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和其竞争对手普拉博沃进行电视直播辩论之前,超过30名记者和查证员,打起精神紧盯着电脑。

他们也分成六组人,每组负责查证两位候选人在不同时段的发言。将近三小时的辩论,这批记者和查证员都不敢有丝毫松懈,因为他们努力实时核实候选人的评论、例如腐败的指控、国家穆斯林人口的统计数据、夸耀之词,或是个人轶事、谣言等。

他们和其他的查证员也将在来临的4月17日,在世界第三大民主国家选举前,进行打击假新闻和政治宣传。

由Mafindo和24新闻机构组成

路透社报导这支打击假新闻的民间队伍。这群选举监督员,担心假新闻所挑起种族和宗教矛盾,或影响选举结果,并导致社会陷入紧张局势。

Cekfakta(印尼语,意为 “核查事实” )的倡议,是由当地非政府的事实查证组织Mafindo,和24个新闻媒体机构组成。

Cekfakta联合创始人兼Tempo.co新闻网站总编辑瓦育(Wahyu Dhyatmika),在回应路透社询问时指出, “现在有一个监督机构正在进行运作。作为一名候选人,不可以随便乱说话……我们会查核他们所说的是否符合事实” 。

路透社在3月的调查中发现,佐科和普拉博沃的竞选团队也聘请“打手”,利用虚假账号在社交媒体散布假消息,但是双方否认了。

和Mafindo一样获得谷歌新闻室资助的Cekfakta志愿者,在3月30日自美国科技巨头Swanky雅加达办事处接管有关的候选人辩论会。

瓦育希望,2014年选举时大量假新闻在社交媒体传出,令记者们无力招架的场面能够不再重演。当然也不希望有来自两位候选人的假消息。

为信息内容真实性而战

事实核查者的对手–假消息贩子,也坐在屏幕前,抽出虚假信息,将其篡改成事实,企图挑起种族和宗教的误解。

一名承认写过有关印尼官员被北京人事收买的假新闻制造者表示,“我们是在为信息内容而战……人们可以为所欲为”。他拒绝透露姓名,因为他的工作是非法的。

根据“世界人口评论”报导指出,印尼人口中,有2.69亿人口的年龄稍微超过30岁。该国也是脸书第三大市场,更是WhatsApp 、Instagram和推特的世界第五大市场之一。

尽管受到法律管制和禁止传播,在印尼社交媒体上传的假新闻,在数小时内可取得数千人的点击率。

Mafindo事实查证负责人阿里波伍(Aribowo Sasmito)将假消息的散播比作毒品交易。 “这其中涉及了工厂、经销商和受害者。大部分被逮捕者都是受害者……他们读到那些“忽悠”消息,却信以为真。”

核实事实被对付

自去年12月开始,Mafindo发现利用宗族和宗教来攻击两名候选人的假新闻激增。令他们担忧的是,该组织发现有数十个新闻指责选举机构是腐败的。

他表示,如果核实事实的贴文,能够让小部分的民众接触到真相,那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核实事实也为Malindo树敌不少,该组织已收到不少威胁,导致他们的办公室地址被迫保密,而Cekfakta的网页在前一次辩论之后,曾被骇客入侵。

路透社在3月的一项调查中发现,佐科和普拉博沃的竞选团队也聘请“打手”,利用虚假账号在社交媒体散布假消息。但是双方都不承认有此事。

一名新闻工作者指出,他是受聘于普拉博沃的竞选顾问,在脸书上和WhatsApp写下有利于普拉博沃,而不利于佐科的新闻。

他表示自己并不是受金钱所引诱,但是认为主流媒体已经偏向于佐科,因此只写“真实”的负面新闻。他举例说之前发了一则贴文,指苏拉威西岛上超过2000名的中国客工,事实上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有政府合同为证,并且我们可以依据外表,看出他们是军人。”虽然如此,但是他拒绝分享有关的证据。

基于担心受到政府对付,他拒绝透露姓名,但是他向路透社透露了他和普拉博沃竞选顾问有联系的讯息。

普拉博沃的竞选团队发言人安德雷(Andre Rosiadi)否认雇用新闻工作者写“正面或负面的内容”,“尤其不实际新闻”。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发言人受询及有关贴文时,直接驳斥是“假新闻”。

假新闻成功牵动民心

但是类似的说法,也是它成为竞选活动的一部分。西爪哇一名普拉博沃竞选团志愿者澈哲(Cecep Abdul Halim)上周告诉路透社,有数百万中国工人被秘密搬迁到苏拉威西。“这不是假消息,是事实。”

路透社发现,上述志愿者也曾在2016年发布假消息,指当时寻求连任雅加达首长的钟万学(Basuki Tjaha Purnama)是“中国共产党的走狗”。钟万学是印尼华裔基督教徒,佐科的盟友。他的演讲视频被配上具误导性字幕后,被放上网,因此被控亵渎伊斯兰而坐牢两年,今年才刚刑满出狱。

涉及篡改视频的人,也是一名前新闻工作者,已被定罪。他在上个月入狱前,曾经为普拉博沃媒体团队服务。竞选团发言人证实了视频制作者曾在该媒体团队工作,但不愿透露更多详情。

Mafindo和印尼大数据咨询公司(Drone Emprit)所收集到的社交媒体数据显示,印尼人普遍将中国人视作洪水猛兽,对于当地华人财富和北京影响力的不信任感,已经深入民心。今年1月份,就有一个据称在雅加达港口出现,来自中国,装有数百万张投给佐科选票的七个集装箱的视频在网上传出。

佐科常常被假消息攻击为共产党党员或反伊斯兰分子。而普拉博沃则被指有意建立哈里发国,他和他的竞选搭档有可能是同性恋者。

这些全是世界上最多穆斯林国家的煽动性指控,当局表示,最近针对宗教和同志少数群体的指控有所增加。

而这些新闻凑效了。虽然佐科的支持率之前领先普拉博沃两位数,但是有三项调查显示,少数人认为佐科是共产主义者或基督教徒。

根据去年12月份的民调显示,42巴仙的普拉博沃支持者相信佐科是共产党分子或基督徒,65巴仙的佐科支持者则相信普拉博沃在军中任职期间,曾经绑架民运分子。

唯恐造成国家危机

专家表示,这种两极化现象对印尼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可能激起人民对少数民族的迁怒。

瓦育表示,假新闻有牵引力,在社会中种下偏见的种子,但是一直没有被正视。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新隆高铁继续!马哈迪:可能降低兴建费用

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表示,大马城项目将会包括新隆高铁,但马国政府正检讨是否降低兴建费用。 综合媒体报道,敦马今日出席见证大马城项目签约仪式后,在记者会上发表说明。 他指出,新隆高铁将会重启,但必须探讨更合适的时速,因为每小时400公里的时速并非必要条件,这样的时速可以在一小时内从吉隆坡到达亚罗士打。 他指出,政府会继续隆新高铁项目,但是需要探讨适合的高铁速度。 针对高铁成本,他坦承新隆高铁成本很高,因此大马政府可能会做出一些调整,希望能够减少开支。 新马两国去年9月签署展延新隆高铁计划协议,同意将新隆高铁展延至2020年5月31日。换言之,开工日期不能超过明年5月31日,否则马方就视同毁约而必须额外赔偿新方超过6600万新元。 《海峡时报》报道,消息指出,新的发展蓝图计划旨在建立一个覆盖高铁路线、从大马城延伸至柔佛州的经济中心网络。 今年11月,马来西亚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EAC)批准新的规划发展蓝图,将可能比预期更快恢复展延的HSR成本。 马哈迪早前也透露,由于新隆高铁计划成本过高,只能暂时先搁置它,但并非要取消它。 《中国报》报道,希盟政府一直期间寻找缩小项目规模的方法,其中征地和车站建设费用,目前已确定能成为降低成本的关键。

Woman shares heartbreaking experience of dealing with angry customers after delivery driver husband dies from over-exhaustion

Sharing a heart-breaking story of her how her husband died, who was…

The Chees vs The Lees

How did the local media, particularly the press, cover the defamation lawsuit brought against the Chees by the Lees? Was the coverage fair? Balanced? Have a look at this video.

Netizens express concerns over employment after MOM report reveals larger sum of retrenched individuals in Q1 are PMETs

Based on a labour market report released by the Ministry of Man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