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两届冠军苏睿勇近日与新加坡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SNOC),以及新加坡田径总会(SA)卷入东南亚运动会选角纷争,目前已向两协会发律师信函,指控他们在未举办任何听证会或给他辩护的机会,已“违反自然公义的基本原则“。

帖文中,苏睿勇表示并不会针对新加坡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SNOC)的选手人选决定提出上诉。

但为了新加坡运动员的权益与未来,会正式透过司法途径向本地体育理事机构施压,以正其管理透明度与问责制度。

苏睿勇指控指,新加坡田径总会同日也向当地的田径管理机构发出毁谤信件,而新加坡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采用高度主管、不一致或武断的标准,无视选拔的基本原则。

最后,他向新加坡田径总会执行董事Malik Aljunied与奥委会主席陈川仁发出律师信函,并邀请两人于8月13日下午5点前,能出面以和平尊重的方式解决,期间将保留一切追究法律的责任。

上周,奥委会指出,遴选委员会已审慎审核全国体育协会呈交的选手名单,指苏睿勇自2017年东运会以来,作为国家代表和青年运动员的典范,却表现出“不符合该委会期望的态度和行为”。

对此苏睿勇曾形容,奥委会主席陈川仁等人的做法,拘泥小节,“这就好像小学里的“游乐场政治”,就因为你说了他们不喜欢的话,他们就“不跟你好了”!”

本社日前报道,新加坡田径总会执行董事赛易(译名,Syed Abdul Malik Aljunied)表示,已“暂时”把苏睿勇封锁在总会的聊天群组和社媒平台外,包括whatsapp、脸书、推特和Instagram等,避免后者在这些平台发文,带来负面影响。

而苏睿勇则于周一(5日)在个人脸书上抨击新加坡田径总会的封锁,认为他们宁愿以封锁他,也不愿意与他接洽,并仅派“初阶职员”来通知。

赛易则解释他当时是安排资讯科技总监来向苏睿勇通知,因为他公务较为繁忙,正在协助20名准备出赛的运动员,并兼任其他职务,包括技术总监、绩效经理与执行董事。目前需全神贯注在那些获得东南亚运动会资格的运动员上。

消息曝光后,引发网友热议,部分认为苏睿勇的抗争只是浪费时间,认为对抗奥委会只会徒劳无功。

网友 JjMo : 不要浪费时间就往前走吧

网友 FreddyLim:不要浪费,你无法打赢他们,就加入他们吧,不要浪费时间和金钱

网友Thomas Lee : 我的天啊,就想开一点吧,说奥委会幼稚,但看看你自己的行为,不幼稚吗?上次是刘威严,接下来是谁?

网友 WongYking : 不要浪费时间聘请律师对抗他们,就加入反对党。

部分支持苏睿勇的做法,认为应该会新加坡运动员争一口气,对抗恶势力。

网友 Tiger Yan : 奥委会太过分了,狗眼看人低。苏睿勇是新加坡英雄,2次的东南亚运动会冠军,真的很浪费天才,奥委会应该有所回应。

网友Kum Fai Wong  :这是我国政府经典的态度,所有高高在上的官员可以随意封锁别人,也不会提出任何听证会,我个人就经历过这样的对待,至少他聘请律师以正其名。只可惜我无法对某机构恶劣的负责人,叫我离职的那个人提出控诉。

网友KM Chia:奥委会和新加坡田径总会真的显示出身为国家体育总会极不专业的表现。为什么新加坡田径总会的领导人要切断一名国家运动员的联系?真的非常糟糕地对待国家运动员。

图源:苏睿勇Facebook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SDP: Choice of political system is the will of Singaporeans, not PAP

There is no need for the PAP to split itself to provide…

罗厘脚车争道案 罗厘司机被判鲁莽行为、未能24小时内报案

尽管罗厘司机张胜仲辩解,自己因为以为撞到右边车道的德士,于是“本能地”左转避开,但因此撂倒脚踏车骑士。不过他的辩解被法官驳回,被判鲁莽行为导致骑士受伤害。 去年12月22日,当时58岁的张胜仲,和35岁的英国籍脚车骑士张豪宇,在巴西立第三通道和巴西立坡交界处发生冲突,两人在事后,于今年1月皆被控上庭。 然而张胜仲面对的控状,于今年三月份,遭控方将从原本的“疏忽行为”修改为更严重的“鲁莽驾驶”,指控他突然左转罗厘并撞上脚车司机,导致对方自脚车上摔下,倒在草坪上。当时张胜仲也表示不认罪,坚称自己没触碰到脚踏车。 据《刑事法典》,疏忽行为导致他人生命受危害可被判入狱不超过六个月、或罚款不超过2500元、或两者兼施;而鲁莽驾驶刑法则是疏忽行为的一倍,即罚款不超过5000元、入狱不超过一年、或两者兼施。 在今日的审讯,法官蔡元发指张胜仲“蓄意“把罗厘转向骑士张豪宇,且未能在事故后24小时内向警方报案,被判有罪。 此前,张豪宇在供证时,指他被撞倒后,罗厘司机下车后就对他开骂、凶神恶煞;但罗厘司机的辩护律师则指张豪宇事发后并没有表现出受伤的样子,反而以英语骂司机。 张豪宇此前承认两项控状:用右手将罗厘左侧镜敲掉的恶作剧控状,导致15元损坏;以及未在车道最左边骑脚车,触犯交通法令。他在今年4月被罚款2800元。 至于罗厘司机将定于明年1月14日被判刑。

本地专才失业四月觅职未果! 邱宝忠冀政府检视招聘政策

虽然我国在官方和MyCareersFuture.sg等招聘网站上,有成千上万份就职空缺,但是真实情况却不一定令人乐观,新加坡前进党成员邱宝忠,以一名顶尖大学毕业生James的真实经历为例,促请我国政府重检聘请外国专才政策。 邱宝忠今日(9月14日)在脸书帖文指出,我国拥有很多才华横溢的PMET人才,但如今他们也面对艰难处境,而James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James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并获得大学荣誉学位,属世界顶尖大学内表现优异的应届毕业生,也肯定有履行国民服役。 “据我估计,他的薪金应在8000元到1万元之间,但可悲的是,他甚至无法获得4至5千元的工作。” James是其中一名受到疫情影响而失业的人士之一。他在《今日报》分享了他的经历,并且持续面对挑战前进的动力。他于42岁重返校园。James在处理国际市场的公共教育领域工作了18年,曾为四名雇主打拼,以及在国内外从事营销行业。 他于2016年,因家庭关系返回狮城,并于今年初,加入了规模较小的国际公司分行,负责领导这里的团队发展亚洲业务。 然而不巧因疫情影响,雇主于今年5月底解雇了整个新加入的分行团队,包括他在内。 经过四个月觅职,他申请超过80个职位,甚至连以前工作岗位的最初级职务都申请了。然而招聘人员对他说,“世界已经改变了,James,你可以减薪一半吗?”。担任高位的招聘员指出,他比客户所期待的来的“有经验多了”。 他之后听取朋友和伙伴的建议,通过Linkedln和有可能聘请的雇主直接接触,或开拓自己的交流网,也有很多人表示乐意为他做介绍,但是四个月来都没有接获过任何面试交流。 这种种甚至让他觉得离开狮城10年是个错误,因为有不少雇主就因为这样而拉低他的评估。然而他最后决定继续留在本地觅职。 他卖掉自己的屋子,以便能够抚养年届八旬的老父母,并到商业学院报名,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外国人才职务无人能替代?…

US 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 Disputes surrounding the South China Sea ought to be resolved by international law and not “a unilateral decision by one country”

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John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