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笼七巷的咖啡店后面俨然成为了自制咳嗽水的贩卖位置,每晚都有一名男子在此处做生意,且生意兴隆。有关的“药物”销售无需任何看诊,而给出的咳嗽药瓶子也没有标签。

卖家则是一名一眼看去就知道没受过医学培训的中年男子,但是还是准备好向买家出售一瓶咳嗽药水。

有关的药水瓶子被隐藏在距离该处数米外的邮箱和电单车车厢内,并且每次卖出咳嗽药后即可收取现金。

无视执法 贩卖范围扩大

有关的咳嗽药水疑似含有鸦片提取物可待因(codeine),一种被成瘾者滥用的阿片类药物。

尽管当局多年来都有展开突击行动,但是“咳嗽药”的贩卖甚至扩大到芽笼九巷和11巷。

根据卫生科学局指出,有市场需求下导致了“咳嗽药水”的供应,当局已经和其他机构合作,进行监测和执法行动。从2016年至去年,已经查获超过460公升的自制药水,估计市价可达13万新元,17人因为涉及非法贩卖而面控。

一小时内10买家上门

《海峡时报星期刊》报导指出,记者于上周三到上述地点查看时,发现一名40余岁的男子在兜售自制咳嗽药水,而大多数顾客是年龄介于20至40岁的男人。

商人当时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并在买家到来时到巷后抓起数瓶装有棕色药水的瓶子给买家,并收取现钱。

有些人在购药后,迅速到后巷喝下“药水”,将瓶子丢在排水沟内。

短短一个小时,就见至少有10名买家前来,有者更一次购买了数瓶药水。有些人在购药后,迅速到后巷喝下“药水”,并将瓶子丢在排水沟内。

每项交易耗时不超过30秒,有至少两人把风,守在咖啡店内和路旁。他们穿着T恤和长裤,并在发现有执法人员靠近时,立刻向卖家发出警告。

一名卖家声称他们的咳嗽药水是“自制的”。“这很好。我们也有喝。”卖家一边说着,一边将10元塞入他短裤的口袋里。

虽然他们谨慎操作,但是只要跟踪药瓶的踪迹,就很容易发现卖家。《海峡时报星期刊》也在该区行人道和排水沟内,发现了约30个用于装药的空瓶子。

价格不菲 安危自负

医生每次不得给病人开出超过240毫升的药水,而当滥用者无法从医生处取得足够的药物时,他们就会转从黑市下手。

但是黑市咳嗽药水要价也不便宜。在诊所只售卖7元至13元的咳嗽药水,在黑市则可售出20元至30元。

一名滥用者表示,鉴于严格的诊所配置咳嗽药水的法律,他别无选择,只能转向其他地方索求。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表示,他每天要喝3瓶咳嗽药水,共计270毫升的药水,否则会“不舒服”。“大部分医生只给我一两瓶药水,我只好到一间又一间的诊所去购买。但是这也很浪费时间。”

“在这里,我可以一次过购买数瓶。”

他说,每次服药后的“兴奋”心情,可以持续3小时。

但是因为黑市咳嗽药水很少,甚至没有控制质量,所以瘾君子需要自己承担风险。

非法进口或售卖含有可待因的咳嗽药水,一旦被定罪,可被罚款5万元,或两年监刑,或两者兼施。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Writ of possession of HDB flat issued against dying man

By TREmeritus Lim Teck Choon (59 years old, unemployed), sold his 3-room…

招聘拭子测试员薪资引争议 卫生部澄清该工作属短期合约

为了能够应付大量的检测工作,政府欲招募数以千计的拭子检测人员和助理。然而,此举却引发部分医护人员的不满,有护士在网络上发文,直指拥有专业背景的护士薪资,竟不如非专业的拭子检测人员。 据该护士称,应届毕业的护士平均薪资约1千900元左右,甚至在工作了五至六年后都不一定达到3千800元月薪,然而未有任何的医疗专业背景下,竟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3千800元的薪资。 对此,卫生部于今日(15日)回复媒体询问,拭子检测工作属于短期合约,与全职医护专业人士不同,并没有任何升迁的机会,也不会给予额外的补贴或花红。 而至于大量聘请测试员是为了要应付大规模的病毒检测工作。 卫生部亦表示,本地注册护士入行时,其月薪加上补贴和花红,也会在3300元至5200元,而且他们每年都会加薪,并有培训机构让他们可以发展成为临床护师(Nurse Clinician)、教育者或领导者。

迫于家计 单亲妈妈无奈将女儿托养护幼之家

马来西亚曾有高官发表“华人富有论”,实则贫富不均从不挑肤色,在马国霹雳州就有一名华裔母亲,因为必须离乡工作,被迫将女儿送到护幼之家。 据脸书群组“安顺人Teluk Intan”于9月29日分享的帖文指出,当地一名单亲妈妈江奕琳(28岁)必须离乡工作,将居住在祖父母家的女儿郭嘉雯(10岁)的抚养权给安顺Jaz护幼之家。 马国媒体《星洲日报》报导,江奕琳表示自己17岁就结婚,离婚时女儿1岁,就交由身在水闸新村的母亲照顾。但是在女儿约4岁时,江奕琳爸妈也离婚,只好将女儿送到新山柔佛的姨母家中,交由她照顾。直到最近,姨母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嘉雯。” 江奕琳指出,她目前在吉打的餐馆工作,薪金不高,无法抚养嘉雯。“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决定让嘉雯进入护幼之家,让她在更好的环境中生活。” 护幼之家的职员在不少地方善心人士的陪同下,于上周接领郭嘉雯。临别之际,嘉雯在职员的引导下,递上一杯白开水给母亲,以感恩母亲的养育之恩。江奕琳接过杯子喝水时,不禁流下心疼的眼泪,母女顿时都泪流满面。 江奕琳不断叮咛女儿要好好读书,努力学习,改掉坏习惯,更承诺工作假期时,会回乡来看女儿。 护幼之家也承诺会让嘉雯过上规律且受教育的新生活,而且已为嘉雯转校到安顺三民小学一校。

Attorney General Wong used to work closely with CEO Liew on CapitaLand’s board for more than 5 yrs

In a press release issued on Sunday (6 Sep), the Attorney-General’s Chambers…