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长陈川仁认为,客工宿舍疫情大爆发,不能仅仅归因于宿舍内的糟糕生活环境,反之冠状病毒19的高度传染力和群体住在封闭住所,更可能助长疫情传播。

陈川仁在2014至2015年间出任人力部长。根据《海峡时报》报导,他是在昨日(7日)出席客工宿舍一项活动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么表示。

陈川仁认为,不应把客工宿舍糟糕生活环境,与冠病疫情混为一谈。他举例,假设大学生继续留在大学宿舍,也可能出现大规模爆发。“如果人们住在密集场所,加上病毒传染的性质,会形成疫情爆发。”

截至5月7日,本地新增741病例,累计确诊增至2万0939例。

陈川仁称无意为一些“恶劣”宿舍环境的个案“洗白”,不过也不能一竿子打翻整船人,认为所有宿舍环境都是如此。他也认为,对于那些违反法律的雇主仍应采取行动。

陈川仁曾指他国被迫锁国,因未能管控病毒传播

不过,回溯3月25日,陈川仁曾指出,其他国家被迫转向“封境”措施,是因为未能一开始管控住传播,导致后来病例数增长、医疗体系不堪重负。

“这正是在中国、伊朗、意大利发生的事,接下来会是… …?”他也指当前这些国家只能采取封锁减缓病毒传播,但他担忧可能已错过防堵窗口。陈川仁也指我国还在可控范围,还不到上述国家的地步,因为一开始就已采取措施,例如香港、台湾和韩国也展示他们如何应对疫情。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Excuse me, did the Prime Minister just say sorry?

Sophia Tsang For the longest time, I never understood why members of…

Of dolphins and decency

the following is Ric O’Barry, Marine Mammal Specialist of Earth Island Institute’s…

Tan Cheng Bock returns to politics and forms a new party called 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Dr Tan Cheng Bock announced on his Facebook page today (18 January)…

斥资逾4百万元脚车停放库“收档” 许文远:都是因为共享脚车和电动踏板车

由于使用率低,位于海军部村庄,也是我国首个自动化脚踏车停放库SecureMyBike,于去年12月底停止运营。 官委议员特斯拉博士于国会询及,政府在建造该设施时,是否有考量到成本效益? 对此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回答,政府在建造海军部村庄时,就已有考量该区居民,并确保能够让该区居民获得更好的脚踏车服务。 尽管海军部外有不少脚踏车停放位置,不过仍无法应付高峰时段的需求,进而出现居民胡乱停车的现象,同时也加剧空间不足的问题,因此,建造可停500多辆脚踏车的停放库。 面对共享脚车和电动踏板车“竞争” 然而,在海军部村庄的建造工程期间,共享脚踏车突然崛起,紧接着电动踏板车又出现,不仅改变了私人脚踏车的使用率以及停车习惯,同时也改变了付费地下停车设施的经济效益。 然而SecureMyBike在营运一年半后,由于停放费用不足以抵消运营成本,政府才决定于去年12月停止使用。 日后可作其他用途 不过许文远强调,政府仍然会保留198平方公尺的空间,可能会在日后使用,因此对该空间也保持开放的态度。 2016年时,陆交局表示,由于海军部地铁站的脚踏车使用率逐渐提高,因此推出SecureMyBike打造新的脚踏车存放系统,2018年1月开放给公众使用,曾提供免费使用1个月,于2018年2月后才开始收费。 然而,在2018年2月至9月间的使用率不高,购买月票使用停车场的用户,少之又少。在一年半的试运营后,营收仍不如预期,因此在去年12月底停止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