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国大牙科生对前女友动粗后被判短期拘留的判刑,人民行动党妇女团表示失望,并认为刑期和被告的罪行不成正比。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则承诺将会重新检讨现有法律框架,提呈国会。

日前23岁的国大牙科生殷子勤(Yin Zi Qin译音),因女友拒绝复合,而对她动粗,被判12天短期拘留。拘留结束后须遵守日间报到、进行社区服务等。

不甘女友在去年5月9日提出分手,被告当晚到在女友家人不知情下爬进她睡房,还拿出玫瑰花试图挽留感情,但遭拒绝。

凌晨1时10分,被告表示很难过,女友原本还想解释,却被被告掐住脖子。女友尖叫挣扎,被告又用拇指紧紧压住女友左眼,直到她左眼流血昏迷才住手。

被告在2月21日认一项蓄意伤人罪。7月17日,获法官开恩,被判12天短期拘留,这意味着他不会留案底,也可从牙科学院毕业并到政府牙医诊所服务,逃过支付40万元毁约金的下场。

校方昨日(20日)针对有关判决表示,在国大完成纪律调查之前,涉案的23岁牙科学生殷子钦(译音,Yin Zi Qin)将不准踏入校园。

针对相关判决,也引起各界关注,指该判决过于宽松。人民行动党妇女团发表声明,强烈谴责针对妇女的暴行。但她们也表示,尊重我国的机构和司法制度,并且明白目前已有程序,处理人们所提出的合理疑虑。

人民行动党的女性议员也纷纷转贴声明,表达支持。其中包括丹绒巴葛集选区议员英兰妮麦波申单选区议员陈佩玲东海岸集选区陈慧玲也在脸书上转贴有关声明,以示支持。

此外,榜鹅西单选区议员孙雪玲表示,已经向内政部长尚穆根传达了对有关判刑的疑虑,而部长也承诺会研究这起案件。

除了女性议员和妇女团体发表声明以外,许多男性议员也陆续通过社交媒体表达支持对此案重新上诉,并强调与妇女站在同一阵线反对暴力。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陈川仁表示,“许多人都在关注此事,赞同声明所说,法官的判决过于宽松,希望能够再次上诉。”

不仅如此,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马炎庆和裕廊集选区议员陈有名也转载相同的声明,表达对女性的支持。

针对各方回应,尚穆根今日(21日)在脸书上表示,已经要求内政部重新检讨案件,并承诺将会在国会上提呈。

他在贴文内表示可以理解许多人对于判决的不满,故他也要求内政部重新检讨,其中包括对类似案件的惩处;应将其他因素如教育背景等纳入量刑的考量(在这种情况下,被告的学历背景并具备任何特殊考量);应该考量不同罪行间的惩处,如偷盗或随地吐痰后造成他人伤害。

尚穆根指出,法院不是问题的关键,而是要审查相关的法律政策和程序。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Did Today de-satirize letter?

The letter that was published in Today Voices: The original letter sent…

内安法令下 连文化奖得主英培安、剧作家郭宝崑都曾被囚禁

人权律师张素兰感叹,新加坡领袖是何等的荒谬,或残酷及“记仇”,以至于包括作家英培安和剧作家郭宝崑,都曾在内安法令下成为阶下囚? 文化奖得主、笔耕半世纪的本地知名作家英培安,在本月10日与世长辞,令本地文化界和公民社会悲恸。张素兰也在个人脸书发表感言,除了赞叹英培安是了不起的作家和诗人,与此同时,不能忘记后者也是内安法令的受害者。 张素兰指出,过去英培安未曾从政,只不过在黄金大厦经营“前卫”书店,但却在1977年11月在内安法下被捕。 英培安被怀疑与“马来亚解放阵线”有联系,被捕而拘禁近四个月。张素兰指出,他的罪行似乎仅仅是对常光顾书店的左派朋友表达同情。当这些友人被捕,英培安也遭连累。 在内安法令下,即使没有拘留令仍可拘留和审问涉事人士30天。当30天届满前,当局带英培安出去“游车河”,然后再押他返拘留所继续审问。这意味着,英培安需要经历多达三次获释的希望破灭。 英培安在获释后,写下短篇小说《寄错的邮件》,记录这段荒谬经历。 张素兰指出,在上世纪70年代,上述做法常用来继续拘留一些扣留者。由于没有拘留令,他们甚至于不算是在内安令下的囚犯,为此在政府的记录也不归为内安法的拘留者。 另一本地知名剧作家已故郭宝崑,亦是那个年代的内安令的受害者。1976年,郭宝崑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且因为自己不曾犯下的罪行受罪,直到1980年才获释放。“获释后,即使没有政府的支持,他仍坚持剧作家和舞台剧导演的事业是令人赞叹的。 1987年,郭宝崑还曾被“秘密警告”,若继续剧作事业他可能再次入狱,但他拒绝屈服。如同英培安在获释后,仍继续执笔不放弃写作。 郭宝崑在2002年与世长辞。他离世后,曾有剧场工作者感叹:“新加坡太小,郭宝崑太大。” 张素兰指出,许多内安法令的前拘留者都曾揭露恶法的残酷。只要该法还存在,新加坡就不能自夸领袖仍遵守法治。“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领导人认识到这一点,并停止欺骗世界了。” YENG…

港爆发最大规模示威,百万民众抗”送中“

香港近日来因修订《逃犯条例》,引来大批香港民众的反弹。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昨日(9日)发起游行抗议活动,要求香港政府撤销修订“逃犯条例“。截至昨日晚上9点,已有逾100万人参与游行,同时获得海外多个城市的声援。 此次示威活动亦是自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游行活动。 游行原定下午3点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前往香港立法会,但由于人数太多导致香港交通瘫痪。据悉,游行期间多个港铁站已实施管制,部分民众甚至被困在同一个地点超过一个小时。直至下午4点,由召集人岑子杰带领的游行队伍抵达政府总部,准备包围立法会。 据港媒报道,大批示威者身穿白衣撑着黄色雨伞,举起标语如“反送中“、”林郑下台“,并高喊”反送中“口号,要求政府撤回恶法。游行人士聚集了不同的人包括父母携带小孩一同参加、老年人、青年等各个阶层人士。不少香港艺人与公众人物也响应游行活动如黄耀明、何韵诗、王宗尧、苏玉华及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 约晚上8点时,警方与示威者一度在金钟夏悫道爆发冲突,拉扯间险酿人踩人的意外。5-6名示威者一度冲破警方设好的路障,而警方向示威者喷胡椒喷雾试图阻止示威者前进。 在接近游行的尾声,部分示威者更是堵截立法会,要求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话。期间,警民对峙已久,双方均有人受伤,血流披脸。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更斥责示威者漠视法纪,称已属非法集会,呼吁在场人士立即离开。 香港警方表示,游行期间最高峰时约24万人参与活动,目前合共拘捕了7人,分別涉及普通袭击、刑事毁坏、袭警等罪名。 修法后程序过于简单,恐受中国制约 而此次修订条例是由2018年一起发生于台湾的香港命案所引起,碍于台湾与香港间并无司法互助安排,无法将嫌犯移交台湾受审,故香港保安局期望能修例。 截至今日,香港的罪犯移交条例仍援用1997年回归之前的安排,与20个国家签订长期的引渡条例协议,其中并不包括中国、澳门及台湾。其他地区若提出移交嫌犯申请,需逐个个案经立法会审批。而修订条例后,全球便可向香港提出移交申请,只要疑犯在移交地犯下其中37项罪行,特首便可授权后,将单次移交疑犯。 对于修例为何引起大批港民的反弹,其主要原因为,港民忧心修例后将会引发不公平审讯,尤其在中国司法并未独立的情况下,香港疑犯很可能会被移交到中国接受审讯,并且打开从香港引渡疑犯的缺口,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与营商环境。另外,港民认为缺乏立法会审批的移交过程,程序过于简单,中国可以轻易要求香港将疑犯移交到中国受审。 草案引起强烈反弹,港府却无意撤回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