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的顶限上调,民间辩论一直没有停止过,距离上次的上调,已是20年前的事情了。上次的退休年龄是60岁,但是在1999年被调高到62岁。

但随着我国的生活水准提高,安全和健康保健等种种因素的完善,国民寿命延长。

2016年时,我国平均预期健康寿命(HALE)为73.6岁,即一个人在健康状况下能存活的岁数为73.6岁,有关平均寿命预计在2030年达到76.7岁。

政府鼓励国民延长工作年龄,声称有工作有工资,年长者陷入生活困境的几率就越来越低,也能为退休后生活储蓄更多。

新加坡制造商总会(SMF)符标熊认为,“随着新加坡人的寿命越来越长,活得越来越健康,退休和重新雇用年龄应该逐渐增加”。

劳资政工作小组小组领袖也表示,一些员工在50多岁、60多岁时还在偿还抵押贷款,或支持着孩子的教育费,需要有稳定的收入。因此,在今年3月宣布要调高年龄顶限后,为了让年长者重返职场就业,该工作小组展开了各种考量。

雇主扮演重要角色

根据Joanna Seow于3月14日在《海峡时报》刊载的文章中,引述专家说法,指需要考量的因素有三项,即帮助老年人为退休储蓄更多、解决年龄歧视问题、并帮助老年人获得更高质量的工作。

无可否认,这三项都是人们选择工作的主因之一。说白了,好的工作好的薪水,不仅仅是年长员工的选择工作的关键,也是年轻人的选择工作的关键。而要争取到好工作好工资,员工本身必须有很多优秀条件,包括良好态度、优秀技能和健康等。

过去,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王志豪曾指出,法定退休年龄不是工作的保证。无论是年轻人还是年长工人,是否获得工作取决于公司,但是公司是否能够维持工作岗位,则与工人的技能、态度和健康是否为公司带来价值有关。

因此年长者要工作的竞争对象涵盖各阶层,而在这方面,雇主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雇主必须提升基准年龄,提供从62岁到67岁,符合条件的员工再就业。这可以通过年度合同进行,合同内应列出工作范围和灵活的就业条款,例如工资和福利。

迄今,许多年长者已就业,根据2017年6月记录显示,年龄介于55至64岁的常住工人全职就业率为58.8巴仙,与36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国家的名单相比,排名第9。

职业安全是首要考量

除了医疗保健等政策,这些年长就业者面对了什么问题或困扰,都是政府必须正视的。

首个需要关注的现实问题,就是工作的安全。这可以在发生于4月4日午夜,在东海岸乐路乐斯广场(Roxy Square)停车场的洋汉殴打保安事件中看出。

该事件的受害者是年介60岁的保安主管,林清福。他在面对洋汉的挑衅时,表现非常冷静,会请同事录影,并且对洋汉明确传达自己的任务,这是非常值得人们学习的。

但是在面对洋汉不断地手脚触碰,甚至一拳挥过来的时候,林清福完全没有反击和自保能力。

善用年长员工智慧

保安的工作名副其实就是维护安全,尤其对深夜值班的保安来说,更要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敏捷反应和团队的安排。

这就显示了,在工作安排上,雇主还是有必要为年长员工考量,更要善用他们的优点,减少年龄歧视的情况。

就如《海峡时报》访问时一名在法国文化协会(Alliance Française)站岗的71岁保安人员,菲利普。

他在受访时表示,替代退休生活的享受,他在法国文化中心一星期工作六天,负责检查到访者,以避免非法侵入人士。

当问及为何在如此高龄还要工作时,他表示工作原因只有两个字,A和I。“A代表活跃(active),生活要保持活跃;I则代表独立(independent)。”

事实上,政策研究院(IPS)高级研究员Christopher Gee表示,不同行业有许多学术研究表明,工作组与不同年龄的团队成员有着优点。

“固定的实际年龄锚55岁(可以提取一些公积金储蓄的年龄)、62岁(退休年龄)、65岁(公积金支付资格年龄)和67岁(重新雇佣年龄),都能强化了人们的概念。一旦他超越了这些里程碑,就会变得无能为力。这是向社会发出的信号,而要让他们充满活力,并与更好的能力衡量标准联系起来,就不应将固定的实际年龄视为个人的价值,和价值的障碍或上限。”

他补充,退休基准测试可能与平均预期健康寿命有关,平均预期健康寿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提供足以维持生活的工资

国家生活费逐渐提高,也是让年长国民不得不就业的原因。因此提供最基本能够应付生活所需的资金,也是政府和雇主需要关注的项目。

在新加坡,许多老年工人从事清洁,保安和零售等低技能的低薪工作。

71岁的玛丽(Mary)在路透社的访问中指出,政府所提供的退休储蓄计划,并不能为她提供足够的生活费。

年长清洁工:“政府退休计划不敷生活费”

经合组织去年研究了日本老年劳动力的案例后指出,尽管政府已制定了延迟老年工人退休的政策,并计划立法重新雇用年龄至70岁,但这些变化并没有解决一些人的工作质量问题。年龄较大的工人,他们有可能长时间陷入低质量的工作岗位。

类似问题也发生在新加坡。根据《路透社》于2月刊登的一则报导中,就有一名71岁的清洁工人,基于生活需要,不得不工作。

71岁的玛丽(Mary)在受访时指出,政府所提供的退休储蓄计划,并不能为她提供足够的生活费。

她悲叹的说到,“我必须工作到我死的那一天”。“能怎么办,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熬下去。”

因此重新设计工作内容,对雇主和政府当局来说是势在必行的。

公积金课题

另一个多数人都关注的考量,就是公积金,也可以说是退休后的储蓄。

目前,退休人员可以根据其中央公积金账户的储蓄收取每月支付,雇主和工人在工作年限内按月工资缴纳。

包括来自人民行动党的团体等人士做出呼吁,支持老年人重新就职,就是希望提高55岁以上员工的公积金缴纳率。目前的年长者公积金缴纳率是从工资的12.5巴仙到26巴仙不等,低于年轻工人的37巴仙。

这偏低的缴纳率,对于年长者退休后的生活来说,非常不妙。因为他们的身体健康更容易出状况,生活安全保障更低。因此,劳资政工作小组也将就公积金缴纳率进行研究,并于今年内提出建议。

另外,公积金提款年龄也是关注点。

大多数的国民都相信,公积金的提取年龄一定会受到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的顶限上调而变动。

对此,人力资源部长杨莉明在本月的议会中曾经表示,即使提高退休或再就业年龄,公积金提款年龄仍将维持在65岁。而公积金成员也能够在到达支付资格年龄后,开始提出每月支付。

新加坡社科大学经济学家特斯拉建议,退休年龄与退休政策的其他方面应有更直接联系,例如医疗保健、公积金支出或工作福利收入补助金。

他指出,不应该在人们有权获得退休收入(公积金)和失去退休保障(失去工作和薪金)之间存有差距,即退休后立刻就没有经济保障,因为这将导致人们需要面对很多负担,使得人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工作。

他认为,现在退休年龄定为62岁,在退休和可领取公积金年龄之间,存在至少三年的差距。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可弥补这一差距。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25 new cases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S’pore; 6 out of 19 community cases unlinked

As of Sunday noon (30 May), the Ministry of Health (MOH) has…

“Apologies have never absolved individuals of liability”: Lawyer explains why she declines to retract police report against SMRT Feedback by the Vigilanteh

Apologies have never absolved individuals of liability, as demonstrated in previous cases…

Business owners at the mercy of landlords; Resilience Budget doesn’t address concerns

On 24 March, the government announce closures for all bars and entertai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