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淡马锡控股网站)

截至3月31日,淡马锡控股的年度财政报告称一年股东回报率大幅下挫。据年度报告指出,其股东回报率仅为1.49巴仙,较去年的12巴仙有大幅度的下降。

淡马锡董事长林文兴表示,“我们持续关注各国走势如美国经济衰退、英国脱欧、欧洲各国政治分裂等情况,至于亚洲如中国并未完全重组其经济,达长期可持续性的经济目标。”

“各国经济趋势对全球氛围和长期可持续增长率具有重大的影响。”他说。

淡马锡控股于去年的财政年度实施较多的撤资计划,舍弃了280亿新元的资产,同时也增持了240亿新元。

然而,最被新加坡人民关心的并不是淡马锡控股的走势,而是淡马锡首席执行长何晶谜一般的薪水。对此,你无法在报告中找到任何相关资讯。

总理李显龙弟李显扬于周三(10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淡马锡控股的年度报告昨日(9日)出炉。对于何晶的薪资仍未透露并不感到意外,不过为什么会成为如此神秘的秘密?”

人民之声党主席林鼎也于脸书上发文指出报告中的疏漏,他认为截至今日,何晶的薪资仍未被公开,这是非常“荒谬”的事情。他质问,“对此,我国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林鼎也回应了总理日前要求不公开何晶薪资的要求,认为该课题应该提呈国会进行辩论。

林鼎也质问,“我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亦指淡马锡控股)的总裁和所有高层其薪资难道不能向股东,也就是新加坡公民公开并进行审议?”

早在五月份,我们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根据新加坡公司法,淡马锡是一家获得豁免权的私人公司,意味着公司不需要提供任何经法定审议的综合财务报表,淡马锡控股甚至在官方网站上贴出说明。

因此,他们是无任何义务告诉我们关于首席执行长何晶的薪资。

尽管淡马锡一直拒绝透露首席执行长的薪酬,但仍然可从中分析出一些端倪。部落客Phillip Ang曾在去年6月时推测何晶的薪酬可能达年薪1亿元。

他认为既然淡马锡控股被视为是私营公司,其首席执行长薪资可能会与收入最高者并列,相比同行的首席执行长应该来得更高。

Phillip 以其他企业的首席执行长年度薪资和2009年担任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的顾之博薪资做比较。当年顾之博还在必和必拓公司时已有5400万年薪,所以可想而知淡马锡会提供更高薪资邀请顾之博担任淡马锡控股的首席执行长。同样地,何晶被委任时以5400万年薪为基准,意味着她日薪为14万7945新元,已是总理薪资的25倍。若干年后,淡马锡控股如今的投资组合在何晶的管理下已翻倍,表示他可能会比以往赚得更多。

挪威主权基金CEO薪酬公开

基于以上准则,Phillip预估何晶日薪可能达30万新元,而年薪可能达一亿。

对于如淡马锡控股的主权财富基金而言,隐瞒其高官的真实薪资一行为确实令人费解。如同林鼎所说,主权财富基金的股东来自新加坡人民,他们有权力知道淡马锡控股如何使用人民所付出的钱财,包括淡马锡控股如何支付工作人员的薪资。

其他国家如挪威,他们的主权财富基金公开管理费,其投资组合达1.49兆新元,其中有0.05巴仙是管理费,包括首席执行长的薪资,约7亿5000万元。根据他们提供的数据,我们非常清楚知道首席执行长的薪酬以及其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组合。

在今年五月,工人党后港选区议员方荣发将此事提呈国会,特别针对淡马锡控股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其高层的薪酬上限,以及该两家企业的三名最高薪酬为何,他在提问之时也要求将薪资与红利公开。

黄循财:政府不干涉GIC淡马锡运营政策

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则以政府“未干涉两间公司的运营决策”回避问题。黄循财辩称政府认为公司对内部工作人员有监管问责之责,故将行政决定权交还给公司内部。

黄循财续指,“政府更注重的是公司的长期回报率而非公司内部的开销。”

然而,黄循财则说,部分的工资因随着长期的工作表现与行业标准而进行调整,并支持“审慎管理风险文化(prudent risk-taking culture)”

如你所见,部长黄循财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对于一个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首席执行长何晶,我们仍然无法得知他所获得薪酬,也对薪酬如此保密的行为感到相当疑惑。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国际法律家委会:防假消息法不符国际司法标准

国际法律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致函我国领导李显龙及其阁僚,表达对我国《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草案的高度关注,认为该法案“定义笼统”,在很多方面都不符合国际司法标准。 该委会律法和政策总监赛德曼( Ian Seiderman)代表委会,在本月12日致函我国总理李显龙、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律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以及议长陈川仁。 赛德曼先是指出,国际法律家委员会,认可新加坡政府采取措施对付假消息,因为假消息也会侵蚀国民的知情权和基本权利。 “不过,对于“防假消息法”可能本末倒置,更大程度地打压言论和信息自由,我们深表关切。法案条款存在显著的风险,可以被任意操纵以限制在公共领域,对公共利益等重要事项的讨论,也包括批判政府的内容。” 认可假消息破坏群众知情权 赛德曼在信中说,批判性的异议、观点的自由交流和发展、取得资讯的自由,对于维护知情的社会是必要的,同时确保对于公共利益议题的辩论透明、问责和知情权。 信函也列举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David Kaye)在去年4月,对政府如何管理网络内容提供建议:…

金钱买不到大自然的恩赐 陈清木也呼吁保住杜佛树林

担忧位于乌鲁班丹的杜佛树林(Dover Forest)被开发,有居民发起网络请愿,提醒本地自然区域已逐渐减少,希望当局能保住之间这片林地。 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也发文表示,欣慰居民Sydney Cheong自发发起护林请愿活动,以保留丰富的自然多样物种生态。 陈清木也忆述,多年来他与妻子也有机会透过公园连道路线,享受杜佛森林的清幽。 他认为,杜佛森林如同都市中的绿肺,也具备凝聚社群的功能。例如观鸟者、跑步、脚踏车骑士、遛狗的居民群众,都共同使用这片绿地或林荫小道。 “我们会发现,未受污染绿地赋予人类的优美和谐,是金钱也买不到、来自大自然的恩赐。”而这种大自然的美是无法用修建整齐的美化植物重新构筑的。 杜佛森林含有丰富的生态,包括120种植物与158物种,包括飞禽、蜥蜴、两栖类、哺乳动物、昆虫与蜗牛的栖息地,其中涵盖了不乏濒危动植物。 根据建屋局的环境基准报告,当局早在2017年便对杜佛树林进行研究,在上世纪20至40年代曾是橡胶园地,但在战后被搁置。林地约有33公顷(约46个足球场大小),近半为次生林。 从1980年代至今,这片林地以及四条淡水溪流就未曾被干涉,可见这是动植物的一片净土。 SAVE DOVER…

BTO: 32 months to build – Really?

(Part 3 of the Singapore Census 2010 series) by Leong Sze Hian…

MinLaw: Facebook’s refusal to take down post shows why legislation is needed to protect Singapore from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

Ministry of Law has shared that Facebook declined to take down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