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热腾腾的米粉汤往阿嫲嘴里送,轮椅阿嫲一直以福建话“卖呷”(不要吃)示意女佣停止,但却被女佣无视。一旁的食客目睹经过,并将女佣照片照下,希望阿嫲家能多留意。

网友Kat Boey 17日在脸书上发文,称自己目睹了一名女佣疑似粗鲁对待阿嫲的情境,希望阿嫲家人能够多留意。

据网友表示,事情发生在上周日(17日)早上10点50分,位于循环路的熟食中心。

她忆述,当时她正在排队点餐,却发现到有人将轮椅撞到我身旁的桌子旁,而老人一直遮住她的脸,并不停向女佣示意“卖呷”,但女佣一直无视她,继续将热米粉汤送入嘴中,当老人不愿意开嘴,还用汤匙不停推她的嘴巴。

老人一直不停示意女佣说不要,但女佣也只是吹一吹,然后要老人喝下。

“可是阿嫲还没吞下米粉,女佣又再次要喂阿嫲,阿嫲这时也再次挥手说不要,女佣就看似很不高兴,把汤匙和筷子丢在桌上,随后便离开。”

没过多久,女佣再次回到座位,继续尝试用之前丢在桌上的餐具喂阿嫲,阿嫲拒绝不吃,再用很愤怒的语气告诉她不要吃,且当下女佣才意识到周围人在盯着,只好推着老人离开。

目睹整个经过的网友于心不忍,表示若在大庭广众下都可以如此对待老人,很难想象只有俩人在家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因此希望能够借此引起老人家属的关注。

贴文一出也引起许多网友的关注,截至目前已获得4千800次转载,根据网友的最新贴文,表示目前老人家属已经得知此事。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武汉冠状病毒:今早再有五人确诊 女导游出院

卫生部今晚(15日)发文告指出,本地今早再增加五起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其中三人和在神召会恩典堂工作的第66例有关。 这使得本地确诊病例增至72起。 与此同时,此前带广西旅行团到访永泰行的确诊32岁女导游(第24例),治愈出院,本地累计出院人数增至18人。该名女导游的丈夫(第25例)是在本月12日出院。 第66起病例在神召会恩典堂工作,而今早确诊的第68(79岁女公民)和第70例(27岁女公民)则是前者家属。第71起病例(25岁男公民)则和他有接触过。 迄今,和神召会恩典堂有关的病例,已累计16起。 至于实里达航空岭工地再增加一起病例,是26岁的孟加拉籍客工(第69例)。迄今该工地已累计有五起确诊病例。(第42、 47、 52 、56和69例) 第72例,则是40岁中国籍的工作准证持有者,但近期未曾回中国。他和第59例(61岁私人医院麻醉医生)有关联,但不是后者的病人。 第63起病例为公用事业局职员 另一方面,卫生部透露,昨早确诊的第63起病例(54岁女公民,近期未到过中国)在公用事业局工作,她和神召会恩典堂感染群有关。…

【冠状病毒19】8月31日新增41确诊 七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31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41例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其中有七例为入境病例。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6812例。 新增三社区病例都是工作证件持有者。七例入境病例,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当局将在今晚公布更多细节。

How much Singapore spends on scholarships for foreign students compared to other countries?

We recently wrote about the government spending approximately S$238 million on scholarships and…

【选举】指武吉巴督工地缺乏防范措施 徐顺全:穆仁理在哪里?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日前指出,武吉巴督湿巴刹附近的建筑工地,未做任何防范措施,今天他重游旧地时,发现当地已设置路障和围栏,防止民众接近。 徐顺全今天(6月27日)在脸书发帖,分享有关事件,并对当局所采取的行动感到满意。 帖文中,他指出四天前发现该区154栋的建筑工地,并没有设置防止人们进入的路障,而该处又处于武吉巴督最拥挤地区内,附近还有湿巴刹和小贩中心,因此感到担忧。 据帖文中附上的照片中,可见该建筑工地周围有防水布料遮盖,但是布料已经破破烂烂,且无法阻止民众踏入工地,地上也铺满了石头。另一张图片中,只见有关的工地已经被红白网围起来,并设置了黄色路障,破烂的蓝色布料也已经被堆放在一旁,显得非常干净整齐。 “我四天前在武吉巴督拍下这张照片,可见现场一片凌乱;所幸今早回到现场,至少设置了安全警戒线。” 强调国会议员是全职工作 他指出,该工地并非一个隐蔽角落,是当地人潮最拥挤的地点之一,而出现有关情况,也不见武吉巴督议员穆仁理(Murali Pillai)出现或提及。因此,他认为单选区需要拥有自己的全职议员,否则的话,拥有其他工作在身的议员,无法全心全意为支持他的选民服务。 “这就是我说的,议员是全职工作。若你是兼职议员,你将所有时间花在个人日常工作上,无法做到100巴仙付出。” “人们透过选举让你来经营这个地区,你每月收到1万6000元薪金,工作却外包给代管人,然后由人民付费。请问这是什么逻辑。” 他补充道,身为国会议员,为选民服务是他的职责,是全职。 “随着赋予你的责任,你需要运营市议会、照顾选区,尤其关注居民的福祉和安全,在国会中代表他们发言,建立强大的社区并保护弱势群体,这是一份全职。这也是若成为武吉巴督国会议员后,需要执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