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公积金局如今提供网上提名受益人服务,使会员能更方便且更安全地授权予受益人承继公积金。

公积金局发表文告指出,会员如今可上网进行提名申请,只需要透过SingPass登录并在网络上填写表格,加上两名见证人一同上线,便可申请提名受益人。

以往,会员若想要提名必须与两名见证人在现场见证下,签署申请表格。

在提供了身份证号码与联系方式后,见证人会收到电邮和电话信息,以确认会员是否有意进行提名,而见证人有7日的时间进行确认,随后在透过公积金局处理提名相关事宜。

对此,公积金局对于提供网上提名服务不仅方便民众,而且其信息能够获得更好保护。

当局指出,此前见证人可能会看到受益人的名字和所分配到的公积金储蓄比例,但是通过网上提出申请,见证人将无法看到这些资料。

自本月推出以来,已有逾900名会员使用网上提名服务。据公积金局表示,开通网上服务使成员更有动力进行提名,而且已提名的会员能够在生活出现变化之际,进行上网查阅。

You May Also Like

投资、账目在官方网页坦然公开 毕丹星赞挪威主权基金“够透明”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公开在个人脸书大赞挪威主权基金“够透明”,纳税人可以很清楚知道,国家基金被怎么用、投资在什么公司,甚至连董事会议如何投票决策,普通百姓都能上网浏览看到。 毕丹星今早在脸书发文,提及上周末在芳林公园举行的气候集会。他指出,尽管新加坡人口相对全球而言很少,但不代表我们无关紧要,反之仍可以透过全球企业行为发挥重要影响力。 他说,以管理超过一兆美元资产的挪威主权基金为例,照新加坡的标准,都算是“透明得令人难以置信”,不论是国家储备投资在哪一国、哪些企业、规模多大,甚至在所投资公司的董事会议投票决策,都能在该主权基金的官方网站,一目了然。 这种透明问责的程度是很重要的,该国人民可以浏览和理解国家的钱用在什么地方、怎么用。 毕丹星说,目前为止挪威主权基金仍重视环境永续性,在投资时也会考量环境问题,并公开调整投资项目。 毕丹星续而指出,新加坡的主权基金同样庞大,”媒体估计也达到一兆美元。淡马锡基金也声明投资会考量环境永续,不过到何种程度、其他的主权基金如政府投资公司(GIC)的做法,我们不从得知。“ ”这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基金的规模等资讯不是完全透明的。“ 毕丹星也提及,工人党将在下一次国会会议,要求环境局等各造,公开有关塑料袋生命周期的评估。 他认为,在假新闻充斥的年代,更需要拿出事实数据,才能促进有助推动环境可持续性的对话。 ”这种对话必须从问责制开始,不仅仅是那些对气候暖化视而不见的政府,更需要从金融生态系统和涉及其中的大企业开始。“

大部分为公积金 产业信托局累积2.11亿元无人认领

生前没有指定受益人,六年来在产业处理及信托局(Insolvency & Public Trustee’s Office,简称IPTO)累积了2.11亿元,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中央公积金(CPF)。 单单在去年,公共信托局(PTO)就接获3540名未有指定受益人的会员,所留下的6320元。 据《海峡时报》报导指出,财政部和律政部透露在过去六年来,政府那边留有无人认领的2.4亿元,其中大部分是已离世的公积金会员所留下的,因为他们没有指明受益者来领取公积金资金。 剩余的2900万元则分别来自各种政府机构,其中包括退税、征费债券和移民存款。 财政部发言人指出,各机构曾经反复尝试联络业主失败,因此认定有关款项无人认领,惟当局表示无论存放多久,所有有效索偿都会获得偿还。 公共信托局在2000年时,共有130万元无人领取,但到了2010年,有关款项增加到1060万元。 律政部发言人表示,但是有关金额不能用于比较,因为是公共信托局将收到的各种类型款项进行重新分类,定为无人认领的结果。 通常,受益人会在公积金会员离世后,以现金方式获得后者的公积金储蓄。…

Drowning detection system to be installed in 11 public pools by Apr 2020

The government will install a drowning detection system, which alerted a lifeguard…

【选举】未顾虑年长者疫情下风险 陈清木:当前召开选举非常不负责任

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认为,现在办选举是很不负责任的,没有顾虑到建国、立国一代等年长者, 在疫情下的风险。 针对《南华早报》记者的提问,也是医生的陈清木重申,当前本不应召开选举,一方面李显龙赞扬年长者,但一方面又把他们推向疫情的风险。 他指出,即便世界卫生组织,都曾劝喻应该把政治放一边,先注重人民的生命健康。 原总理李显龙是在昨日(23日)建议总统解散国会,并指出当前举行选举,清理掉手头上的事务(clear the decks),能够给新一届政府全新的五年任期,集中精力领导国事。 今年3月,陈清木就曾回应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在疫情当前,和选举的“宪政问题”,孰轻孰重?“答案是很明显的,我们讨论的是生死存亡的问题,人命关天,一定要把全部的精力和资源,用来对抗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