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自李显扬刊载于《马来邮报》的评论

基于冠状病毒19 本地传播病例已超过入境病例,新加坡目前已启动“断路器”式的半封锁措施。本月3日,总理李显龙称关闭学校、非必要服务商店和工作场所的措施,旨在防堵感染传播。

经过数周的担忧后,许多国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当局采取更严谨措施来保护他们免受病毒侵害。然而,仍然有强烈的感觉,在这场健康危机的关键时刻,国家的关注重心被迫分散。 4月7日,当国人将在“阻断”措施下准备呆在家里,人民行动党(PAP)却将在国会推动通过《国会选举(冠病19特别安排)法案》

这法案似乎显示,行动党把它和李总理的利益凌驾于家国之上。执政党似乎仍执迷于在还有整整一年任期的情况下,如何在疫情下召开选举,更何况世卫组织(WHO)已宣称这场疫情为“您能想象到的最强劲敌”。

敦促国人“相信自己为国家利益而非个人”,但李总理却无法放下即将举行的选举,令人莫名其妙。

既然行动党不太可能败选,为何那么焦急于选举?难道是畏惧经济衰退的恶果?需提出的问题是:政府是否过于被动或做得太少,只是为了避免惊动人民或限制对经济的损失?有多大程度因为提早选举的渴望而分神?

当前,新加坡理应得到总理和他团队的全盘关注,对那些每日面对感染风险的前线医护人员,予以尊重。然而, 当新感染群仍在涌现,执政党却把宝贵的时间精力都浪费在选举安排上。

新加坡应对疫情的手法获得世界赞许,也提及过去2003年SARS疫情习得许多宝贵经验。SARS疫情时,出现首位病患的26天后,就关闭学校。但这一次,自1月23日出现首宗病例以来,过了70天才关闭。这就不能怪国人的质疑:如果SARS是一场教训,何以会出现如此过度的拖延?

SARS疫情出现238例确诊病例。但今年4月1日冠病19确诊人数就破千,截至4日已达到1114例。这可不同于其他战疫。冠病19比起SARS更具传染力,感染链也极其困难打破。为提早选举分心,行动党是否失察?国人是否感受到政府有把公民的福祉摆在首位?

世界各地政府已宣布紧急状态,将近三分之一人口受封锁措施影响。新加坡似乎显得反应较慢,委婉地提出诸如“断路器”或“居家学习”等提升防疫措施。

李显龙在周五做出宣布后,他的部长们还得进一步详加解释为何需要落实这些新措施。但新加坡还停留在橙色警戒。各种迷因和玩笑在网络传开,对比警戒状态和总理的领带颜色,究竟是橙还是红,以及国家现状的真实信号等。

新加坡人理应感到愤怒,现任领导层似乎搞错了工作重点,似乎对严峻现实视而不见。明确宣布未来数月不选举,反而能让人们的恐惧得到缓解。

李总理称,他需要获得强大的委托才能处理疫情。他还有12个月任期且在国会占据93席的超级优势。难道现在的委托还不足以让他在当前局势带领新加坡?

提出特别法案,显示执政党持续发出提早选举的信号。若在疫情未完全受控、仍在施虐下召开选举,将公然地把百姓性命置于不必要的风险中。没有新加坡人民、公务员、警察、志愿者等愿意冒的风险。强制投票意味着那些弱势群体,特别是老弱年长者可能被迫曝露于危机下。

新加坡当前亟需全神贯注,采取所有必要的措施打败疫情。反之,疫情下召开选举反而可能让病例急剧上升。

若说什么时候更期盼如李光耀般的直言不讳、当机立断的老一辈领导们,恐怕是现在。直爽和开放永远都是李光耀的标志。过去的人民行动党,依据新加坡百姓利益决策,把众人利益摆在首位。对此国人到不曾怀疑过这位开国元勋。每一代的续任领袖,都应赢取这种信任。

You May Also Like

DPP in Parti’s case used to join perm sec dad in expensive French cooking escapade in Paris

It was reported yesterday that Liew Mun Leong’s former maid, Parti Liyani,…

Treewizard questions the building of barriers on footpaths at MacPherson that hinder wheelchair access

In a series of Facebook posts between 8 December and today (10…

People’s Voice will delay resumption of community visits for a week due to uncertainty of COVID-19 situation

People’s Voice (PV) will not resume house-to-house or community visits for 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