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透露,去年11月23日至12月2日之间,仅10天内竟发生五起工作场所致命事故,其中两起不幸事故都发生在建筑业。

他坦言,去年第四季的工伤事故,已接近冠病疫情爆发前的水平,趋势令人担忧。

自去年底,人力部就针对高风险行业(如建筑业、制造业和海事业),展开密集稽查行动,迄今发现了450个违规行为,并发出四张停工令。

相信是因为随着阻断措施结束,各企业纷纷赶工,结果酿成意外事故。

其中一处位于实龙岗的建筑工地,进行挖掘前甚至没安装支撑架;高楼的安全线措施也不到位,结果接到了人力部的停工令。

人力部也推出新的电子服务CheckSafe,让公众和企业查询建筑公司的安全记录。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Former Ang Mo Kio Town Council general manager pleads guilty to receiving bribes totalling to S$86,000

In a twist of event after months of trial, an ex-general manager…

STB introduces COVID-19 risk management framework trials; To be conducted on 2 pilot business events

A risk management framework has been developed by the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新加坡也有消费税补助券” 纳吉捍卫一马援金计划非贿赂

马国前首相纳吉捍卫国阵政府派发一马援助金(BR1M)的政策,他以新加坡的“消费税补助券”为例,强调以“直接现金转移”把财富平均分配给低收入群体的做法,在他国也有施行。 纳吉是在本月5日,在个人脸书帖文中,反驳马国经济部长阿兹敏言论,后者指国阵派发一马援助金含有贿赂元素,而国阵在辅助B40(家庭月入少于3860令吉)低收入群体的政策也证明是失败的。 纳吉在帖文中强调,“现金直接转移”不是什么新概念,很多国家例如邻国新加坡也推出类似一马援助金的辅助计划,名为“消费税补助券”。 他指出,新加坡在2018年,共派发了10亿新元的消费税补助券,给160万年收入低于2万8000新元的国人。平均每人可得625新元。 纳吉解释,一马援助金不仅为了消灭贫穷,而是为了把60巴仙较富有群体手上的收入,平均地分配给40巴仙低收入群体,鼓励乡镇地区的经济流动,减少国内收入城乡人民之间的收入鸿沟。 “那些逃税或经营非正统经济、来自大城市的富人,也必须缴付消费税,我们再把收税所得平均分配给多数居住在小镇或城郊地区的B40群体,藉此提升他们的收入和刺激地方经济。” 他批评,新加坡也落实类似一马援助金的计划,难道新加坡失败了吗?还是也想透过派钱来宠坏人民?    

Serving Workfare Bonus to benefit workers

by Dark Matter, filed under Letters To TOC   When low-wage work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