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我国已有两人因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去世,其中一名去世患者,据传为64岁的印度尼西亚富商

根据卫生部本月15日的文告资讯,该名富商为第212例患者,于本月13日抵达新加坡后,即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据了解他在本月9日就已出现症状,曾因肺炎入住到雅加达的医院求诊,而且有过心脏病史。

抵达新加坡后,他前往伊丽莎白医院求诊,但被转介到国家传染病中心,随后隔日早上确诊。

自此之后,他便一直都留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在21日早上10点左右出现严重并发症,不幸离世。

我国是在本月4日刚宣布,过去14天曾到中国、伊朗、意大利北部或韩国的人士不得入境或过境我国。且所有抵境人士都需要接受检测。故此未知上述富商原已有症状,为何仍能入境则不得而知。

根据新加坡民航局(CAAS)文告,从12日晚11时59分起,商务飞机的所有机组成员(包括飞机师)和乘客,在入境新加坡前都需要遵守《传染病法令》,申报健康状况。

据《联合早报》报道,他也是印尼当地一家狮子会分会的成员,目前正在印尼从商,也有业务在中国。

述富商的一名64岁女家属(第415例),也在本月21日在本地确诊,并在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治疗。

自本月23日(周一)晚11时59分起,所有短期访客(short-term visitors )将不得入境或再新加坡转机。

相信是基于全球疫情局势严峻,政府跨部门防疫工作小组今日宣布上述边境措施。

同时,人力部只会批准那些在必要领域(医疗和交通)的工作准证持有者,回来我国工作。

You May Also Like

NEA reports dengue cases are at a four-year high

On Tuesday, the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NEA) reported on its official site…

The mediation in news media

Betsy Tan speaks to Kenneth Feinstein on how television news images reflect reality – or not.

MOE Statement on Sexuality Education Programme (Updated: Aware’s response)

MOE explains why sexuality programme is suspended. Aware resp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