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我必须说,在对抗政府这条路上,你必须显得疯狂。”

这是本社总编许渊臣,在接受英国籍独立媒体人与制作人Calum Stuart采访时,所说的开场白。

Calum Stuart于24日接受《雅虎新闻》的采访,提及即将在Freedom Film Fest首映的短片,评论本社总编许渊臣的特立独行。

“许渊臣确实有他独特之处,我不知道新加坡是否仍有其他和他一样的人,”他说道。

该短片名为《An Online Citizen》,约25分钟长,内容以观察的方式,聚焦在讨论我国独立媒体的现况。他表示,欲借由视频揭示新加坡媒体与在新加坡经营独立媒体的过程。

“我希望可以引发观众的好奇,去了解如许渊臣这样的人在新加坡所发挥的作用。” Stuart表示。

对此,他了解到该视频或许会引起不同讨论,他认为,“有些人看了之后可能会认为他是英雄,但也有人会认为他可能是疯了,太出格了。”

想记录《防假消息法》带来的影响

谈及制作视频的最初的构思,是因为非营利组织自由电影网络(Freedom Film Network)与他接洽,希望可以拍摄关于我国最近具争议性的法令-《防止网络假信息和防止网络操纵法案》(POFMA),俗称的《防假消息法》的纪录片。

Stuart表示他想要了解在颁发法令后新加坡媒体的状况,沿着思路便开始规划有关我国独立媒体在颁布法令后的现状。于是在获得非营利组织的5000新元赞助下,便开始与许渊臣接洽,在三个月内完成制作。

“我很早以前就想如果要制作《防假消息》的视频,我想要聚焦在主要会受到影响的人,那就是新加坡的独立媒体”,Stuart表示。

他续指,当时在定下主题后,马上联想到《网络公民》,因为相对来说,它算是历史较为悠久和直言不讳的独立媒体。

视频向《1987解开阴谋》致敬

对于《网络公民》的印象,Stuart表示当他五年前刚在新加坡工作时,就已经听过许渊臣,他形容许渊臣是一个努力、理想主义并付诸实现的人,而且在工作上是一个心眼地做自己想做的是。

当他在拍摄纪录片时,他发现许渊臣如何“刺激政府”,而且将其视为是一种能够引起波动的能力。此外,他也采访了《网络公民》创始人之一朱正熙、人权律师张素兰以及资深老报人巴吉尔(PN Balji)。

此外,Stuart也阐明,该视频是向导演苏德祥拍摄的记录片《1987解开阴谋》(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致敬,而他也表明,该视频与其他纪录片不同,更具戏剧化,其节奏较明快。

坦承对审查有些担忧 , 但也认为视频不具太多争议

谈到视频的限制,他坦承碍于经费与期限有限,该视频并非完美,故未来条件若允许,他会再度回到这个主题上,探讨与刻画许渊臣。

另外就是受到总理李显龙对许渊臣的诽谤诉讼影响,他也坦承会对当局的审查感到有些担忧,但他并不认为该视频特别具有争议价值。

“目前舆论在改变,老实说,如果这一切发生在诉讼前,我是否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剪辑视频,这真的很难说。我必须说它会让当局或政客更关注,但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人民会如何反应”他表示。

他续指,“我认为,就目前的发展,该视频可能会过度奉承许渊臣以及《网络公民》,但这本就不是我的本意”,他强调该视频是想要鼓励观众提出疑问。

Stuart呆在新加坡工作已有一段时间,与本地《新叙述》总编韩俐颖结为夫妇,他表示,他在相当早之前就意识到,他不应该在这片土地上评论任何政治相关事情,但他也不会回避叙述争议性新闻。

“也就是说,我不会回避让大家知道,像许渊臣和《网络公民》这样的故事,因为我是一名记者”,对于弱势的故事反而更能吸引他的注意。

You May Also Like

Position movements at STB in effect from 1 Jan 2017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MTI) announced on 30 December in regards…

火葬场收红包事件:网友认为应分清意图,将红包平均分摊

网友Simon Lim: 我想指出上周有关“收受红包的火葬场工作人员,被严厉警告的事件作出评论,以下皆为我个人评论。 我国贪污调查,一向以对贪污“零容忍”原则获得美誉并闻名世界。对我们而言,贪污调查局确实恪尽职守,而他们也值得任何的赞扬与鼓励。不过,我亦希望他们能在执法时融入更多的人性与弹性。我想要强调的是,弹性并不代表与贪污妥协。 对大部分家庭而言,每当有家庭成员离开,本就会经历悲伤与痛苦。我记得当我的家庭成员离世时,我的家人与亲戚都经历了紧张、痛苦等高度的情绪消耗。我也相信这也会发生在其他的家庭中。 当葬礼结束后,家属想为一路陪同的、尽责的工作人员送上万分的感谢,所以很自然地选择赠送“红包”给低收入的火葬场员工,向他们表达内心的感恩与感谢。 我想要明确指出,任何欲向家属要求、或暗示红包之行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但禁止低收入的火葬场工作人员接受来自家属自愿性的“红包”也相当不可取。毕竟他们从事常人忌讳的工作,但仍专业地提供相当有效的服务,同时也兼顾那些家属的需求。 因此,我建议任何来自家属自愿性的“红包”应与每月月底平分,由火葬场工作人员平均获得。这样以来,家属的善意与感激之情在不被剥夺下,又不违反法律,同时亦能激励低收入火葬场工作人员的动力,同理家属的失去并提供更有品质的服务,成为双赢的关键。 我希望相关当局不仅仅是成为冷冰冰的机器,缺乏考虑人性与深度理解生命的意义。三思而后行! 出自网友Simon Lim,原文请看

尚穆根称纵容争议说唱视频 恐使我国种族主义恶化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指出,若依循一些人的要求,容许最近具争议的说唱视频继续在网络流传,那么就必须允许其他具种族歧视言论的视频,这将会导致少数民族权益被牺牲,并且加剧我国的种族主义。 他于周四(8月22日)出席新加坡国立大学传播与新媒体系(CNM)举办的领袖峰会上,解释为何政府下令网红“美丽求求你”和其兄长撤下有关视频。“如果我们允许他们跨过这条底线……那么将会传出更多类似视频,而华人也会做出同样具攻击性的视频,在类似争议中,少数民族将成为失败者。” 惟在谈到视频时,他表示人们坦诚的谈论种族课题并表达自己是非常重要的,“唯一被反对的是语调” 。 他引述《金融时报》对德国极端主义暴力的报道时指出,这将导致政治文化变得更加野蛮,极端主义者更加暴力。“当你使用攻击性语言时,其他人也会使用攻击性语言并且它将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维度。” 尚穆根在两年一次的领袖峰会上,与约100名大学生、职员和公众成员进行交流。与会者可以就具体问题与主要的政治和行业领导者进行交流。昨日的主要话题为种族主义,谈及一名华裔演员在有关epay宣传中,一人分饰四角,包括扮演具“褐色皮肤”特色的锡克人,和一名包头巾的女子。 疑因不满有关宣传照,YouTube网红“美丽求求你”普丽蒂(Preeti Nair,简称Preetipls)和其哥哥饶舌歌手苏巴什站随后制作了一个说唱视频。在视频中,普丽蒂和兄长除恶模仿之外,还作出比中指的手势和粗口,只是在片尾时,普丽蒂有声明相关的举止并非针对所有华裔。 警方针对该说唱视频展开调查后,证实两兄妹触犯了刑事法典第298A条文,导致宗教或宗族团体产生敌意,向两人发出24个月有条件警告。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也向参与广告的人们基于严厉提醒,促请他们提高对种族和宗教敏感的关注。 互相尊重信任非常重要 交流会上,种族主义明显引起热议,以至于下午针对假新闻的交流会被迫“让路”。 尚穆根指出,法律前必须人人平等,若允许有关的说唱视频,即意味着华裔也能如此对巫裔和印裔进行种族攻击。“在社会中,95巴仙的人们不会主动去做这些攻击其他种族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允许剩下的五巴仙人士这么做,随着时间推移,参与此类事情的人们将会组件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