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名男子前往兀兰警署总部保释亲人时,趁机将警署内,价值171.20新元的水龙头偷走。警方经一个月的调查和调阅闭路电视,发现男子并正式逮捕他,昨日(15日)被控上法庭,判处3个月监禁。

偷窃案件曝光后,引发网民关注,许多网民质疑,警方是调阅闭路电视才揪出男子,是否意味着即便在厕所也遭到监控,令他们感到疑惑和不安。

对此,《亚洲新闻台》向总检察署查证,有关警署厕所内装监视器是否属实,而总检察署的回应指,监视器并非装载厕所内,而是厕所门口。

“监视器面向男厕的门口。其犯罪行为会被发现,是因为刚好拍摄到他从门口走出去。”故此,我们至少知道,当局不至于以监视器窥探个人隐私。

另一网民关注的重点是,为何一个警署内的水龙头需用到价值171.20新元?

事实上,兀兰警署是去年11月25日才开始运营。根据警方此前声明,兀兰警署作为新的地区总部,需要“为新加坡人民的需求提供更好的服务”,由陈亮华担任署长。

然而,水龙头一般价格落在什么价位?本社英文站前往查看,与民众最常购买家具的宜家家居进行比对,发现兀兰警署内所使用的水龙头价格,比大多数在宜家网页售卖的水龙头都贵,除了最贵的一款售价175元。

偷窃案报导曝光后,引来网友许多关注,网友都将焦点放在水龙头的价格和厕所内是否装有监视器。部分网友质疑为何警署需要用到这么贵的水龙头:

网友Ray Howe:真的吗?既然水龙头价格这么贵,那一定有他特别的地方

网友Richardson Lau: 什么水龙头?这么贵?是不是会变成来自Tap Gate 像是金水龙头或金马桶一样?

部分网友则质疑购买水龙头的资金来源,而且为何需警方需要安装这么贵的水龙头,让人有机可趁。

网友JIn Ying Xu : 一个水龙头怎么可能会这么贵?所以他们是将工程承包出去,是承包商的价格太高?谁可以去确认帐目?所以是所有新加坡都如此吗?非常诡异。

网友Jacob Tan : 我想问题应该是出在171新元的水龙头上,谁会为这么贵的水龙头买单,为什么警署没有压低成本,还要花这么多钱在一个水龙头上让人偷?

网友TinTin : 哇,一个来自警局的水龙头都这么贵,我家的只是少于20块的水龙头,好好奇我们的钱都去了哪里?

还有网友Demaco Goh 估算水龙头的要价,并以一个普通水龙头价格做比较。 如果使用一个普通20块的水龙头可能会减低至少很多成本。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Workers' Party: MinLaw's response did not answer its two key points on Govt's use of POHA

Workers’ Party has issued a statement towards the response by Ministry of…

震惊女童失踪四年无人知晓 学者吁保护儿童人人有责

发生在振瑞路(Chin Swee Road)的铁锅烧尸案件于周二(17日)聆审,揭发了遭烧毁的尸体原来是于2014年被杀害的两岁半女童,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下,不禁好奇到,为何孩子失踪四年了却无人知晓。 南洋理工大学的LIEW KAI KHIUN教授指出,他对此案的发生感到震惊和伤心,更感到非常不安,因为孩子五年来的失踪,既然没有任何机构发现。 他致函新闻传媒网站《今日报》(Today)表示,他认为其实社会大众,无论任何机构或人员,保护儿童人人有责。 他表示,或者有人会认为在事件发生前,女童的失踪应该提早被人发现,如当涉案夫妇在涉及滥用毒品和其他犯罪活动时,被警察或中央肃毒局(CNB)采取对付行动时;或是在卫生部发觉相关儿童没有准时接受疫苗注射时;或是教育部依据《义务教育法案》,察觉儿童并没有在制定年龄内接受教育时。 “尽管社区、自愿组织或亲友邻里,可以实地监督观察,但他们可能也未被组织起来,或拥有对孩童福利进行监测的知识和资源。” 他表示,虽然了解案件还在调查中,“但是遗憾的是,这小孩已经成为我们系统缝隙的牺牲者了”。 他认为不能将此案归咎到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职权范围内,但是显示了在处理脆弱的家庭和儿童课题上,加强其他政府部门机构之间的程序和协调是迫切需要的。 “为孩子伸张正义,不仅仅是惩罚肇事者。”…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By Elijah Pear – The conventional argument runs like this: Without economic…

许通美:最低薪资制降低竞争力是假论述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不认同那些声称最低薪金制将降低竞争力、影响经济乃至吓跑外资的说法,直言这都是”假论述“,企图制造民间对最低薪资制的恐惧。 许通美直言,不论是渐进式薪资制还是就业入息补贴,仍不足以让低收入劳工走出贫穷,关键在于,必须让劳工赚取足以维持生活的生活工资(living wage )。 许通美指出,过去政府也不赞同公共领域五天上班制,指出会侵蚀工作操守、减少竞争力或吓跑外资。但是在2004年,李显龙总理在2004年接任后,宣布把原有5天半制改为五天制,当时全民欢腾,人们几乎都忘了过去反对五天制的论述。 他强调,最低薪资制也不会减少竞争能力,不会为我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香港落实最低薪资  14万人脱贫 他举例,在香港,制定了约为1400新元的最低薪资,至少让14万脱贫,这是不小的数目。 “在香港、台湾、南韩和日本都有(最低薪资),但是都没出现失业或非法就业的问题。所以,为何要制造最低薪资制会影响经济的假论述?尝试营造恐惧?我是不会被这种假论述吓倒的!” 《海峡时报》在昨日举办一项圆桌对话会,邀请淡马锡控股主席林文兴、许通美、新加坡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王崇健以及清洁公司Nimbus创办人之一汤信豪,探讨在破坏式经济时代下,国内劳动阶级的薪资模式。 从脸书隔空论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