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工人党秘书长暨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针对追加预算案交锋。毕丹星提及,反对党也同样是政府开支和储备的协同“监管者”,这是所有人都需要共同承担的。毕丹星强调无意在此时为难财政部和其团队,不过当政府在需动用储备推行政策时,需要自问“这些是否足够、太多?太少?”

对此王瑞杰在国会曾回应,鉴于国家安全和战略考量,政府不公开国家储备金的总额;也指收支条规是经过仔细敲定;提呈拨款法案都要向总统和总统顾问理事会报备和详加解释。而我国当前的制度也肯定比其他债台高筑的国家好很多,故此“劝勉”毕丹星我国还是必须谨慎行事。

毕丹星在昨日也少有地以中英双语在脸书发文,直言“对于任何当权者来说,透露详细信息极有可能引起更多公众质问的数据,从而令他们对于信息披露犹豫不决。这样的抉择的背后即有充足的理由,也可能有值得令人质疑的原因。”

毕丹星认为,过去几年,舆论有潜移默化的现象,尤其队国家储备金课题,已超越了封闭式政治体系那一套“不闻,不答”。

毕丹星在国会,曾以《商业时报》的一则报导,指出建议把国家储备金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做为赚取净收入回报的基础,这部分的数目可公布。其余的部分为安全起见当然可以保密。

“去年,我在国会向财政部长提出询问,我国的政府财政报表为什么无法供国人在网上查看(绝大部分公众并不知道在勿拉士峇沙路的李光前参考图书馆存有一份)。”

“我当时得到的回答是:‘为了让公众简明易懂’,财政部摘选了相关资讯,发表在财政预算案有关的文件中。但财政部长也补充 ‘我们会继续检讨以及更新我们发布政府账目资讯的各种方式。’”

毕丹星指出,每一个市镇理事会和法定机构的财政报表,都能在网上找到。政府的财政报表同样地也应该在线上供人查看。财政报表列出国家各方面费用,如:德光岛填海工程的花费、为未来发展征用土地的费用、警察电眼监控系统的价格等等。

毕丹星认为,一个负责任的反对党,绝不是盲目顺从的——它必须在新加坡的国会制民主与治理之下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询问负责投资和保护储备金的人们的收入,特别是当他们的薪金是从纳税者的税收而来时,在任何发展国家这并不稀奇,而方荣发先生也曾问过这个问题。“答案呢?却叫我们不必把焦点放在一、两个开销项目上。”

国家储备金被动用(或不被动用)的每一个当儿,所有议员与公众都必须了解并权衡当权的政府,不单单是一个行动党政府,所能够(或应该)给予国人的支持。

非执政党议员由于无法了解全面情况,唯有听取行动党或任何未来的政府所提供的资讯。我们能做得更好。就如开头引述的《商业时报》建议,我国肯定有许多可以进步的空间,不止是关于储备金的问题,而是涵盖更广的许多其他财务金融课题。

You May Also Like

续马来西亚、德、法 台湾防疫升级也封锁边境

马来西亚于16日宣布自18日至31日,全国实施限制行动令,马国人民不得出国,外国游客也不能入境。 台湾有鉴于全球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人数逼近20万人,未防堵第二波疫情来袭,台湾防疫全面升级,宣布从明日起封锁边境,非台湾民众不得入境,台湾人返台也要居家隔离14天。 据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统计,过去几天来台湾确诊病例数陆续创新高,且确诊者近期均有国外旅游史。 对此台湾卫生部长陈时中作出如上“封关”宣布。未来除必要商业、公务或外交等事务,外国人将不得入境。 不过他表示上述措施仍不算“锁国”,台湾的一些必要建设和活动仍会持续。 至于远在欧洲的重灾区国家如法国和德国,也不约而同推出更为严格的隔离措施,法国和德国从17日开始就落实“封城”措施,不过食品商店超市、香烟柜台等仍开放,傍晚6点以前,仍允许有理由、有许可的外出,包括遛狗。 在法国,如居家者需要外出,可白纸黑字自己信誉签名,解释外出原因:买药、看医生、探访年迈家人、或护送单亲孩子等。德国则暂停宗教场所集会,要求公民待在家里。  

居家学习落实首日 部分家长面对技术问题吐苦水

教育部安排本月起开始落实居家学习(HBL)。小学的在家学习,是落在周三、中学周四以及初级学院和高中则是在周五。 不同年级的学生在不同时段上线,教师则在另一端进行教学。不少家长赞许居家学习可保护学生和老师,减低传播疫情的风险。 不过,本周落实首日似乎不那么顺利,一些学生家长和老师,纷纷在网络和社交媒体吐苦水,反映面对各种难题,包括在线学习系统频频“凸槌”,再不然就是网络“不合作”。 即便是登录学习系统,都要急煞学生家长们。 网民Jimmy Seah CH则分享贴图,那是一则给家长的通告,指“学习系统当前处登录量高峰,可能出现登录系统延迟”,故此请孩子们“迟些再重新登入,完成网上的课业。” 有者则反映,做了的课业无法储存: 王乙康:着手解决技术问题 据了解,教育部长王乙康昨日还发文,表示曾“担心”在家学习首日的情况,还亲自到胜宝旺小学去视察,他指校长反映大致顺利,不过也收到反映,指一些学生面对在家无法登录学习系统的问题,并表示会着手处理这些技术问题。 至于那些没有电脑设备的学生,校方则租借给他们,也会协助他们采购。他说该校有约20名孩子在上学,一些是因为家里没网路,或是父母在工作,有些就到电脑室去上课。

Govt changes rules to make it easier for buyers to buy old flats with short depreciating lease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yesterday (9 May) changes to 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