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在我国甚至全球持续蔓延,许多企业也因此遭受重创,对此,人力部提出三项措施协助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渡过难关。

昨日(25日)人力部发表文告,目前外国劳工税必须在下月14日前缴清,所以为了给中小型企业能更灵活运用资金,将会为中小型企业延长三个月缴交外籍劳工税的时限,预计将惠及约六万家企业。

此外,由于外籍劳工目前返新可能面临各种限制和困难,而根据现例,人力部只为员工回国休假超过七天的雇主免除长达60天的外国劳工税。针对目前正在海外休假的外国员工,即日起将豁免缴交缴交长达90天的外籍劳工税。

再者,近期因为边境限制令下,许多外籍劳工都无法入境,也因此延误了许多建筑企业的工程,造成沉重的打击。因此,建筑公司无法充分利用他们的外劳配额,根据规定,未使用的外劳配额也可能因此作废。

对此,人力部与新加坡建筑商公会,以及建设局共同推出暂时性措施,允许因疫情中断工作的企业在一年内使用未使用的外劳配额,而该配额也可适用于聘请新的员工或更新现有员工的工作准证,自4月1日起生效,为期六个月。

You May Also Like

受性骚扰国际生分享经历 “沉默只助打造犯罪者避风港”

性骚扰课题不只限于我国,且无孔不入,不分地点、对象的发生性骚扰事件,是全球共同面对的新挑战。一名香港大学的前国际学生就在其Instagram上分享过她的经历、感受和想法,而且对校方、对同窗的举止感到寒心和感慨。她说了, “你的沉默,为那些潜在犯罪者在手握权力并持续滥用时,制造了安全的避风港。” 这名前国际学生目前已离开香港,她之前在港大牙科就读,而被指肇案者却是她的导师,是首批自港大毕业的牙医,曾任部门的代理主管,并且在学院中教学多年,教科主任也曾是他的学生。 网上分享经过却无人关注 受害者在决定分享其经历之前,也是有挣扎的,“我数周前就想发布这帖文了,但是退缩了:我很害怕。密友一直告诉我,如果我要公布它,我必须站起来;如果我希望它具影响力,我必须成为背后的声音,让人们能够更好地联系起来” 。 事实上,她曾再Instagram分享了部分故事,但未获得很多关注,只有四人分享。她唯有直接联系看过帖文的朋友,请他们帮忙将故事分享到脸书上。 但她也理解到,在香港这个享有“抗议之城”名称的国家,人们对于性骚扰课题,却似乎显得非常胆怯和沈默。而她的内心深处,也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甚至要腆着脸去求别人分享自己被性骚扰的事迹。 自责自问为何不叫对方停手 她指出被性骚扰后,肇事者的存在就令她感到毛骨悚然。受害者指肇事者盯着她胸部看的方式、抓着她肩膀的方式、猥亵的笑话或语言,甚至指受害者应找个已婚男,并暗示自己就是已婚男的种种,都令她脊椎发冷。“不是我太过拘谨,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这么做是不适合的,尤其他身为一名教师。当我看到他在诊所喝酒、看似沉醉时,我对他的恐惧加剧了,我告诉我的护士,不要让我一个人、没人看顾。” 根据她的文章中,她也分享了受到性骚扰后的影响。她在受到骚扰时似乎被吓呆了,一度以为是自己反应过度、怀疑是自己的问题,甚至自责、自问为什么没叫对方停手等,感到愤怒和沮丧。 在面对这个创伤时,一部分的她感觉像是受害者、一部分觉得自己像白痴,还有一部分要求正义获得声张。她当时自责,也觉得需要负责任。她不仅因此感到被羞辱,内心深处也感到非常羞愧,因为不能为了自己站起来,并且无法控制一切所发生的。“因为我觉得无助和无力,我失眠、没胃口、哭着睡觉、周末不愿外出、心跳加速并且在想到会在校外遇见他时,感到不能呼吸。我无法专注。”…

PM Lee heads to SGH for “full-check up” after taking ill during the National Day Rally

More than 2 hours into the National Day Rally, Prime Minister Lee…

Defiance of COVID-19 containment measures “calls for swift and decisive response” from authorities: K Shanmugam, on Chinese national whose PR status renewal application was denied

The Government’s refusal to allow the renewal of the permanent resident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