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对本地就业前景感焦虑,迫使人力部必须做点什么,而最近的举措就是调高S准证和就业准证(EP)薪金门槛。

然而,仍有人力资源专家认为,人力部此举仍是“棋差一着”!并没有算到那些位居高职的外籍高管,仍会“很乐意支付同乡更高薪资”,或扩大同乡的工作范围,以将高薪金合理化。

人力资源公司HRmatters21高级顾问马丁迦巴列(Martin Gabriel),向本社分析,由于鲜少离职流动,外籍客工仍受欢迎。“当他们来到我国时,受到中介费用限制,必须在这里呆上两年。”

当被询及调涨薪金门槛是否会达到一个顶限或不再生效时,马丁指出,雇主是根据工作价值来决定薪金。

当政府为调高就业准证薪金门槛,这通常都是为了限制,这类雇员须具备更高素质,对工资等级“下命令”。“这是他们的目的,但是政府的构思是单向度的。”

调涨外籍员工薪金门槛,究竟能给当前劳动市场带来多达影响,马丁仍保持怀疑态度。

他表示,实际上,公司在雇佣外籍客工上消耗更多成本,因此为了减轻成本,公司将减少相关员工的其他福利来补贴较高的前期工资。“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减少一次性花红、或将年度工资补贴(AWS)分成12个月,若增幅较小的话。”

政府政策助长人力资源不平等竞争

本社于7月进行的采访中,历史学家覃炳鑫、资深财务顾问兼人民之声成员梁实轩都表示,由于没有公积金缴款限制,公司就会倾向于聘请外籍人才。

后者强调,公积金课题并非公司选择聘请更多外籍员工的主要推动力,较低离职率才是主因。“外籍员工通常都有两年的合约。你可以折磨那个人、违反所有的规矩,但是他们都不能投靠另一个雇主。”

梁实轩补充说,这些员工通常都受到回国代理费的约束。相反地,本地员工可能更容易转工或向人力部投诉。

他指出,政府的政策助长了国家人力资源领域的不平等竞争。“看看全国职库(Jobs Bank)吧,当中并没有透露,究竟有多少工作岗位最终录用本地人。”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打了七场选战没在怕 陈清木:担忧的是人民的性命健康

尽管新加坡前进党陈清木医生反对此时选举,但他表示过去打过七场选战,自己畏惧的不是面对选举,而是人们在疫情下的性命健康。 在23日的网络记者会,针对记者提问,陈清木表示,环境局撤回有关该党成员违反社交距离的警告,但他也指出,这也突出冠病疫情下的一个重要面向,并重申此时大选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我们理应先为人民着想,不幸的是政治已经超越了所有的这些考量。” 陈清木指出,自己打了七场选战,从不畏惧面对,但自己以百姓为优先,世卫组织早已警告疫情复发的风险,为此此时选举实属不明智。 他举例,选举期间每个人都要前往投票站,一个密闭的空间内投票,即使目前提出群聚限五人的限制等等,但他很怀疑这些措施能否有效落实。 他也证实,环境局已告知该党,本周日对该党发出的违规社交距离警告已撤销。 六名前进党成员,是在周日(21日)拜访到武吉巴督31街第358组屋时,被指违反社交距离规定,被记下个人资料。一名安全距离大使,以及一名自称环境局官员的人士,记下他们的个资。 不过后来环境局澄清,上述人员实则是该局的社区志愿者,或培训为保洁大使(SG Clean Ambassador)。  

Public Transport: Uniquely Singapore, F1 or F9?

In light of the just-announced increase in transport fares (again), theonlinecitizen has…

PDPC fines four companies a total of S$66,000 for various data breaches; total fines so far up to S$2.1 million

In a series of decisions published by the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Com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