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逼迫外国籍原舞女卖淫,并“监禁”另两名外国女子,外籍夫妇被控触犯《防范人口贩卖法令》。

一对印度籍夫妇,即31岁的普丽洋卡(Priyanka Bhattacharya Rajesh)以及其51岁的马尔卡(Malkar Savlaram Anant)被控抵触《妇女宣章》,教唆外籍女子进行卖淫,并没收所有薪金和肉金。

他们也在防范人口贩运法令(Prevention of Human Trafficking Act)下,面对三项控状。

两人皆不认罪,而控方在经过上个月的审讯后,要求法官判他们罪名成立。

据法庭文件指出,两人涉及滥用雇主的权力,窝藏并削剥包括受害者在内的三名孟加拉籍妇女自由。

法庭谕令传媒不可刊登受害者们及他们的工作场所。

或首宗涉贩卖劳动力罪案

据《海峡时报》报导,若两名被告被定罪,此案将会是首次在防范人口贩运法令下,本地首宗因“贩卖劳动力”而定罪的案件。一旦被定罪,初犯者将依每项控状监禁不超过10年、罚款不超过10万元,以及不超过六下鞭刑。

案件在昨日审讯,地庭法官赛夫丁(Shaiffudin Saruwan)原定于昨日下判,但是他要求提出更多资料,因此将案件展延到11月15日下判。

控方在早前陈述案情时指出,男被告是驳船码头一带沙球劳路一家夜店的管理者,同时负责在同一条路附近的第二家夜店中招募表演艺人,也负责这两家夜店的日常运作。

男被告也需要到印度或孟加拉寻找歌舞女子,到夜店驻唱,而受聘的歌舞女子都必须争取顾客打赏,只是所有赏金都必须放入夜店提供的箱子里。

原本签约担任夜店舞者

受害者供称,她于2015年12月22日抵达新加坡,原本受雇为男被告负责的其中一家夜店,担任舞者;另外两名孟籍妇女则于2016年来到我国,在另一家夜店担任舞者,三人原定薪水为六万孟加拉塔卡(约965新元)。

控方指出,两名被告滥用身为雇主的权利,威胁受害者及两名女子,若他们想辞职就会给予严厉的经济处罚,并且严密监视和控制受害者的行动和通讯。

三人皆表示,护照和手机等物件在抵达我国后就被没收,然后被安排和夜店的唱片骑士(DJ)同住,天天都要工作。

她们往返住处和夜店都有专车载送,但是不能去其他地方;回到住处后,住处的大门就会被锁上,以致他们无法外出。

受害者指出,在抵达新加坡一个月后,女被告就和她接洽,要求她必须每月获得最少一万元的小费,否则受害者将无法获得全部薪金,甚至教唆和暗示受害者必须和顾客“出门”,进行性交易以赚取更多收入。

受害者坦诚,被骗与三名客户发生性关系,客户们前后都给了她和夜店约5000元、手机及首饰等。但是当她回到住处,其所有财务都被女被告没收。

她最后成功于2016年5月21日至22日期间,成功逃离夜店,而另两名女子也在工作约一个月后,于2016年6月1日停止工作。

女被告强调没参与夜店工作

控方指出,女被告曾在受害者要求返回孟加拉时表示,必须支付40万孟加拉塔卡才能回家。

控方表示女被告曾对受害者进行误导和诱使行动,表示若受害者提供性服务,将可以保留一半的收获款项。受害者随后被说服在不同时段提供性服务,而她的收入则归嫌犯夫妇所有。

审判期间,两名被告答辩时表示,女被告并没有参与任何夜店的工作。

控方指在女被告的睡房中搜出金链和手机,女被告辩称那是其丈夫在夜店中捡到后,交给她的。

男被告也否认有“监禁”三名受害者,并表示住处的大门钥匙就放置在客厅的桌上,受害者随时可以开门外出。他也否认没收她们的手机和护照,并表示没有要求他们签署不平等合约。

被告夫妇目前以每人两万元,获得保释。

You May Also Like

Justice Without Borders – helping migrant workers amongst us

By Ghui Migrant workers have made an indelible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陈清木、李显扬等政治领袖出席网络公民募款晚宴

为应付即将来临选举的运营开销,网络公民在昨晚6时30分,于新置地大厦举办募款晚宴,获得众多在野党领袖、社运分子和本社读者踊跃出席。 出席者包括新加坡前行动党议员、新加坡前进党创党人陈清木医生,总理弟弟李显扬伉俪、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议员吴佩松、贝理安、严燕松、民主党主席徐顺全、副主席陈两裕、秘书长淡马亚、人民党蒙巴登选区潜在候选人张媛容、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等政治领袖,以及知名时评人兼人民之声党影子财政部长梁实轩、人权律师M Ravi、时评人暨律师裘佐柏(Khush Chopra)、律师朱正熙、社运分子范国瀚等及本社读者,现身晚宴,令活动现场增添光彩。 本社总编许渊臣感谢各界人士踊跃出席。一开始以为反映不如预期,但后来越来越多人踊跃询问购票,且最终晚宴得以圆满成功。 他说,虽然仍未能筹足未来三个月运营的经费,惟昨晚的晚宴活动,让所有志同道合之士齐聚一堂,建立更稳健的联系。 “对于无法出席但仍购票支持的热心人士,我们致以诚挚谢意,您们的支持对于我们正在进行的工作,实在意义重大。 也感谢促使活动圆满成功的各界人士,包括提供晚宴膳食的厨房、协助登记和发出募款晚宴邀请的志愿者。”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也在脸书留言表示,网络媒体空间仍是充满挑战的领域,网媒创办人或主编往往没有主流媒体那般的丰厚资源,但是,人民对于有素质新闻报导仍有要求。 “无论大家对网络公民看法如何–它在新加坡传媒领域扮演的独特角色是无可估量的,即便是最为激烈的批评者看来,也是相当积极的。对于认真看待参与式民主的积极公民,以及意识到信息自由流通的重要,网络公民发挥着重要作用。” 他认为,网络媒体必须持续求存,特别是主流媒体可能基于某些因素不会涵盖某些课题。毕丹星指出,包括贝理安、陈立峰、 严燕松和吴佩松等工人党领袖,都慷慨解囊襄助网络公民募款活动。…

本地大学毕业生找工不易 寄50封求职信仍未有下文

因中美贸易战与经济放缓,企业谨慎请人,本地大学毕业生找工作也不易。 据《联合早报》报导,有毕业生已寄出50多封求职信却仍未有下文;也有人欲申请永久性职位,却被公司要求转成合约工。 例如南洋理工大学毕业生李良城(25岁)修读化学工程,从3月份开始已寄出逾50封履历,但未得到公司的回复。期间虽获数间公司的邀请面试,但后续仍未有下文。 “就把这段时间当做是休息,好好思考方向。如果到了8月还是如此,会再放宽对工作的选择条件。”李良城灰心表示。 另一名有同样境遇的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生吴先生(25岁)则有意往金融业发展。尽管当初申请分析师工作时,选的是固定正职,但面试后却被问及是否能成为合约工。 “我有听说其他朋友也有类似情况,有些朋友急着找工作,半年合约也接下了。”吴先生说道 合约职缺成主流,毕业生不得不屈服 根据人力部日前发布的第一季劳动市场报告,劳工需求连续七个季度增加后放缓。3月的经季度调整职位空缺为5万7100个,低于去年12月的6万2300个。 而人力部2018年劳动市场报告就指出,永久性职位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90.1巴仙下滑到去年的89.4巴仙;合约职位则从6.4巴仙上升到7.2巴仙,增加的大部分是一年性质合约。与此证明,公司近年来都纷纷倾向招聘合约职位,而且会借由工作表现而决定是否继续续约。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毕业生罗文杉表示,自己是国大毕业生并修读经济学,他投了40多封求职信,已有九个回复,四个已面试,但仍然希望能获得永久性职位,因为不用再经历合约到期后,又要开始寻找工作的漫漫长路,但若合约工作是签两年以上,或具有学习机会,他也不排斥。 除了四所大学外,私立学院毕业的毕业生,也在寻找工作上遇到困境。根据《今日报》曾报道,私立学院毕业的毕业生要么还在待业中,不然就接受合约职位或兼职工作。 毕业生和其他PMET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