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燕松吁降低保健储蓄使用限制 助年长者偿还医疗费用

医疗费用向来是国人关注的课题之一,其高额医疗费用更是成为国人沉重的负担,尤其是长期与慢性疾病抗争的患者或老人。

阿裕尼选区议员严燕松呼吁,政府降低保健储蓄的使用限制,帮助年长者减少以现金偿还的医疗费用。

严燕松于本月4日的国会发言中,以中文演说提到,许多居民曾向他抱怨有关昂贵的医疗费用,甚至因高额医疗费用而选择不复诊,导致病情恶化。

“一旦病患的病情恶化到必须住院的情况,不管是对病患或者是对我们的医疗系统来说,负担都会增加。”

为此,他也提议将所有其他慢性疾病一并列入保健储蓄的可知支付项目中,并让60岁以上的年长者免去提款限额,以此减轻年长者的医疗费用负担。

国人受苦于高医疗费用

高额医疗费用在我国一直都是争议不断的课题,网络上也不时看见受医疗费用影响的案例。尽管我国的医疗服务水平获得世界的认可(新加坡中央医院(SGH)因其临床研究和卓越的护理服务,被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评选为全球第三最佳医院),然而却伴随着高医疗消费,让人民叫苦连天。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我国的医疗自付医疗费用竟高达36.7巴仙。虽然透过政府津贴和增加健保计划(Medishield)赔额,上述占比有所下降,但人民的自付率仍高于其他国家。

工人党不仅一次提及有关高额医疗费用的问题,工人党成员陈贞贞曾在本届大选期间呼吁,调低自付额和共同承担额,并不设限10万元额度,以确保人民能够负担其医药费。

她当时表示,坊间一直流传“能死不能病”,人民生活愈发困苦,尽管终生健保能够给付大部分医药费,但其设限在10万元,与此同时,病人仍需承担多达10巴仙的费用。

淡马亚也曾表示,目前保健储蓄户头(Medisave)、全民健保費用(MediShield Life)、保健基金(MediFund)均仅占整体医疗费用的15巴仙,而剩下的医疗费用则交由政府补助、雇主自主和自付,而后两者所需付的费用也愈来愈高,因此新加坡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通用支付系统。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