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义工组织“让希望活下去”分享,他们在进行家访时,协助一位知足老奶奶的经历。让网民们备受感动,纷纷表示乐意提供协助。

网友Lee Siew Yian于本月10日上载有关帖文,分享了他们在两天前(8日)傍晚,假明地迷亚路(BENDEMEER ROAD)附近组屋进行家访行动时,震惊于这一对老夫妇所面对的困境,并感动于老奶奶的知足行为。

老夫妇家徒四壁

她指出,当天她和友人到老夫妇家进行访问时,惊见家中地板空空的,没有床铺等,不禁问老奶奶晚上如何过夜的事情。

“我在很‘薄’的床铺上过夜,我的先生在椅子上睡觉。”

老奶奶的回答令网友感到心疼,就表示该组织有送出新的床铺,而且是单人尺寸的,就问老奶奶需要几个。

网友在发问后,还不禁自嘲明知故问,岂知老奶奶只表示“要一个”。

网友当下就无言了,只拿起笔和纸写下了“两个”。

Lee Siew Yian在帖文中也分享了两张相信是老奶奶住家单位的状况,首张图中只见墙壁已经脱漆了,而第二张则是老奶奶说的,很 “薄” 的床铺。

网友表示,在家访活动中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士,有好的、坏的、感恩的、贪婪的。

“我们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在获得我们帮助时,对我们态度良好、会感激我们或者赞扬我们,我们不应该期待任何回报,更不可以因为‘坏或贪婪的人’,而不做善事。”

他指出,“我们只是尽我们所能,做我们能够做的事。我们诚心给予帮助,希望送出的东西也带着我们的祝福”。

他也感激所有的受益者,让他们觉得自己获得有价值,且获得行善的快乐,并呼吁人们参与该组织的志愿团队。

该组织志愿者也表示,将在下个月的15日进行下一次的床垫派送活动,涵盖的区域包括从桥北路到菜市、亨德森波浪人行桥、美玲路、荷兰村以及新民。

有关的帖文很快获得人们响应,共有1300人做出反应,65人留下评论,以及685人分享。

网民纷纷对网友的善举按赞,并表示乐于提供帮助,欲了解所需要的详情等。

Dave Tan则分享了他助人的经验,指他在公共部门工作期间,曾遇见和有精神病儿子同住在马西岭一间出租单位的一名七旬老人。

老爷爷当时拨电求助,因为他的儿子不愿意到心理卫生学院就医,并且对老人家拳打脚踢。

老人家当时在附近的咖啡厅担任洗碗零工,每个月只赚取300到400元。

网友当时无视了其上司的命令,将老人和其儿子送到学院去,并且想帮老人家买单,但是遭拒绝了。

老人家用福建话说道,“我很高兴你把我们送到这里,其余的问题,我还有能力应付。”

这让他意识到,较为穷苦的人们中,大多都是善良人士。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默迪卡世代更关注医疗负担

在本月19日的国庆群众大会,我国总理李显龙发明了新名词—“默迪卡世代”,来称呼所有出生于1950-1959年之间的国人,并指出他们也会如同“建国一代”般,获得政府分配辅助配套。 李总理表示“默迪卡世代”的援助配套具体细节到明年才会公布,不过援助的数额预计不会比总值80亿的建国一代辅助配套更多。 《海峡时报》今日一则报导,指出默迪卡世代的隐忧–退休后没有足够的积蓄。 报导指我国默迪卡世代人口总数达48万2千200人。其中23万7600人为女性,24万4600人为男性。 目前在曹氏基金会担任柜台接待员Cecilia Ho,今年62岁,坦言自己从事非高薪工作,认为个人储蓄仍不够。 担心患病,只好工作多存钱 她当年在获得O水平文凭离校。报读书记课程并在18岁时获得工作。从打字员做起,而后当上速记员,最后当过秘书。 Cecilia Ho表示,如果她不幸患上重病,所有的积蓄就没了,只好积蓄工作希望多存点钱。 她有三名子女,一名尚在求学,其中两位已出来社会工作,不过也不是高薪职业,何况他们还有自己的经济负担。 据劳动力人口普查显示,在战后“婴儿潮世代”,即9148年至1957年期间出生者,有9巴仙都有大学毕业;40巴仙拥有中学学历和15巴仙持有文凭获技能职业资历。…

Singapore Pte Ltd – a letter

Samuel Lai Dearest PAP, You have been running Singapore like a business,…

Long queues for temperature checks at Suntec City and Raffles Place amid DORSCON orange alert on coronavirus outbreak

As the Singapore’s Disease Outbreak Response System Condition (DORSCON) level to the…

Workers’ Party: Flag-hanging must portray the ideas of nationhood intuitively understood by every S’porean

Flag-hanging should be an individual, personal, or family effort and it m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