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搭的巴士困在车龙中半小时,一名男子似乎等得不耐烦,竟启动逃生门按钮直接下巴士去。

其他乘客见状,也纷纷持卡付费,随着男子下巴士。

有关的事件发生于昨日(10月31日)下午,约3时45分,在一辆从马来西亚柔佛新山开往新加坡的巴士上。

网民Denzel在网络新闻网站《Stomp》上分享这段视频时指出,有关事件发生在前往新加坡的950巴士,当时距离新加坡关卡有约800米。

他指出,巴士当时被塞在车龙中约30分钟,过后就看见一名身穿灰色上衣黑短裤,头挂着墨镜的男子走道位于头顶的巴士紧急逃生门按钮,待逃生门开启后就下巴士,打算沿着堤道走到关卡。

视频中可见不少乘客在男子下车后,也陆续拿出卡付费下车。

Denzel指出,当巴士被困在车龙中时,该男子曾要求巴士司机打开车门。

“基于安全考量,巴士司机当时并没有答应开门,岂知男子就立刻按下紧急逃生门按钮,下车了。”

“巴士上大部分乘客都随着男子,下车沿着马路走到关卡。有些乘客为了安全,也留在巴士上。”

他随后指出,巴士当时根本无法动弹,因为前方交通出现拥堵状况。

为了乘客的安全,巴士司机只好下车指挥。(图源:Stomp)

“巴士司机见状,就下车指挥交通,让巴士乘客能够安全行走。”

You May Also Like

社论:新加坡政治领导层的五个“C”

本周日进行的人民行动党中央委员会改选,见证该党领导层从第三代交棒第四代领导团队的第一步。团队人事更动,但是,这个国家统治阶级的本质,始终离不开五个“C”。 第一个“C”,就是裙带关系“Cronyism”。 《经济学人》2016年度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显示我国紧随俄罗斯、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排行第四。 敢问政商界中,有多少夫妻档、亲侄携手共进?精英们相互照应、将军被空降到一些机构高层中任职。即便李显龙总理早前在彭博社晚宴上受访时,不违言儿子若有意,他们有“从政的权利”。 赋权,正是裙带政治的副产品,柬埔寨的洪森在位33年,任人唯亲,让儿子和女婿手握大权以巩固其政权。当裙带政治加上相授权力,就是新加坡式的精英主义。 第二个“C”,则是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 讽刺的是,反对党也被发现涉及利益冲突。但是如果行动党或任何官联机构、市镇会出现利益冲突,却似乎变成了合法的行径。(例如行动党自身成立了电脑系统服务公司AIM,支援行动党市镇会) (2013年,许文远在国会首次承认,AIM是行动党唯一成立的公司,惟”不禁止市镇会与同政党有关系的个人或组织进行交易。“) 敢问,究竟有多少高职任命、工程和合约涉及利益冲突?当市镇会仅以两元价格把管理软件卖给AIM公司,难道政府没发现这是明显的利益冲突吗? 第三个“C”:自我监督(…

下周公布细节 若疫情好转有望逐步解除阻断措施

政府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表示,随着我国社区和客工宿舍的冠状病毒疫情逐渐受到控制,下个月开始或逐步解除阻断措施,细节将在下周公布。 领导抗疫工作小组的卫生部长颜金勇昨日(5月1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目前的阻断措施在疫情控制方面取得成效,若情况持续好转,将有望在下个月逐步解除阻断措施。而下周,当局将会公布,包括会先让哪个领域重新投入运作等解封细节。 然而他提醒国人,只是逐步解除,并非全面性开放,以免出现类似其他国家,如德国的病例回升迹象。 他促请国人切勿自满或放松警惕,“我们不应指望在6月1日重启所有活动,以为一切恢复正常,甚至庆祝或开派对”。 颜金勇指出,若解封后病例激增,将会放缓解除阻断措施的进度,甚至推出新的阻断措施,确保疫情受到控制。“重启经济的一大要素,是继续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补充到,当局将会制定路线图,依据疫情逐步解封,随时做出调整,同时也会强化客工宿舍的疫情管理措施,确保这些从事建筑业和海事业的客工能够安全重返工作岗位。

自闭儿一年失踪12次引起议论 网民吁更多同理心促进理解

将心比心真的很重要。近日一名女子硬闯地铁站一事,引起网友议论,在此前,网民纷纷指责女子鲁莽的危险行为,但随后出现转折,昨日有名声称是女子的朋友出面替女子解释,当时因为女子的妹妹患有自闭症,先冲进车厢内,而女子紧跟在后,却赶不及,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希望能获得大家的理解。尽管帖文已经被删除,无法确认事实的真相,但仍有许多网民也纷纷向女子致歉,因在此时予以更多的理解。 显然,在这个社会,当出现似乎“不道德”行为之际,容易先下定论并予以斥责,这种现象并不少见。网媒Mothership也在今日报道相关课题,内文指出,一名患有自闭症的17岁少年因在今年内共失踪了12次,引起一些非议。 自闭症孩子一年内失踪12次引起网友非议 在失踪期间,家人常常透过Reunite Missing Children的脸书专页发出寻人启事,并经常需要寻求警方的帮忙,一开始大家都会很迫切协助,但因次数太多,使人开始渐渐怀疑家长的照顾能力,包括 为什么Bingjie的失踪次数如此高;为什么家长不看紧他;难道家长不会让他带上追踪器吗等等的疑问。 Reunite Missing Children脸书专页是自闭症家长的互助团体,由于自闭症孩子会冲动行为可能会出现致使孩子失踪,因此自闭症孩子的家长会形成互助团体,透过社区与网络平台的力量协助寻回孩子。 该网页是由一名自闭症家长Meilan所开始,随后加入数位家长一同经营网页,其中一名家长就是Bingjie 的父母B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