充疗法。

该名学生指出,她认为自己是“由男性转为女性”的跨性别女性,此前曾被心理卫生学院诊断出患上“性别焦虑症”(gender dysphoria)。

教育部曾在本月16日,针对学生的指控作出回应,呼吁学生接触校方,以进一步商量学校应如何提供更多帮助。

该部也强调“无权干预任何治疗,这都是由相关家庭决定的事情。”教育部和心理卫生学院较后发表联合声明,特别是心理卫生学院强调,在治疗患上“性别焦虑症”病患,通常医生都会咨询相关人士。

接受荷尔蒙疗法的最终决定,仍取决于医生和病患。若是未成年患者,也需征得家长书面同意。

教育部强调将继续与学生家长,以及心理卫生学院合作,协助学生继续求学。

同时,也呼吁各造尊重家庭隐私,让他们有空间为孩子做出他们认为的最佳决定。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