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在本周二的渣打银行的线上论坛上指出,目前许多面对经济下行的国家,同样泛起本地人和外籍人士就业竞争的议题。不过,新加坡仍会以“有调控的措施”(“in a calibrated manner”),来继续引进外籍人才,为国人创造机遇。

《亚洲新闻台》报道,陈振声指出,类似的争议并非仅出现在新加坡,“各国在面临经济放缓和衰退时,都会发生外籍人士和本地人就业市场竞争的争议。”

他强调,若引进外国人才,能够让企业规划更多未来,本地人也能够从中学习,从而制造更多机会。

“请让我把话说清楚。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世上最优秀的新加坡团队,增强我们的技能和能力,与其他人竞争,最终让新加坡人受益。”

询及不断强调外籍人才的质量而非数量时,陈振声澄清,新加坡重视的并非外籍人才,而是对歧视性聘雇的严正以待。

他强调,所有的企业,无论规模和国际,都应该为新加坡提供公平的劳动机会。

作为负责任的企业,陈振声表示,政府鼓励企业应该要拥有多元化的劳动力,而不是过分依赖特定劳动力。这也有助于社会的相容性。

虽然政府想尽办法解决该课题,然而效果却无法说服网民。网民在今日报和亚洲新闻台下留言,敦促政府有更多实际行动,而不是嘴巴动一动。

我还未看见政府能够在歧视性聘雇上严正以待。先解决这个问题!不要再说了

我每次听到这些真的很厌烦:政府会、一定、必须、确保…很“显”。我们付部长薪水这么多薪水,确保你的工作不是只是听你讲这些没有意义的声明。拜托!!为什么政府不能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你的表现。

也有部分网民嘲讽陈振声的言论过于“理想化”,反讽优秀的人真的会过来新加坡吗?

他很理想化。很抱歉我们这里只有第二或比较低等的人和新加坡人竞争工作机会

你觉得最优秀的人会想过来吗?

你确定所有的外籍人才都是最优秀的吗?我朋友和我分享,他们最近从印度招聘的IT助理,甚至连压缩文件都不会。而且他们很多时候宁愿寻求Google的协助都不愿意求助IT助理,大部分时候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像这样的职位,我相信我们只需要新加坡人来就好,还会比她有更多优秀的表现,而且这只是冰山一角。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HDB files $2 billion deficit but did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lose money?

The Housing and Development Board (HDB) reported an annual deficit of $1.99…

Chinese auntie turns celebrity for epic rant against unruly Chinese tourists in Thailand

Ji Bin Bin, a woman from Beijing, has become a mini-celebrity for…

【冠状病毒19】两例社区病例生病未及时就医

本地昨日(20日)新增40例确诊病例,其中包括四例社区病例,而在这四例病例中,有三例与日前所公布的社区病例相关,也因此形成了新的感染群。 三人都在加冷坊BS Industrial & Construction Supply Pte Ltd工作,是第5万9429例的同事。 三人分别是作为销售员的27岁马国男子、29岁马国女子,以及同公司的28岁马国女子。 27岁马国男子于上周四(14日)出现喉咙痛症状,前天(18日)失去嗅觉和味觉,29岁马国女子则在上周六(16日)出现喉咙痛和呼吸困难的症状,但两人均无就医,且继续上班。 随后,他们被列为第5万9429例的密切接触者才通报出现症状,并立即接受检测后确诊。两人的血清检测结果皆呈阴性,相信是近期受感染。 再来是第三例与第5万9429例相关的28岁马国女子,她是同家公司的财务部门职员。…

学者料新法将颠覆本土公共论述模式

对于近期各界热议的《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法案》,学者刘浩典也加入论战,认为有关法案可能会改变新加坡公共辩论的模式,也担忧会长久下营造自我审查的大多数群体。即使部长不出手,这个群体只要遇到令他们不舒服的事物,就会马上要求动用此法来整治。 他指出,科学领域特别是社会科学的进步,鲜少是因为发现新论据,更多是得益于研究者们不断攻坚和挑战即成的理论常识。诚如物理学家汤玛斯库恩所言,对既定事实(或他称之为典范)的否定,是科学进步的主要动力。 他认为,二元对立区分真假只不过简化了其中的复杂问题,所谓的事实,也是经常经受挑战的。 他前日透过脸书贴文,分享他对新法案的观点。在帖文中也转载了来自网络媒体RICE的文章,分析在新法之下,“自我审查”将成为常态。 刘浩典目前是香港科技大学领导力和公共政策学高级讲师,此前也是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曾在新加坡公共领域服务,包括担任财政部财务政策主任。 刘浩典举例,有医疗学者也认为吸电子烟对健康的危害,不比传统香烟少,且助长吸烟习惯;有者却坚信吸电子烟能助烟民戒烟,至今仍有人在争辩此事。 “如果我写说:电子烟的危害比香烟少、有助戒烟,所谓助长习惯的效应不过夸大其词,所以应该把前者合法化”,“那我算不算散播假消息呢?” 支持电子烟的学者,会把以上三个陈述视为事实;但可能普通民众只是当作一家之谈。再者,新加坡政府严禁电子烟,认为其对健康的危害和传统香烟一样;反观日本不这么认为,英国公共卫生机构却认为,电子烟的危害比传统香烟低95巴仙。 此前,律政部长尚穆根曾指,法案只会对付假消息,不包括个人观点、批评或讽刺。但若照以上刘浩典的陈述例子,他的个人观点中也涵括一些事实陈述,算不算抵触了防假消息法? “即便部长不会警告我撤下文章,你可以想象一些反对者也会向部长施压。” 他认为,法案带来的其中一个被忽略的深远影响,就是改变新加坡公共讨论和辩论的模式。“好的一面,可能让人在发言前,先想想是否属实;但糟糕的是,与此同时,那些来自保守建制派、自诩为思想审查的卫道者,找到一个可以施压部长的管道。” “用以迎合党内强硬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